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五十九章:出海(大结局)  不聊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涂山氏与皇室之间的联姻并非传统,由于妖魔世家的背景身份,哪怕只是半种,也让皇权方面颇为忌惮;朝野更是极力反对,说会颠倒伦理朝纲,祸国殃民。还引经据典地举了“烽火戏诸侯”的例子,妖女亡国的前车之鉴。

    相比之下,狐女嫁入权贵富豪之家,会更多一些。

    只是一入侯门深如海,却也少有美满幸福的。

    因为那些狐女,其实血脉都是较为稀薄的,并未拥有什么天赋神通,最为依仗的,不外乎是一副好皮囊和容颜罢了。

    而容颜,总易招妒,招恨,甚至招祸。

    数百年来,涂山氏的日子并不好过,等于夹缝中求生存。耗到这一代,多年的苦心经营,才等到了收获的季节。

    在黄家覆灭的事情之上,涂山氏有力地证明了一个道理:我不比你强,但比你活得更久,所以也就比你强……

    另一边,涂山氏在皇子争位的斗争中独具慧眼,辅助新皇登基,这是全盘胜利的根本。

    在人道中兴的时代里,扶龙之功,占据巨大的优势。

    况且,当今圣上也离不开涂山氏的支持。所以有了联姻,让涂山不悔嫁过去,入主后、宫。

    说白了,这就是一桩政治联姻。

    涂山不悔两姐妹,堪称是百年来涂山氏最为出色的一代狐女,血脉觉醒,度过天劫,天赋神通。

    也许,在涂山氏方面看来,涂山不悔当了贵妃,凭她的本事,断然不会受到欺负,从而能做到母仪天下。

    ……

    山清水秀,飞流瀑布。

    潭水这边,涂山不悔脱了鞋子,洁白如玉的双脚浸泡在冰凉的水里,间或搅动两下,挑起些水花来,很是趣致。

    陈唐安静地当个听众,听完之后,问道:“所以,其实你一点都不想当什么皇后?”

    涂山不悔撅起小嘴:“一天到晚,窝在四四方方的小地方里,这有规矩,那有规矩,不知有甚快乐可言。”

    陈唐很明白她的心思,若是普通女子,莫说当皇后贵妃,便是能入宫当个普通妃子,天天锦衣玉食,还有机会得到圣上的恩宠,不知会多向往渴望。

    但这些,对于涂山不悔而言,毫无吸引力。

    涂山不悔又道:“若是入宫,日夜勾心斗角,又有甚趣味?母亲的想法是好,但她始终低估了人心,尤其是帝王心。”

    陈唐深以为然,在他们双方彼此有需要的时候,或许能做到相敬如宾,一旦天下安定,四海升平,皇帝会不会觉得涂山氏的存在,很可能会形成某种威胁?从而想除之后快?

    涂山不悔看过来,似乎瞧出了陈唐心中的猜想,轻声道:“其实现在,朝野已经传出了某些声音,是针对我涂山氏的。”

    陈唐叹息一声:“功高震主,从来都不是好事。而帝王家,从古至今,谁不寡情?寡人寡人,岂是浪得虚名。”

    涂山不悔噗嗤一笑:“所以嘛,有机会逃脱,我当然跟先生走啦。”

    陈唐眼一瞪:“还叫先生?”

    “先生先生……”

    涂山不悔却接连轻唤两声,眉眼含春,端是媚意天生,叫人心痒痒:“这叫着好听着呢。”

    陈唐干咳一声:“如此说来,,如果我不追来,那你岂不是便去嫁了?”

    “哪有那么快……”

    涂山不悔瞟他一眼:“我是想好了,如果你不追来,那证明先生也是个寡情薄意的人儿。既然如此,两者皆寡,不如选个更有权有势的……”

    “你敢!”

    陈唐跳起来,双手叉腰:“只是你这般跑了去,你娘亲她们会不会怪罪我们?又会不会被皇帝责罚?”

