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48】余留小屋,奇葩奇葩  花落流年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赶马车的人立刻从马车上下来,看着落花的眼神,带着无限的感激,“谢谢这位公子,若不是这位公子,今天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落花倒是没有多大的感触,只是从马上下来,然后看着那个赶马车的马车夫,“这马今天估计是吃错什么东西了?你今天喂马的时候,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落花刚才便发现这马,仿佛有些被惊得诡异,倒是有些像是被人下药了。

    而这时马车里的人也下来了,而且还是落花见过的人,陈天鹅,陈家奇葩两姐妹之一。

    此时的陈天鹅脸色泛白,看着也是受了不小的惊吓,也是,一个姑娘遇到这种情况也应该受到惊吓。

    “谢谢公子,公子救命之恩,理应回报,不如与我一同回府上?也好让家父好好报答公子。”陈天鹅理了理衣裳,尽量让自己不显得那样狼狈,然后看着前面的男子说到,眼里还带着几分柔弱感觉,甚至还有一丝春意。

    可惜了,落花本就是个姑娘,所以对此并不敏感,相反,只是对于这辆马车突然受惊感到稀奇些。

    “报答就不必了,本来就是举手之劳。”说完之后落花便看向了旁边还处于呆楞中的木心,不由得笑了。

    走到了木心的前面,一把拍在了木心的肩上,语气倒是多了几分的随意,毕竟也算得上是救命之恩了吧?“木神医,你可以去看看那马是怎么回事?”

    木心眼神闪过一丝震惊,然后还是慢慢走到了那匹此时显得很安静的马,虽然这马刚刚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木心的眉头不由的皱了皱,这典型的不是马受惊的状况,而是被下了东西。

    “木神医,怎么样了?”陈天鹅柔柔的问到,只是眼睛,还是直勾勾的放在了落花的身上。

    “这马今早到底吃了什么东西?”马车夫听到之后,立刻上前来回答到,“这陈府的马,统一都是由马厩那边的人喂食,我只是个赶马的,所以也不太清楚,木神医,这马被喂了什么东西吗?”

    马车夫自然不傻,从木心的语气就知道不太简单。

    而木心只是淡淡的解释到,“这匹马食用了过量的天心草,这天心草,可以作为一般的马料,可以增加马胃口和消化,只是过犹不及,若是食用多了,也会产生一些一些副作用,而这匹马是一次性使用了很多的天心草,所以导致制了虚不受补,所以引发狂躁症状。”

    “原来如此,可是这些东西都是有规定的,也不知道-”马车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旁边的陈天鹅给制止了。

    陈天鹅慢慢的走了上前行了个礼,“多谢木神医指教,天鹅感激不尽,希望木神医可以和旁边这位兄台一同到陈府去做客。”

    木心没有第一时间的回答,而是看向了旁边的落花,他想知道他到底去不去。

    只是可惜,落花却只是摇了摇头,“多谢陈小姐的美意,只是我今天还有些急事,往后一定登门拜访。”这是婉拒,而陈天鹅也是个识大体的,道了谢便离开了。

    木心走到了落花的面前,本来曾经也想过重见场景,也有想过有可能会有很多的话要说,但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了一句简单的问候,“阿莫最近还好吗?”

    落花摆了摆手,“还好吧,过的不错。”

    “刚才谢谢阿莫的救命之恩,需要我怎么报答?”说完之后,眼睛还一直盯着落花,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而落花,却不由得觉得多了几分的尴尬,这救人本来就是一瞬间本能的事情,倒是也没有想过要什么回报,就突然被问起来,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古人云,救命之恩当以生相许。”木心的突然一句话,让落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只是木心下一句便继续说道,“可惜我不是女子所以这并不适用,所以只能邀请阿莫到我的医馆里做客,望阿莫不要拒绝。”

    其实木心没有说,第一句话才是自己的心里话,但是看着其不能接受的脸色,所以才临时改了口。

    说实话,他倒是还希望得到一个回答,只是却又害怕得到一个回答。

    落花刚想要说话,就被旁边跑过来的新桐给拉住了,“哥哥,我们今天还有正事。”

    说完之后看了眼旁边的玉莫天,玉莫天也急忙补充道,“师傅,我们今天的确要去办事,今天可是已经是最后一天了,机不再失,失不再来。”

    落花思考了一下,也觉得事实如此,只能抱歉地看了眼前面的木心,“今日我的确是有要事要办,改日定当上门拜访。”

    木星听到这个回答,不由得有些失落,但是还是继续问到,“很私密的事吗?我可不可以跟着去?”

