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十八章 三万里之外  小阁老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明白了,我会把阁下的意思,带给宿务的莱昂纳多将军的。”佛朗哥神父觉得,赵昊的条件并不算苛刻。

    教皇子午线虽然是教皇给西班牙和葡萄牙划下的,但别说欧洲各国了,哪怕教会的人都很不以为然。怎么能凭根线,地球就让你俩平分了呢?

    他现在甚至感觉,西班牙人跨越大洋,来征服几万里外的土地,被人家宗主国胖揍,可谓理所当然。

    毕竟是西班牙灭人家附庸国在先,又屠杀华侨在后,都这样了总不能还不许人家还手吧?

    虽说这位公子下手确实狠了点儿……

    不知不觉中,佛朗哥神甫心中对赵昊的评价大为改观。许是他对教会的友好态度,是佛朗哥神甫始料未及的吧。

    而且人们有时会对放自己一马的好人心怀仇恨;却经常对饶自己一命的恶魔,产生过分的好感。这就是可鄙的人性,哪怕神的仆人也不能免俗的。

    现在佛朗哥神甫觉得,能在这里有个落脚点,自由的传教和贸易就足够了,还要啥自行车啊?

    ~~

    赵昊说到做到,当天下午就释放了佛朗哥神甫,以及十名神甫和一万名南洋土著。

    这已经是眼下吕宋战区最大的运力了。剩下九十名神甫,和九万名南洋土著只能待北风来时,陈怀秀率领的海运船队南下以后再送去宿务了。

    宿务距离吕宋着实不近,哪怕走位于群岛之内最近的航线,也要整整一千五百里。距离实在太远,中间大大小小的岛屿何止上千,有无数可供伏击的海域,对防御一方来说简直是噩梦。

    这也是赵昊暂时放着宿务不收复的原因之一。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需要清除吕宋中央平原上的原主人,给跟随海运船队而来的移民们腾地方。

    虽然可以借刀杀人,让伊哥洛人干这个脏活。但这种伎俩只能蒙人一时而已,这笔血账,将来总是要算到他头上的。

    虽然赵昊不在乎身后名,但这种恶行的负面影响太大了,会严重增加集团在南洋的统治成本的。

    所以还是费点事儿,把他们送给西班牙人吧。这些土著跟着西班牙人打大明,大明只把他们送回他们的主人那里,可谓仁至义尽,谁也没法挑不是。

    宿务当然承受不了这么多人口,西班牙人不想原地爆炸,就只能想办法消耗掉这部分人口。比如发动他们进攻苏禄和棉兰老岛,杀光那些可恶的摩尔人,或者让他们被摩尔人杀光。

    至于谁杀光谁,那就不关赵公子的事了……

    此外,他还要释放一个信号。让西班牙人明白,自己不是完全不能谈判的对象。这样应该会降低他们的敌意……吧?

    就算不能打消他们大举报复的念头,也能让环球航行的小竹子舰队,面临的危险处境,稍稍改善些吧?

    ~~

    十月初,运输船队在海战舰队的护航下,抵达了米沙鄢群岛。

    宿务就是群岛的中心岛屿,四周为许多岛屿环绕,是个美丽静谧的狭长岛屿。

    宿务与西班牙人很有缘分。当年麦哲伦环球航行,就是因为贸然装伯夷,插手部落冲突,被杀死在这儿的。

    这里也是西班牙人征服吕宋的起点。年前,黎牙实比率领的远征军,经过艰苦的航行,终于找到了这一先辈殒身之处,并在宿务建立了第一个殖民点。此后一直到西班牙人攻占马尼拉,这里都是其总督府的驻地。

    虽然数年前,总督府搬到了马尼拉,但西班牙人在此经营日久,岛民基本都已经皈依天主,成为顺民。他们在这里的统治,远比在马尼拉稳固多了。

    是以西班牙人并没有放弃这一处得来不易的殖民点,而是将其作为南下征伐苏禄国、棉兰老岛等摩尔人政权的基地。由菲律宾军区司令莱昂纳多在此坐镇,与马尼拉形成事实上的双头制。

    可能这也是对鞭长莫及的偏远殖民地的一种制衡吧。

    庞大舰队的到来,打破了宿务的宁静。凄厉的警钟声响彻整个港口城市,西班牙人、墨西哥人、还有土著士兵狂奔向炮台要塞。水手们则冲向码头,爬上战船,手忙脚乱的升帆应战。

    所幸此时宿务有两位少将。其中莱昂纳多少将负责指挥岸防。至于那些大小战船,自然归从马尼拉撤回的舰队司令巴孟德少将指挥了。

    跟前者的沉稳镇定完全相反,后者已经庙里长草——慌了神。

    巴孟德少将已经被明国舰队凶猛的火力,打出了心理阴影。这阵子他一合上眼就梦见自己被明国人,而且是一千遍啊一千遍!

