返回章297 女帝惊  三步生莲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怎么回事儿?”守山人看着近在眼前的山峰,目瞪口呆。

    明明是深秋时节,树木早都枯了,整个清风群山,都变得萧瑟破败。怎么一夜之间,却又变得郁郁青青,满目苍翠了?

    而且天上云间那些彩翼的飞鸟,又是怎么回事儿?

    山上……隐隐居然还有流光波动?

    不是在做梦吧?

    他转头看着马上少女,问道“姑娘,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也不知道……”少女道,“好像是清风群山发生了什么变故。不过这些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净化峰在哪里?”

    “姑娘,这一切都是真的么?”

    “告诉我净化峰在哪里?”

    “这真的不是梦么?”

    “赶紧告诉我净化峰在何处,要不然京里要出大事了!”

    “好俊的仙鹤……等等,你说什么?”

    “快带我去净化峰,不然京里要出大事了!”少女无比焦急。

    守山人道“京里能出什么大事,你这丫头莫要乱说话。”

    “昨天有人偷偷进山,你知道么?”少女眼睛锐利的盯着他。

    守山人道“胡扯,有我守在这里,谁能进山?我说,你别在这聒噪了,赶紧哪儿来的回哪去。这清风群山发生这么大变故,我得赶紧找人进城通报呢。”

    “京里现在流言四起,说昨天有人上了净化峰,并且发现了一个对佛子和陛下很不利的秘密。你身为守山人,奉的不止是青云学院的命令,还有朝廷的命令。结果如今有人偷偷上山,你却不知,这是什么罪名?而且,现在事情还没闹大,如果你赶紧带我去净化峰,查明真相,将流言赶紧击破,说不定还能将功补过……再拖下去,你只怕要满门抄斩!”

    守山人一愣,然后道“你是在唬我的吧?昨天我一直呆在这里……”然后想起昨天傍晚下了雨,他就回房喝了点小酒睡觉了。若是有人在那个时候从离这里稍远一点的地方进山,他确实不能察觉。

    而且,虽然进入太上宗的大道是在这里,但是清风群山那么大,别人真要进山,也不一定非要走大道。

    说是守山人,其实就是个象征性的门卫,他们这么点人,根本守不了这么多山。

    所以即使昨天不下雨,即使他全天站在这里守着,也没有什么用。

    但是……若真有人因为进山发现了什么不利于朝廷的秘密……这个罪名,却一定会降在他们这些人身上。

    只是他现在不知少女说的是真是假。

    但是看着清风群山变成这副模样,看着

    少女那无比焦急的样子,他又隐隐觉得,或许少女说的话是真的。在自己睡这一觉的时候,可能确实发生了什么。

    事关佛子,事关陛下,事关朝廷……事关身家性命,他必须快速做出决断。

    这时,少女从怀中掏出一块牌子,道“我是青云学院的学生,你本身也属青云学院,虽然我是学生,你是守山人,但都算自己人。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

    守山人看着那块牌子,眼睛仿佛被光刺了一下“啊,原来是莫绮姑娘,我听说过你……”

    “那就赶紧带我去净化峰吧。”莫绮已经心急如焚。

    那守山人还是有些犹豫“此时山里发生了很大变故,我们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时候贸然进去,只怕凶多吉少……”

    “那你告诉我净化峰在哪里,我自己去!”

    “那到时候将功补过的事儿……”

    “赶紧告诉我净化峰在哪里!”莫绮几乎已经在咆哮了。

    守山人被她的气势震了一震,赶紧进屋拿出一副简陋的地图,展在手里给少女看“这里,就是进山大道,这里,是摘星峰,这里,就是净化峰了……”

    莫绮一把扯过地图,挥鞭催马疾驰。

    守山人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然后赶紧到另外一处屋里,把里面的人叫醒,让他去京城通报清风群山生变的事情。顺便,打听一下京里发生了什么。

    接着,回到之前的地方洗了把脸,心神不宁的等待。

    没过一会儿,又是一匹马疾驰而至。

    他赶紧站起身拦在大道上,刚想问来者何人,就听马上人已经自报姓名,“本人散骑常侍上官云飞,奉命前往净化峰,拦我者,死!”

    守山人赶紧闪到一边,骏马在眼前瞬间驰过,扬起的马尾打在他的脸上,火辣辣的生疼。

    他愣在原地,彻底呆住。

    原来……真的出了什么事儿?

    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

    昨天下那么大雨,谁他妈有毛病没事上山干什么?

    秘密?什么秘密?为什么会对佛子和朝廷不利?

    净化峰?那里除了镇魔殿,什么都没有啊,对,还有幻境大阵,然后呢,所以呢?

    他脑袋乱成一团麻,完全想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状况。

    他只知道一点。

    昨天有人偷偷上山,发现了对朝廷和佛子不利的秘密,而他一无所知。

    他原本有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却因为恐惧而放弃了。

    心生惶恐,不知怎么办才好。

    这时,

    他看到,又有好几匹马,冲着这边而来。

    “去他妈的,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大骂一声,冲到屋边马棚,把马拉出来,也沿主山道往群山深处而去。

    ……

    ……

    长乐原本是个早睡早起的人,最近几天事多,昨天又因为刘义隆驾崩之事,与众大臣商议了一晚上。身心俱疲,今天第一天睡过了八时。

    如果不是在八时二刻的时候有宫女喊醒了她,估计她还能一直睡下去。

    睁开眼睛,就看到宫女一脸慌张。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长乐从床上坐起来,镇定的问。

    宫女道“百姓们聚在皇城四周,要陛下和佛子……给他们一个说法。”

    “什么?”长乐一把掀起薄被,慌忙起身,淡蓝绸缎睡衣水波般流动,光着的双腿在裙摆摇曳间一闪而过,洁白似雪,光滑似玉,修长圆润,笔直匀称,“到底什么情况?”她赤着足踩在兽毯上,淡灰色的兽毛陷下去,将她一双小脚包裹,映衬得娇小而可爱,她身子站得挺直,轻展双臂,丝滑睡裙将丰腴身材一展无遗,“快给朕更衣。”

    立刻两个年轻宫女上来,熟练的替长乐更衣洗漱妆扮,都是长乐宫里的老人,做这些事都是惯熟了的。

    而刚才把长乐叫醒的那个宫女,是这宫里的掌事,自小进宫,和长乐年龄相仿,差不多算一起长大,情同姐妹。最近这些天,因为长乐自身命运的改变,她的生活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很多人很多事都变得不再一样,一下子有些乱了节奏,到现在还没适应过来。加上心中总是担忧各种事情,又要陪着长乐连续熬夜,这几天下来,也是疲倦无比,自己梳妆都没时间,眼圈每天都是黑的。

    长乐当然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个曾经宫里看似过得最养尊处优的主仆,因为地位陡然攀升,反而过得更辛苦了许多。

    趁着两个宫女给长乐更衣打扮,掌事把刚刚了解的事情快速说了一遍。

    长乐听着掌事诉说的事情经过,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本来还算柔婉的脸慢慢画眼描眉梳髻戴冠,变成一个即使不生气也威仪无比的妆容,心中有些麻痹般的慢慢镇定下来。

    “佛子那边有人去通知么?”

    “昨天晚上饭时,上官常侍曾派人回来禀报,说佛子晚上可能就住在春风坊了,并且还说,上官姑娘已经答应代表浩然学宫参加京院试以及梵花盛会……当时陛下在和几位大人商议事情,我就没敢打扰。后来商量事情商量到太晚,奴婢看您太累就没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