    这话说的的确是有些僭越了,按照平常木心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的,但是他知道今日一别,往后想要相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而落花看了眼木心,也知道若是再次拒绝,就显得自己很是不好,所以点了点头,“既然想要一起去,那就去吧。”

    “好。”

    而旁边的新桐,即使再不愿意,可是也还是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心里对这木心,怨念倒是多了许多。

    这简直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之后木心也知道了,他们是要去什么地方。

    “阿莫,这血夺老人的三日,不是已经过了吗?”这是一直以来的规矩,木心也知道些许,只是却从来没有去过,毕竟根据传言来说,那里太过诡异。

    而这话却被玉莫天接了去,“把你的三日的确是过了,但是今天,血夺老人却意外的开放了余留小屋,还是我有人脉,才得了这个消息。”

    “嗯,对,上次本来是要去的,但是因为某些事情耽误了。”落花继续说到,只是心里却狠狠地鄙视那一眼旁边的玉莫天,那天要不是他忘了,还闹出了些许的幺蛾子,自己也不至于这么着急。

    还好还有机会,不然自己真的会忍不住将玉莫天暴打一顿,才能消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这余留小屋的地点,到是众所周知的,所以也没有什么秘密。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众人终是来到了所谓的余留小屋,只是看着面前的高楼,落花的眼里不由得闪过了一些差异,还有怀疑。

    “玉莫天,你确定这里真的是血夺老人的余留小屋?怎么看着一点都不像,而且连个牌匾都没有。”

    的确,这楼可不是一般的奢华大气,一点都没有凸显出小屋该有的气质,而玉莫天则是笑了笑,立刻朝着旁边走去,然后在一个地方停留,那里有块石头牌匾。

    落花上前去看了看,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上:

    余留小屋,血夺老人。

    每月开房,一次三天。

    来者自带腰包,起步价一百金。

    不供水,不供茶,不供吃。

    然后下面还有一行小字,落花凑近了才能看清,写的是:余留小屋地点,朝前五百步。

    ……

    这是什么奇葩的设定,怕这血夺老人,是个脑残吧?这起步价就要一百金,难怪四周都一个人都没有。

    光是这银子,就将一大部分人阻绝在外。

    不过既然有事要问,落花还是按照其所说的,数着步子,刚好在五百步的时候停了下来。

    看着面前,不由得想要苦笑,这果然是名副其实,真的是只有一间小屋,而且是超级小的屋子。

    按照落花来看,比狗窝倒是大了不少,只是要说住人,却着实不太可能。

    旁边一块牌子,黑色的,看样子已经被虫子啃了不少,不过上面的字还隐隐约约的可以看清。

    余留小屋。

    入门敲门,请说暗号:来到余留,天下我有。

    ……

    呵呵。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落花感到无语了,怎么不说是天下第一呢?那多高端大气上档次。

    心里想着,落花却不知不觉嘴里说了出来,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从面前的小屋里传出了一阵笑声,然后是一阵嘶哑的说话声,“小丫头,这天下第一哪有天下我有霸气上档次,这整个天下都有了,还要天下第一作甚?”

    “你是那个血夺老人吗?”落花急切的问到,只是却没有得到该有的回答。

    “入门敲门,请说暗号。”

    “……”落花顿了顿,忍住心中的笑意,然后真的敲了敲门,口里说出那句有些尴尬的话,“来到余留,天下我有。”

    话语刚落,就听到了那人说话,“请先交入门金,一百金。”说完之后,还从小屋里弹出来一个盒子,里面什么也没有。

    “那不是起步价吗?怎么还有入门金?”

    声音听后,继续说到,“这两年来生意难做,所以生活所迫,只能增加此项收费。”说完,也许是无奈,连落花都听出了一些失落之意。

    “那我怎么知道你们不会骗我,若是我交了入门金,最后没有得到我想要的消息,那怎么办?”

    “退还一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