    不然他率领舰队增援马尼拉时,也不会半途而废,再度逃回宿务。

    现在他手里,一艘超过六百吨的战船都没有,大都是些两三百吨的武装商船,以及在当地建造的劣质海船,哪还有勇气再对上明国人?

    他面色苍白的站在码头上,看着水手们忙乱的做着出海准备,口中却念念有词。

    “坏了坏了,这次出海肯定会死的……”

    听说明国人有句俗语叫‘事不过三’,他自己也觉得这回怕没那么好运了。

    然而,他偏偏还就这么好运……

    就在宿务的西班牙人风声鹤唳之际,明国舰队派出一艘快船,载着一名神甫打着白旗入港,对两位将军讲明了情况。

    巴孟德少将闻言心花怒放,恨不得使劲扭几圈穿了紧身裤的翘臀。面上却遗憾道“雪耻的机会竟然又错过了。”

    佛朗哥主教是是新西班牙总教区枢机主教的亲弟弟,权势极重,莱昂纳多少将也不敢怠慢。两人一商量,决定由巴孟德少将亲自带船,去迎接佛朗哥主教安全返回。

    佛朗哥主教上岸时,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教士袍,感谢完上帝之后,他便请两位将军赶紧派船将那一万土著信徒接上岸。

    两人登时面有难色,这一万人得多消耗多少物资啊。

    佛朗哥主教大为光火,心说还没跟你们说大头在后头呢,就先抵触成这样了?

    “如果你们还希望,我哥哥能在副王殿下面前,替你们说几句好话,就应该更积极一些!”他冷哼一声道。

    “明白了。”两人无奈下令,派船去接土著信徒上岸,然后请主教大人到原总督府说话。

    ~~

    听完佛朗哥主教讲述完吕宋的现状,两人都呆若木鸡了。

    因为两地相隔太远,两位少将还不知道总督阁下,和吕宋岛上所有的西班牙人,都已经见上帝去了呢……

    “眼下除了我们这些被放回教士,就只有萨尔多上校等一百多西班牙人在内的四百名俘虏还活着了。”佛朗哥主教喝一杯烈酒压下悲痛道“他们都是为传播主的福音而牺牲的。”

    “……”两位少将却没有他这么多愁善感。两人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完蛋了、完蛋了。

    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建立以来,还没吃过这样惨痛的败仗呢。总督遇害,几千人丧生,几乎丢掉一整块殖民地。

    这三件事的哪一件,都会在马德里引起轩然大波。何况三件事还同时发生了?

    这样的惨败,一定要有人背锅的。现在总督已经死了,有资格背锅的,就是他两个少将了。

    而且不只是罢职那么简单,弄不好要上绞刑架的!

    两人吓得汗如浆下,不敢想象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在等待自己。

    他们终于明白,方才主教大人为何那样威胁他们了。原来那是在提醒他们,想过关只能靠他了。

    两人赶紧央求起来,抓救命稻草似的抓住主教的手,求他一定救命。

    佛朗哥主教见拿捏住两人了,便说自己会写信给担任红衣主教的哥哥,帮他们开脱责任。

    “不过,我们兄弟毕竟是教会众人,只能尽量影响副王。最好还是你们两位中的一位,亲自回新西班牙一趟,向殿下当面汇报情况。”

    主教大人说着压低声音道“我觉得,这件事责任不在你们,都是桑德总督主动招惹明国人所致。”

    责任当然要尽量往死人身上推了,因为死人没法开口啊。

    “是是是。”两位少将忙点头不迭道“都是明国人和总督大人的责任……”

    “甚至明国人也有情可原。”佛朗哥淡淡道“设身处地的想一下。换成我们,也会是一样的反应,而且可能更残酷。”

    两位少将明白了,主教大人想跟明国人媾和啊!

    但这种事的决定权不在他们,甚至不在副王殿下,得马德里的国王陛下才能决定。

    不过这不妨碍他们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按照主教大人的意思去说。

    最后巴孟德少将主动拦下了这个回新西班牙的任务。他亲爹是皇帝最信任的公爵,办这种事肯定比莱昂纳多少将更得力。

    而且后者也知道他的水平,担心留给他在宿务看家的话,恐怕自己还没到新西班牙,宿务就已经丢了……

    正好,有满载货物的大帆船船队要返回新西班牙。巴孟德便登上了那艘六百吨的大帆船,亲自担任船队指挥官,于十月下旬离开了宿务,从西向东横穿太平洋。

    半年后,也就是万历三年的四月下旬。航行了三万里的珍宝船队,才筋疲力尽的抵达了墨西哥的阿卡普尔科。

    ()

    ()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