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九章开战  聊斋之苟到成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观众的呼声中,大柱的灵木牌嗡嗡一震,出现了一条新的提醒:

    请先天6号参赛者准备,6号擂台第一场你与168号选手比试!

    6号擂台第一场么?

    小小的168,等待我的蹂躏吧!

    看来我要一展雄风了,就让我擎天真人的名头在这里打响吧!在场除了皇室赵家三杰稍微有些难对付,他们能够在无数皇族成员中出头,在民间呼声极高,本身就不是庸才,想必还有无数底牌,这些东西难以估计,其余人真不是我看不起你们,跟我比,都是垃圾!

    大柱是什么人?

    他是挂逼!

    比修行,面板的精确指导谁人能及?

    比功法,擎天功早就被改的进无可进,已经是这个世界的顶点了。

    比武技,他修习《擎天刀法》可是超品武技,并且在后天就掌握了一丝意境!这可牵扯到神魂之力和意志力,寻常先天都鲜有掌握,紧接着推演而出的先天部分,就已经不再单单是纯粹的刀法技巧和运力运气手段了,而是直接开始修习刀意!

    即便刀法典籍相同,不同人看了也会有不同感悟,而大柱,他感悟而出的刀意名为擎天刀意,其实官方的名称是杀戮刀意,只是这个名字不符合自己的气质,改了一下,擎天刀意明显更加高大上,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杀戮刀意本就是战斗力最强的意境之一,在修行界虽然常见,却是极难掌握,搞不好修行者就会反被意境影响,变成杀人狂魔,但是它的威力无人否定。

    所谓的意境,是一种意志力、神念与感悟的综合体,严格来讲并没有高下之分,各有偏向,究竟能发挥多大威力一切看的都是修士个人;意境算得上一种场域,自己创造的场域,就是自己的世界,在它的范围内,一切都是域主在主宰,一念生死,别人只能任其宰割!

    就像当初炼血老祖那个黑衣弟子,他练就的是寂意,跟其冷冰冰的性格相合,只要处在此意境所覆盖的范围中,那股冷寂之感就可以冻结人的思维,钳制人的行动,若没有对应的手段,连自己死去都没有感觉!他们的思维已经被冻结在发出攻击的时刻!后面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而大柱的杀戮之意,不,擎天之意,构建的是杀戮场,一旦受影响后,就好似身处尸山血海,会遇到大柱刀下无数亡魂怨念的纠缠,还要被大柱那股浓烈的意志压迫,除非同样掌握意境或是有着强横的修为,否则终将成为刀下鬼,为此意境贡献一丝怨恨能量。

    “师兄,我就要上场了,你是几号?”大柱看向李师兄,师兄虽然只是刚达到先天,但是根基深厚,真气精纯,拳法熟练,不是每个人都能这样静下心日耕不辍,最后水满自溢成就先天的,有点像前世金氏武侠中萧峰那样,练拳一天不算什么,一个月也不算什么,一年同样不算什么,就算坚持十年的也大有人在,能够踏上修行路的,哪个不是坚毅之辈,但是能够忍住服用丹药快速升级的诱惑,能够专心致志修行不受花花世界诱惑,能够把生命的全部投入修行,把它当作人生组成部分而非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这样真真正正的纯粹之修,实在太少!

    他还是挺希望师兄可以取得好名次的,最好不要刚上场就遇到赵氏三杰这样的人物。

    “168号,我也是第一场的!”李师兄有些跃跃欲试,自从进阶先天后,他这个修炼狂人还没有好好的战过一场,“就让我们师兄弟一起扬我熊氏武馆的威名!”

    卧槽!168号竟然就是你!

    “师兄!~”

    李师兄拍了拍大柱肩膀,坦然道:“师弟放心吧!不必为我担心,我知晓自己的实力,在这些先天修士中只能算作中下,败了也没什么,我也不是那种经不起失败的人!”

    大柱一声哀叹,“师兄能如此想便好。”

    此刻,天空中银页所化的巨型屏幕中数据也发生了变化,灵光一闪,却是100个擂台的比赛信息:

    1号擂台:1号赵若曦(皇室):75号李大虎(神行宗)

    2号擂台:2号赵耀天(皇室):84号刘四海(混元门)

    3号擂台:3号赵耀杰(皇室):95号刘思泉(天刀宗)

    4号擂台:4号秦天昊(靖安卫):105号公孙兰(公孙家)

    5号擂台:5号张文兰(京都书院):173号张久益(散修)

    6号擂台:6号王擎天(熊氏武馆):168号李俊逸(熊氏武馆)

    ······

    “皇室如此安排,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吗?”

    大柱尚未看完信息,便听到旁边一个家伙抱怨,入眼一看,却是个翩翩公子,虽然没有呆在儒家书院那边,但浑身散发一种放荡洒脱之气。

    于是好奇的问道:“不知道友为何出此言?”

    这人取出腰间葫芦,拔开塞子大喝了几口,吞吐着浓香的酒气,斜眼看了大柱一下,“我名为张久益,与张文兰张二狗那家伙被合称二绝公子。”

    “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竟把本公子排到173号!”

