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十二章 缉私大队瓮中捉鳖  小阁老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哈瓦那期间,张筱菁住在东海湾的一处海滨别墅内。

    这处古巴式豪宅可谓西班牙庭院的翻版——以中央庭院为核心,整个院落呈众星捧月之势。但又带有独一无二的古巴细节——装有可调式百叶窗的客厅墙壁、色彩斑斓的房顶横梁、环绕庭院而建的曲形画廊。

    其中最具特色的当属庭院式画廊,既可遮风挡雨,又可彰显主人的不凡品味。

    这处别墅是古巴总督花费重金营造的度假别墅,还没来得及入住,便免费借给了东方贵客下榻。他非但不会因此遗憾,反而觉得这让自己的别墅增辉不少,会多几分古巴最缺的底蕴和内涵。

    由室内的装潢就能看出,古巴总督是大肥缺。从希腊大理石地板、精美的西班牙瓷砖、意大利镶金木框镜到法国的水晶吊灯,以及墙上悬挂的各种名家油画全都极尽奢华。

    不过张筱菁不大欣赏这种浮华,这与士大夫阶层‘宁简勿繁’的审美大相径庭,倒与市井阶层崇尚奢华,对异调新声的追求很相称。所以在体验过新鲜的感觉之后,她便更多会待在鲜花似锦,鸟鸣啾啾的画廊中,来度过悠闲的度假时光。

    睡到自然醒,又吃过一餐丰盛的古巴风味的早餐后,她便坐在画廊的书桌后,开始给赵昊写信。

    这个季节的哈瓦那还不算太热,清晨庭院阴凉处甚至还有些凉。不过身上批一片小羊驼毛编制而成的查曼托披肩,便会感到十分温暖。

    ‘就像回到夫君的怀抱一般……’张筱菁心中升起一股别样情愫,蜷在藤椅中的双腿不自然的绞了绞。

    她脸色一阵微红,赶紧捧起桌上的瓷杯,喝一口微苦的非洲咖啡定定神,才把心头的思念化作文字,汩汩流淌在笔端。

    自出发起到现在几乎一日不辍,小竹子已经写了整整五百封信了。不过上一次捎信回去,还是在木骨都束跟返程船队分手时了。

    信里讲述了她沿途的所见所闻,因此也是一篇极好的游记,当然要去掉那些肉麻的情话和虎狼之词。

    等她写完信,在落款处留下一处胭脂唇印,将信纸装进信封,收进桌上的胡桃木匣中时,已是日上三竿了。

    做完了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小竹子惬意的伸个高高的懒腰,喝了杯浅意换上的热卡卡,准备放空一下大脑,等午饭后去城里逛逛。

    这次环球旅行给了她极大的心灵满足,无论是穿越大洋时的惊涛骇浪,途径北非见到的恐怖大沙漠,还有在马达加斯加停靠时,见到的巨大的猴面包树,都让小竹子大开眼界。

    这世界,果然是书本上看不到的。哦不,是之前的书本上看不到的。因为赵昊出版的一系列自然丛书中,都已经惟妙惟肖的描绘过这些壮丽的图卷了。夫君真是太厉害了!真想好好抱抱他啊……

    更让小竹子着迷的,是那些与中土迥异,却又各擅胜场的异域风情。北大年的南洋风情;莫卧儿帝国的印度风情;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风景,葡萄牙帝国的地中海风情,当然还有古巴的美洲风情,都让她目眩神迷、陶醉不已。

    原来世界这么大,果然要出来看看,才不枉此生啊!

    不过出来的时间确实够久了,她现在也强烈的想家了。

    ‘好在路程已经过半,应该年底就能到家了吧?’小竹子如是想道‘士祥、士祺、士福都能满地跑了吧?哎呀,耽误了,耽误了……’

    正神思不属间,忽然听外头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一名保卫处的护卫在庭院外禀报道“夫人,林司令请你赶紧回船上……”顿一下,又道“行李也带上。”

    “发生什么事了?”张筱菁吃了一惊,昨天交班时还天下太平呢。

    护卫摇摇头道“传话的通讯员也不清楚,只说司令下令所有人立即归舰!”

    “好。”张筱菁拢了拢草泥马的披肩,拿起自己的信匣子道“这就出发。”

    行李什么的自然由浅意收拾,用不着她操心。

    她便在护卫小队的保护下,乘车来到了哈瓦那湾码头,登上了来接她的小艇。

    张筱菁看到码头上停满了自己舰队的小船。几乎所有救生艇都被林凤放下来,接四面八方赶回的船员登舰。

    东方贵客们这番异常的举动,也引起了当地人的注意,他们大声询问刚交的中国朋友要去干嘛?需要用他们的船送一程吗?

    好多船员还醉醺醺的没醒酒,有人甚至连水手裤都没穿,只穿了条裤衩子,就稀里糊涂的被传令兵吼到码头上。最惨的一个直接吓软了,到现在还惴惴不安,不知还能不能再硬起来?

