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章292 我练了好久的  三步生莲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知不觉,夜色已至。春风坊四处都亮起灯火,虽是雨夜,后面的街上也仍然热热闹闹,欢声笑语不断,更能清晰听见不少姑娘用清脆的嗓子大声喊着“来碗米线”的嘹亮声音。

    院子里,晚饭已经吃完,锅碗瓢盆也都已经刷干净。

    饱暖思淫欲,柳子衿想和韩昭雪一起洗鸳鸯浴,然后被韩昭雪脸红着果断拒绝了。于是他只能孤独一人趴在二楼楼道上,不惧斜风细雨,歪着头枕在胳膊上,享受此间温馨惬意。

    忽然间,看到天上闪过一道紫色流光。

    “嗯?紫色雷电?没有雷声啊,流星?不像啊,什么玩意儿?”他轻声嘀咕着。

    伸手掐指装模作样算卦,然后觉得自己有些幼稚,于是哂笑一声,我又不是妙相,哪里会这个。

    想起妙相,立刻想起之前看到的幻境。

    忍不住有些纳闷,清音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以自己和妙相的实体为像,建立那样一个充满**的幻境呢?这样做牺牲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不介意自己的**随意被人看到吧?

    而且堂堂仙女,被一介凡人看到**,不应该感到很侮辱么?

    总感觉有点奇怪。

    不过虽是幻境,印象却叫人极为深刻,仿佛印到脑子里一样,此时想起来,还清晰无比。

    冥王之前说清音这几天会来看自己,她会不会直接把自己给灭口了啊?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打发有些无聊的时间。

    女人洗澡时间是真的长,不知不觉困意袭来,他忍不住都想打哈欠了。

    差不多过了大半个钟头,楼下西厢房的门终于开了,韩昭雪穿着宽松洁白睡裙,抱着换下的衣服,穿着木托,从楼下走上楼来。

    柳子衿在楼道上拦住她,坏笑道:“小娘子要向哪里去?”

    韩昭雪羞嗔瞪了他一眼,道:“别作弄人,赶紧去洗澡。”

    柳子衿一把抱住她:“让我先闻闻你香不香。”

    鼻子嘴巴在韩昭雪颈间乱嗅乱蹭,弄得韩昭雪痒得不行:“别闹,痒死了,手上拿的还有衣服呢,等下掉了。”

    “我抱你去房间。”柳子衿道。

    “不要,被人看到了。”

    “哪里有人,有鬼还差不多。”柳子衿不由分说,拦腰将她抱起,刚洗完澡的姑娘简直是这世上最**的尤物,香香暖暖,让人情动。

    柳子衿抱着都有些不想撒手。

    将韩昭雪放到自己房间的床上后,柳子衿道:“先生,在这好好等我,我马上就上来。”

    “才不等你,脏衣物还要放桶里呢。”

    “刚才直接放楼下不就好了。”

    “那可不行,里面还有……贴身衣物呢。”

    “我不也是你的贴身衣物么?”

    “流氓……

    不过你才不是贴身衣物,你是……贴心衣物。”

    “我现在就要贴你的心。”柳子衿作势要拿脸埋胸,韩昭雪抓起换下的衣服砸到他头上,然后笑着跳下床去,“流氓,快去洗澡,身上都是饭菜味,难闻死了。”

    柳子衿从衣服里精准挑出一件粉色肚兜,道:“这东西也往我脸上砸,这是**裸的勾引啊。”

    韩昭雪大羞,伸手去抢:“谁勾引你啦,胡说八道。”

    柳子衿嬉笑着和她闹了一阵,然后找了套睡觉穿的衣服,下楼洗澡去了。

    身上饭菜味确实有点浓,和韩昭雪身上香喷喷的味道一对比,难闻的简直没法忍耐了。

    匆匆洗完澡,他赶紧往楼上跑,不过不知怎的,他忽然感觉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

    站在楼梯上四下张望,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没有人,也没有鬼。只有雨在一直下。

    他微微甩头,将怪异感觉甩到脑后,然后重新燃烧兽血,冲进了自己的睡房。

    房门关上的声音刚落,便响起韩昭雪害羞尖叫的声音。

    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在床上打闹,你蹬我一下,我蹬你一下,不时搔一下痒,韩昭雪还用剪刀腿夹腰,甚至柳子衿有一次还被推到了床底下,翻来滚去,床单一下就乱得犹如被无数人踩踏过的沙滩。

    柳子衿一会儿就累了,呼呼喘粗气。

    韩昭雪坐在旁边,发丝凌乱的用鄙夷目光看他:“这就不行了?真丢人。”

    柳子衿翻身就把她按倒:“你是想**了是吧?”