    涂山不悔道:“放心啦,我娘亲其实早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也会尊重我的选择,否则的话,哪里会让我当钦差?至于朝野上的影响固然有,但也不会多大。可能那些大臣将军们还松了口气呢。这些人,并不希望皇宫内住着位狐狸精。再说了,娘亲也早考虑到一些问题,有所准备。而圣上那边,更不会直接撕破脸的。”

    陈唐摸了摸下巴:“我还有个担心,会不会李代桃僵,你跑了,转头把你妹妹嫁过去。”

    涂山不悔说道:“倒有可能哦。这样也好,不喜性子太跳脱,到处惹祸,把她关到皇宫中,这就安分了。”

    “你是认真的?”

    涂山不悔白他一眼:“先生,不喜说得对,有时候你真得挺傻的。”

    顿一顿,语气坚定地道:“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除非不喜她自己愿意去。”

    话题一转:“对了,先生,你把我拐跑了,你的官,可也是当不成了。”

    陈唐哈哈一笑:“我本就不是当官的料,早就不想当了。咱们走吧,事不宜迟,先回潘州,把阿菱他们接走。”

    涂山不悔早就知道苏菱的存在,打趣笑道:“原来先生不是寡情,而是多情。”

    陈唐老脸一红,虽然来到这方世界多年,但对于这个堕落而腐朽的多妻制度,还是有些不习惯。

    好吧,再说便是矫情了,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于是两人骑马,日夜兼程奔回潘州。

    人非常人、马非凡种,路上不再耽搁,速度极快,就回到了潘州。

    州府境况,风平浪静,一切如常。

    把事情跟苏菱说了,她早有相关的心理准备,不管陈唐去哪,她都是坚定不移地跟着的。

    陈唐把王甫他们聚在一起,也不隐瞒,说了要弃官而去,出海寻仙的事。几人表态,想要跟随,但让陈唐给拒绝了。

    诸人在潘州俱已安定下来,成家立业,日子过得不错,何必再跟着颠沛流离?

    陈唐说了,此事不会让他们受到牵连影响。诸人的位置,其实属于芝麻绿豆的小官,上面的人,根本瞧不上。况且潘州有顾珩在,主持大局,也能给予照拂,只需安安心心过日子即可。大富大贵不好说,当个丰衣足食的人家,却毫无问题。

    三天后,各种人情脸面俱打点完毕,作了告别,包括浮山观詹阳春那边,这道人不日也将返回山门总观去,进行深造了。出家人,对于生死离别,看得甚淡,没有什么好说的。

    陈唐等没有在潘州过多逗留,带上一众死士,当做奴仆,开始远行。

    先是马车辚辚,马蹄霍霍,等到了海边码头,一艘构造高大精巧的坚固楼船已经停在那儿了。

    这是涂山氏的手笔,是不悔的娘亲亲自安排的。

    当登上这艘华丽的大船,陈唐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岳母大人的关怀。在前一阵子,兵荒马乱的时局,许多书生无处营生,于是纷纷上门当女婿去,蔚然成风潮。

    现如今,陈唐竟也有几分当赘婿的觉悟了。

    吃软饭,果然香喷喷的。

    还在潘州的时候,陈唐托人给远在京城的燕还丹写了一封信。燕还丹回信颇快,到了海边码头,信就由涂山氏的人送过来了。

    在信上,燕还丹很高兴陈唐能够舍弃高官厚禄的樊笼,求得逍遥自在……又说他在九扇门也不会呆多久了,等天下安定,妖魔鬼怪一扫而空。到时,他也会弃官而去,游历天下山川,有机会的话,同样会出海遨游,见识见识传说中的罗刹海市,以及龙女云云……

    字里行间,陈唐似乎听到了燕还丹那豪爽的笑声,回想起前尘往事,历历在目,不禁有些伤感,眼圈泛红起来。

    “不矜哥,你怎么啦?”

    苏菱走过来,抓住陈唐的右手,轻声问道。

    陈唐回答:“没什么,只想着这番出海,不知何时年月,才能再回来,有所感怀。”

    左手却又被一只娇软的手儿给握住了,涂山不悔笑靥盈盈:“先生,有我们陪着你呢,你不会寂寞的。”

    陈唐心中欢喜,双手紧了紧,握住两名伊人,正要说什么。后面突然一人娇笑道:“姐夫,我该站在哪儿呢?”

    回头去看,正是涂山不喜,大眼睛眨呀眨的,一脸狡黠的笑……

    (全书完,深深感谢坚持到最后的读者书友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