    张筱菁暗暗揪心,看着平静的港湾又察觉不出异常。

    她乘着小船来到千古罪人刘大夏号下,顺着软梯熟练的攀爬上去,只见在岗的船员已经在执行‘战前清理’工作了。他们将甲板上的物品全都转移到船底货仓中,以清理出一条贯穿整个甲板的无障碍通道。

    还有水手在甲板上撒沙子,在火药库的入口设置阻拦防火帘,给消防水箱注满水,保持水泵随时可用。

    枪炮长则指挥着各炮组掀开炮衣,露出一门门黄橙橙的大炮来。第一发炮弹也已经从火药库运到了炮位旁。

    她快步登上艉楼顶层舵室途中,还看到医疗主任和船医们也在舱室中,在外科手术的准备……

    一切都在忙碌而有条不紊的进行中,一切都说明一场大战在即了!

    在舵室中,她终于见到了正在发脾气的林凤。

    林凤的头发已经长起来了,她学着西域少女扎起了许多小辫子,带着顶黑色的船形帽,脚上蹬着皮靴,手里拎着皮鞭,正一下下抽打着桌台。

    “怎么放出去这么多人?还有没有一点警惕性了?!”

    马已善嘴角一阵抽抽,就像自己被鞭挞一样。“人家按照条例休班,也不好拦着……当然,也确实不该都准假。”

    “怎么回事?”张筱菁走进来。

    “夫人。”马已善赶紧敬礼。

    “滚出去吧。”林凤当然知道老马是无辜的,但这就是出气筒的正确用法。

    不然她这火气,总不能朝亲爱的师娘发吧?

    “有一支西班牙桨帆船来哈瓦那了。”林凤放缓语气道。

    “这是他们的地盘啊,有什么问题吗?”小竹子懂人心不懂军事,忙虚心问道。

    “当然有问题了。大帆船还有可能是商船,那种叫‘加莱赛’的桨帆船可都是战舰!”林凤沉声解释道“那种船载货少,不能远洋航行,所以只有西班牙的缉私队在使用。”

    因为桨帆战船的冲刺能力强,逆风航行更是强项,而且转向十分灵活,非常适合在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地区追逐走私的帆船。只要发现了走私船,很快就能追上去,抢占有利位置,对帆船实施捕获。

    “但问题是,古巴就有缉私舰队……”林凤又幽幽说道。

    “这样啊。”小竹子明白了。

    她知道赵昊对海上的布局,几乎就是照搬的西班牙模式。

    皇家海运和南海海运的海运船队,对应的就是西班牙珍宝船队。

    由王室出资组建的巨大盖伦船队,定期往返于西班牙本土和海外殖民地之间,将欧洲货物运至美洲殖民地,并将殖民地的金银货物运回母国。王室可以从货物中抽取五分之一作为报酬。

    赵昊的海运船队也是垄断了大明海域所有的货运,以收取运费获利。只不过运费不是固定的,而是定期给出一份运费表,通过差别费率来调解贸易结构,以更好的促进整体经济的发展。当然本质上是没区别的。

    就像大明的海盗和走私十分猖獗一样,西班牙也面临同样的难题。不少西班牙商人和其它国家的商人勾结殖民地官员大搞走私,使得王室的税收和运费锐减。

    所以就像赵昊设置水警局来缉私并打击海盗,保护自己独占航线一样,西班牙也在殖民地设置了若干缉私大队。

    而且西班牙还面临那些该死的新教徒国家支持的海盗行为,没法像水警局那样靠战斗力一般、规模也不大的地方舰队,就能完成任务。西班牙的缉私大队的战斗力都很强,不然干不过如狼似虎的英国海盗,法国民兵和海上乞丐啊!

    缉私舰队是不会轻易离开自己防区的,一来没必要,二来会导致自己防区空虚,万一被人偷家就麻烦了。

    但这支缉私舰队在古巴缉私舰队未出港的情况下,却出现在了哈瓦那湾口。

    “而且他们还摆出了封锁阵型。”林凤流里流气的吹个口哨道“这是要瓮中捉鳖啊。管这王八是不是我们,都得小心为上啊。”

    “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张筱菁道“不过听说哈瓦那有好多走私船,还有英国人的贩奴船,倒也不一定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看吧。他们派船去总督府了,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林凤插着腰,看着海面上。

    这时,很多嗅觉灵敏的走私船和贩奴船,就像发现了城管的小贩,开始纷纷夺路而逃。那支桨帆船队丝毫未加阻拦,依然只将船头炮口对准了海湾中宫殿般的‘千古罪人刘大夏号’,缓缓的逼近过来。

    “哦豁,看来中奖了,就是冲着我们来的!”林凤双目寒光一闪,高声对外头喊道“让那帮嫖客赶紧上船,晚了老子就不等了!”

    说着她又沉声下令道“通知各舰,进入警告距离便自行阻拦射击,无需请示!不能被他们贴上来!”

    ps继续继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