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79章 重操旧业  三国之曹家逆子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曹昂彻底急眼,眉毛胡子一把抓不管不顾了,不管魏军汉军,只要能动全给我干活。

    至于那些新送来的伤兵,没人给他们治伤了,自己找酒精乌角液简单包扎一下,等仗打完再说。

    幸好幸好,幸好先前他从后方调来一批兵器物资,否则挖壕沟都没工具。

    仗打了这么久,医院里聚集的轻重伤兵足有好几万,魏汉双方加起来,暂时能动的竟不下两万,这可把曹昂高兴坏了,自己手里还是有点家底的嘛?

    不过都是伤兵,简单挖个坑还行,让他们上阵杀敌,先前的精气神已泄,战力恐怕连三成都发挥不出来,汉军若真的攻来,自己能依靠的还是三千多医务兵和胡三的警卫团。

    汉军俘虏中有官职在身的全部被绑,剩下的都是普通士兵,尽管如此被召集起来的依然有近五千人,可见医务营这段时间的成果。

    这群人虽都是普通士兵,但依然存在着隐患,万一突然暴起,造成混乱事小,耽误时间事大。

    对此曹昂不得不做出应对,将他们打乱分散,几名魏军中安插一名汉军,如此一来不管哪个趁乱暴起,身边的魏军都能以最快的速度镇压下去。

    但曹昂的目的是让他们工作,而不是暴乱,所以还得做思想工作,这事他擅长,拿着大喇叭在工地上转悠的同时开口喊道:“诸位汉军的兄弟们,我大魏虽然立国,国内子民依然是大汉百姓,包括我包括陛下都是汉人,跟你们流着同样的血,有着同一个祖先,也有着同一个梦想,天下太平没战乱,家里有几亩薄田,再娶个貌美如花,带出去能羡慕死人的漂亮媳妇,你们说是不是啊?”

    魏军纷纷大笑,有些汉军也忍不住笑出声来,气氛为之一松。

    曹昂继续说道:“仗打到这个地步,我家魏皇和你家汉皇谁对谁错也不好分辨了,不过话说回来,他俩谁对谁错,谁胜谁负跟咱老百姓好像也没啥关系,人家求的是生活咱求的是生存,不指望大富大贵,但总得一天比一天好吧?”

    “汉军的兄弟,你们是汉人我们也是汉人,你们在江北有亲戚我们在江南也有朋友,说白了都是一家人打来打去是真没意思,你们若想入我大魏,魏皇陛下那是举双手欢迎啊,过去之后每人先分十亩土地,五年免税,官府还负责给你们盖房子,都是四合院砖瓦房,冬天不漏风夏天不漏雨,若是单身,官府还给你们分媳妇,生孩子医院免费接生,各项福利都有保障,不知诸位兄弟有没有兴趣?”

    拉拢人心最好的办法就是打一棒子给个甜枣,棒子已经打下去了,几个魏军围着一个汉军,相信他们只要不脑残都不会做出暴乱的事。

    至于入魏的福利,现在肯定是没办法兑现的,但不妨碍他画大饼啊。

    这些汉军入伍前都是普通老百姓,最好忽悠。

    说完之后曹昂闭嘴,静等他们消化吸收。

    一万个人就有一万个意见,汉军俘虏中当官的不是重伤就是被灌翻迷晕,汉军没了约束想法自然就多了,有几个杠精开口反驳道:“你可不是普通百姓,你是大魏太子,将来是要当皇帝的。”

    曹昂笑道:“那又怎么了,往上数个二三十代,谁家还不是老百姓啊,你们知道我家祖上曹参跟随高祖皇帝起兵之前是干什么的吗,就一狱卒,囚犯是有期徒刑,进了监狱至少有个盼头,我家曹参公那是无期徒刑啊,一日为狱卒,终身为狱卒,若无太祖高皇帝,说不定我现在还是个狱卒。”

    “陈胜不是说了嘛,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明年说不定就到你家了,所以说人放弃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放弃希望,大魏有土地有福利,有医院有学校,你们这代是指望不上了,但可以好好挣钱,教育儿子嘛,说不定大魏未来的丞相就出自你们家呢。”

    又有杠精反驳道:“可你说的这些我们大汉也有啊。”

    话音刚落就被旁边的人捂住了嘴,抬杠也不看看场合,别看这位爷笑眯眯的,发起火来可是真会杀人的。

    曹昂不以为意,继续笑道:“问题是你们已经成了俘虏,南汉回不去了啊,没听说嘛,生活就像强那个,反抗不了就享受嘛,你们若是乖乖配合不捣乱,仗打完了我刚说的全部兑现,谁若敢挑事让我不好过,本太子就将他发配到曹洲去,曹洲知道吗,海的另一边,与大汉相隔几万里远,真去了一辈子都别想回到故土,到时逢年过节,你家祖先谁来祭祀?”

    众俘虏不说话了,人对未知的事情都是有恐惧的,曹洲那么远,没人想去。

    曹昂三板斧抡完了也懒的再罗嗦,转身搂住胡三的脖子低声说道:“三啊,哥跟你商量件事呗。”

    殿下这态度铁定没好事,胡三想逃却挣不脱,只好苦笑道:“殿下请说。”

    曹昂欲言又止的说道:“一会万一,我说万一啊,万一汉军杀来咱们抵挡不住,哥是打死都不做俘虏的,自行了断呢又缺乏点勇气,到时帮我一下呗。”

    汉军就算真的杀来他也有很大的把握逃走,就算逃不走被俘,刘备暂时也不会杀他,但他毕竟是大魏太子,最起码的尊严还是要的。

    退一万步讲,就算刘备获胜,他和曹操全部被擒,大魏依然有着傲视群雄的实力,攻伐不足自保有余,他宁可战死也绝不做曹晟的负累。

    胡三像被人踩了尾巴的耗子一样当场炸毛,惊呼道:“太子殿下你开什么玩笑,给臣一万个胆子臣也不敢弑君呐。”

    储君也是君,杀他不是等于造反,而是真的造反。

    再说了,他对曹昂向来尊敬,哪里下得去这手?

    见他急眼,曹昂便没再为难人,转移话题道:“其实也没那么悲观,周瑜张郃有李典庞德挡着,关羽张飞有高顺挡着,咱们这只是以防万一,多做点准备总是没错的嘛。”

    胡三喜道:“殿下觉得李典将军和高顺将军能挡住支援的汉军?”

    他心里也没底,急需安慰,哪怕对方是哄哄他。

    自欺欺人有时候也是一种缓解压力的方法嘛。

    曹昂望着南边悠悠说道:“关张威名太盛,我对高顺不报希望,南边能否获胜还是得看曹仁,曹仁虽败,手中大军却没死绝,若能收拾残军及时支援高顺的话,仗还有的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