    “你这么虚,以后可怎么办啊。什么周院长啊,什么莫绮啊,什么西夏公主啊……你怎么顾得过来?”韩昭雪故意挑衅他。

    柳子衿发怒:“在床上闹着玩我是不行,做其他事情,可不一定。”

    韩昭雪力气太大了,刚才打闹一番,柳子衿几乎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太丢人了。

    特别是被推到床底下那一下……韩昭雪在床上都笑疯了。

    真是莫大耻辱啊。

    “没有洞房花烛,我才不给你。”韩昭雪看着气喘如牛的柳子衿道。

    “早知道听你的,把曼殊姐叫过来了。”柳子衿道。

    韩昭雪打了他一下,道:“现在不准想别的女人。”

    “是你先提的。”柳子衿道。

    “我提你也不准想。”韩昭雪很霸道。

    柳子衿道:“我就想。”

    于是韩昭雪一使劲就把他干翻在床,然后直接威风凛凛的骑在了他的身上:“居然敢在这种时候想别的女人,看我咬死你!”

    柳子衿视死如归,英勇无畏:“有本事你咬死我啊,你咬啊你咬啊你咬啊……嗷……”

    一声凄惨狼嚎。

    韩昭雪隔着衣服在他肚皮上狠狠咬了一口。

    “你真咬啊!”柳子衿

    感觉肚皮火辣辣的疼。

    韩昭雪将嘴里撕下的一块布吐出来,然后有些尴尬的道:“第一次用牙撕衣服,有点不熟练,不好意思。”

    “你这哪里是撕衣服,你这是撕我啊!”柳子衿无语道。

    韩昭雪道:“再一再二不再三。”

    低头再次撕咬了一口。

    于是柳子衿再次发出一声狼嚎。

    “先生,咱们还是别玩情趣了,再撕下去,我就要成血人了。太黄太暴力,不太合适。”他现在都有点怀疑自己肚皮流血了。

    “我练了好久的。”韩昭雪道,“你相信我,让我再试一下。”

    “不要……嗷……”

    “看,这次没那么疼了吧。”

    柳子衿疼的泪都快出来了:“先生,要不你让我回宫吧,我投降。”

    “哼,这个时候想逃,你觉得可能么?”

    韩昭雪再次低头咬住柳子衿衣服,然后甩头猛撕……

    感觉像猛虎吃肉。

    “嗷……”

    “没咬到肉。”韩昭雪将嘴里的布吐掉道。

    柳子衿仔细感受了一下,然后惊喜道:“真的哎。”

    “我就说我练过的吧。”韩昭雪很骄傲得意的样子。

    眼睛瞅向柳子衿的裤腰。

    柳子衿惊慌恐惧:“先生,这么好的衣服,不要再撕了,太浪费了。”

    “你确定不要撕?”

    “我确定!”

    “哼,扫兴!”韩昭雪有些不满。

    不过,她也确实不敢试了。

    嘴里咸咸的,感觉牙齿上都沾上血了。

    如果接下来再失口,后果不敢设想啊。

    她抓起一个枕头,往床头柜子上一扔,一对月石,立刻被盖住,只露出朦胧的光。

    “穿着衣服有点难受。”她向柳子衿道。

    柳子衿一边摸着肚子上的牙齿印,一边凶神恶煞道:“穿着难受?那我给你用牙撕下来。”

    说着,翻身把韩昭雪压在身下。

    韩昭雪咯咯笑着,道:“你没练过,不行的。”

    柳子衿把布咬在嘴里,撕了半天,牙都酸了也没撕下来。

    最后只能哼哼着无奈放弃:“你这衣服太结实了,下次换件布料差点的。”

    韩昭雪伸手打了他一下,道:“好啦,别闹啦,我们……亲亲吧。”

    “此时此刻,我想吟诗一首……”

    “磨磨叽叽!”韩昭雪无比彪悍的翻身农奴把歌唱,对柳子衿展开了惨无人道的蹂躏。

    柳子衿感觉很屈辱。

    但是无力反抗。

    所以只能乖乖享受。

    同时感叹……

    女人一旦色起来,真的没男人什么事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