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五十六章:大祸  不聊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接连三天,在宁州郡中,杨临鹤都以高规格宴请钦差一行,山珍海味,美人歌舞,显得其乐融融,一团和气。

    涂山不悔与陈唐远赴宁州,此行事关社稷大局,自引得无数人关注。

    在此期间,一只只信鸽飞舞,一道道消息传出。

    很多人心里都明白,宁州,一定会有事情发生。

    以杨临鹤的脾性,他怎么可能做到与杀子仇人推杯换盏,欢乐共处?

    反观陈唐,其既能平定复杂纷乱的潘州,当胸有沟壑,绝非等闲之辈。这次愿意陪钦差下宁州,置身于险地之中,那么他又是作何打算?

    对外的说法,是钦差大人晓之以情,动之以义,让陈唐以社稷为重,动身前往宁州,放下过往芥蒂,给杨临鹤赔礼,杯酒释恩仇云云。

    但明眼人都清楚,这只不过是冠冕堂皇的说辞罢了。

    人们宁愿相信陈唐是被迫无奈,不情不愿的,毕竟他在朝野上没甚背景根基,只靠着涂山氏一脉,而钦差大人恰是涂山氏的代表之一,他开口,陈唐怎能不从?

    这个解释倒是最合理的。

    作为传承世家,涂山氏的实力一直为人低估。况且家族之中,多为女性话事,更为人所看轻了。

    女人嘛,下得厨房,入得厅堂,提供出入而已,能做什么大事?

    然而近一段时日,在和黄家的斗争中,涂山氏大放异彩,一举展露锋芒,让人颇感意外,从而真正认识到,这个半种世家的能量,竟如此的深不可测。早经营得井井有条,影响力无处不在,只是平日里,并没有打着涂山氏的旗号和名义行事,不为人知。

    如此一来,对于涂山氏的地位和影响力,就得重新评估。

    天下间,很多事情,很多人物,当其出现在特定的时期内,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广泛而观点不同的解读,总觉得该行为背后,哪怕最细微的情节,也包含深意。

    因此,朝野上有人得出结论,是涂山不悔开口,促成陈唐的宁州之行。而到了宁州后,若是杨临鹤态度强硬,对于自家儿子的死,一定要给个交代的话,那么陈唐很可能就会被涂山氏推出去,成为牺牲品。

    所谓“牺牲”,倒不是一定要陈唐去死,罢官归乡,贬为庶人,都是可以的。

    当然,一旦陈唐丢了官身,功名之类,也很容易被剥去。

    到了这等田地,陈唐的命运去向,就由不得他把握了。

    这些,都是朝野上为官者的经验心得,一套一套的,盘算心机,步步为营,乃当政重要的手段之一,必须掌握的。

    也就是说,他们以己度人,对该事件进行解读,却不知道,陈唐之所以同意南下,其中的一个原因,只是为了与涂山不悔游山玩水,增进情感而已。

    再想得龌蹉些,便是要找个机会生米煮成熟饭,把事儿办了。

    只可惜,直到进了宁州,那机会仍未等到,好生着急。

    这日,杨临鹤单独约请涂山不悔,到将军府议事,商讨军权归属的问题。

    此事乃是重中之重,非常紧要。

    吃喝玩乐了两三天,终于转入正题了。

    杨临鹤只与涂山不悔商谈,陈唐身份特别些,严格意义上,他并没有参加协商的资格,他本还想着趁机出去转转,好好欣赏一番宁州的景致。

    江南之地,不同中北各州郡,在时局最为紧张的时候,也未曾发生过兵祸,总体而言,相对稳定,依旧繁华。因此那时候许多难民,纷纷南下,逃到这边来。

    而今虽然秦州、潘州等地已经平叛,安稳下来。但对于逃难的人来说,他们在南方落脚,有了一口饭吃,不少人都不愿再回去了。只有家业基础在老家的,不舍得放弃,才又收拾行装,返回故土。

    陈唐出门的时候,被人堵住了。

    足有数百兵甲陈列,把所住的地方团团围住,气氛颇有些紧张。

    领兵的是个虬须将军,身材宽厚雄壮。

    陈唐笑了笑:“这位将军,此为何意?”

    虬须将军不回答,倒是另一个人纵马过来,是个女子,识得的,杨家小姐,杨秋雪。

    回想昔日,杨氏兄妹来到南服县收买人心,杨秋雪看中了胭脂马,同时看中了陈唐。

    杨秋雪容颜算漂亮,又是大统领的女儿,娶之为妻,等于抱上一条大腿。

    看着,似乎不错。

    不过杨秋雪品行不端,多面首,性情又凶暴,仿若母老虎般,想吃她的软饭,却是不易。

    更重要的是,陈唐很讨厌被人逼着吃东西,即使饿了,也不愿意低头弯腰、奴颜婢膝地去吃。

    于是乎,双方起了冲突。

    杨氏兄妹本想着以势压人,任凭陈唐如何挣扎,最终也只得俯首称臣,归于杨家门下。不料陈唐直接来了个“破釜沉舟”,连官也不做了,一剑斩了杨子楚,血溅五步。

    当其时,陈唐还想着一不做二不休,连这个恶毒女子一并杀了的,不过在场兵甲不少,拖了时间,等城门紧闭,封锁起来后,再想杀出城就不容易了。

    这才收起杀心,骑着胭脂马冲出城。

    兜兜转转,在这宁州郡中,居然又与对方碰着了。

    说是碰着,看这阵势,肯定是人家冲着他来的。

    陈唐背负双手,冷眼相看。今时不同往日,他不再是宁州管辖下一个小小县城的七品县令,而是潘州巡抚。虽然离开了潘州,但品阶不动。

    杨秋雪见着陈唐,当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神情狰狞起来:“姓陈的,你即将要大祸临头了。一会之后,看你还怎么神气得起来。”

    陈唐微微一笑:“杨小姐,难不成你改行去当算命的了?”

    杨秋雪咬牙切齿:“我父亲已经在和钦差大人交涉,要把你拿下治罪。”

    陈唐衣袖一拂:“国之大事,你一介女流知道什么。要是在潘州,你胡言乱语,我直接抽你嘴巴。”

    杨秋雪听着,更是大怒,恨不得立刻就命令兵甲上前抓人。不过在确切的消息没传来之前,却不好动手:“国之大事,哈哈,正因为如此,你觉得圣上在你和我爹之间,会选择谁?你真是个傻蛋,天真得要命。”

    陈唐不愿与她争辩这些没有多大意义的事,转身入屋,留给杨秋雪一个潇洒的背影。

    杨秋雪在外面看着,气得直哆嗦,脸上的粉都在掉:好,且让你再得意片刻,很快,你哭都来不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