    言罢,恨恨的又咚咚喝了几口,便向前走边痛快的吟着:

    “五号擂台!

    电掣!”

    伴随着余音传荡,其身形便慢慢虚化,留在原地的竟然是一道残影!两里外的5号擂台上却出现一个浊世佳公子,迎着朝阳和晨风,高举酒葫,白衣飘飘。

    “师弟!没想到竟然会如此安排,真是······”

    大柱正要研究一下那叫做张久益的家伙遁行手段,是真气运用之法还是天赋惊人触摸到空间,突然被这熟悉的声音打断思绪,苦笑一声,“四师兄!”

    “师弟不必在乎我是师兄,战场上,不分情意!”

    “好!”

    那太监令人讨厌的阴阳怪气声又响了起来,

    “所有选手进入擂台!”

    “擎天步之缩地成寸!”大柱朝师兄打了个招呼,提醒小六子不要乱跑后,便在心中微吼,提起真气,用出了自己陆行最快的步伐,一晃上百米的上了擂台。

    缩地成寸本是金丹元神大修的神通手段,大柱虽然远没有接触到,但是他相信这一天的到来不会久远,这是他的自信,他的骄傲!同时,这一步也是他阅览上千本身法后,配合面板所凝结的最高水平的的一步,自己目前的极致。

    早看那个张久益不爽了,对于粉丝可能是放荡不羁,但是就凭他看自己乡巴佬般的眼神,大柱记住了!狗日的装逼犯!果然没有儒家弟子讨人喜欢,人家起码不会随便把气撒在一个毫不相干者的身上。

    第一场的两百个修士八仙过海各显手段,那太监声音才落,百个擂台便已经站好了人。

    一声厚重钟鸣响起,比试开始了!

    看向面前的壮实身影,大柱有些感慨,当初自己第一次进入熊氏武馆时,还是一个未曾淬体的渣渣,对这位师兄可是敬佩的紧,他给自己的第一印象就是厚重和可靠,个子不高,站在那里却是犹如一座大山,巍峨壮观,果然不出所料,师兄是一个真正的苦修者,后来学习的日子他既是严师,又为兄弟,虽说也没有给挂逼王大柱有什么实质上的帮助,但自己还是很珍视那段情意的,让初到异界时,一切都要小心翼翼而且内心极度脆弱的自己暖暖的安全感,那是自己最为弱小的阶段,也是自己感受到温暖的时间,后来经过无尽的杀戮后很少产生这种感觉了。

    如今,二人却要拔刀相向了,好吧,不算拔刀相向,但在几十万观众的围观下,师兄弟一上场便开始自相残杀,总感觉怪怪的。

    “师兄,···”

    “师弟,不必再说了!我们好好打一场!”

    “不是,我是说咱们不如先看看其余几场的比斗,好不容易见识一下同阶的顶尖水平决斗,反正也没有规定比试时间,看完再打也不迟。”

    四师兄一愣,点点头,“也好,我还没有真正见识过先天之间的争斗。”

    “喝茶不?”

    大柱一手滴水成冰耍的贼溜,凝成一张圆桌和两把椅子,又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罐茶叶。

    “这可是正宗的雪芽茶,师弟在市场找了好久都没买到满意的好茶,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竟然要价十块灵石一两,于是逛天香阁时顺手拿了一斤这种好的。师弟之前可是泡过了尝尝,真是不错!”

    “我也不懂这些,不会喝茶······”

    “师兄此言差矣,茶嘛!不就是泡水喝的!管那些世俗规矩干甚!看我的!”

    大柱坐到冰椅上,又凝了一个大茶壶和两个水晶杯,这次精细了些,三件茶具明显没有寒气冒出,冰的内部结构被压缩到极致,外面包裹着一层气膜,晶莹剔透,煞是精巧可爱!

    伸手一招,天空上飘下来一大团清水,周围灵气浩浩荡荡的融入这团水中,直到灵气在外围凝成雾气,水中容纳的灵气密度到了极点,这才作罢。

    几十片茶叶从罐中飞出,和灵水一同丢到大茶壶。

    大柱张嘴一吐,一团白色灵焰环绕了茶壶一周,那灵焰正是先天真火,不一会儿,壶内茶水便咕嘟嘟滚了起来,袅袅蒸汽冒了出来。

    开盖,倒茶!

    香气扑鼻!

    “这次师弟特意用了真气震荡之法,雪压茶中的药力统统散入茶汤中,师弟可是练习了好久!”

    “吸溜!”

    “好茶!”王大柱抬着高跷腿,端着茶杯,小口小口品尝着,“好茶要慢慢享用!”

    “确实是好东西!灵气充沛,而且滚烫的茶水进入口中后竟然忽然冰凉起来,感觉神魂都被这股凉气安抚的安静起来!”

    四师兄还没感慨完,便被大柱突如其来的话语吸引了注意力:“四师兄,你看那一号擂台好生热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