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五十四章:小心  不聊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是陈唐第二次前往宁州。

    上一次,他为探花,到宁州南服县上任。现在回想起来,并不算是一次成功的任职。虽然也曾诛精怪,也曾杀妖魔,但在杨氏的步步进逼之下,终是一怒拔剑,以自创剑式“破釜”,击杀了少将军杨子楚,最后抛印而去,离开宁州,去追寻燕还丹的世外桃源。

    那一次的经历,使得陈唐明白了不少道理:人心,往往比妖魔鬼怪更难对付!

    面对妖魔鬼怪时,觉得黑是黑,白是白,黑白分明,但与人相处,却总是叵测不宁。

    皆因人心善变,善藏,善伪。

    燕还丹甚至一度产生心魔,怀念起被困在阴司里的日子,不用和人打交道,简单明了。好在他也看透了,干脆进入九扇门,专门对付妖魔鬼怪,做得风生水起,颇为快意。

    陈唐倒不是文青,很多事情碰到了,遇上了,就得解决。所不同的是,解决的方式和办法。

    比如这次去宁州,面见杨临鹤。

    杨临鹤不止杨子楚一个儿子,但杀子之仇,岂能易与?先前已经三番几次派遣人到潘州来做事,如今陈唐送上门去,自然不会有好场面。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陈唐并不畏惧,又有涂山不悔作伴,除非杨临鹤真要反了。

    他已经反不起来了。

    潘州的政务早已步上正轨,顾珩做得十分出色,条条有理,有他代理,不会出乱子。整个州衙里头,班子都是陈唐派系,团结一致。

    另外,涂山不悔也做了相对应的安排。

    涂山氏的人手暗线,其实早就布置在潘州里,甚至还有人来帮陈唐看家。

    这些,都是暗手,预防事故变化。

    不但潘州,别的州郡也有。

    这番布局,正是涂山氏的高明之处。之前面对黄家的咄咄逼人,她们选择忍让退避,但实质里,却已经下了好几手妙棋,占据了扼要重要的位置,当其势成,立刻能屠大龙。

    由此可知,涂山氏当家的,也就是不悔姐妹的母亲,端是十分了得。

    听说还是十分的美丽端庄,以及年轻。

    当然,“年轻”这个形容词总是相对而言,不是那么回事。

    涂山氏亲近人族,很久以前就实施了半种策略,选择了进入凡俗,与人族打成一片。

    付出的代价,是血脉渐渐稀薄,但终是传承了下去。比起黄家的彻底灭绝,无疑要好得多。

    这大概便是因时而变,因势而动。

    有眼光,有睿智。

    毫无疑问,当宁州平定,涂山氏的势力声望将达到一个顶点,足以左右朝野。

    陈唐却看到了涂山不悔眉宇间间或流露出来不易察觉的忧虑。

    不外乎“功高震主”,而或“鸟尽弓藏”之类的考虑,以涂山氏的智慧,不可能不明白,不知道做了什么安排。

    取而代之?

    并无可能。

    虽然涂山氏是半种,但体内的妖魔血统注定了她们无法堂皇地登堂入室。

    天下大统,人道中兴,是深入骨子里的认知。满朝文武,天下儒士,甚至道释两家,都不会接受涂山氏的篡位。

    事关名分,说着玄乎,却真实存在。

    另一个办法是扶植亲涂山氏的皇室人员上位,她们就是这么做的,并且已经成功了,新皇皇位已稳。

    问题是,前面已经说过了,人心易变,何况是帝王之心?

    观史鉴今,可知春秋。

    陈唐不知涂山氏方面会如何个做法,他倒有心要帮上一把,只是目前还没有名分。

    他对于涂山不悔的观感是很好的,相处之际,也有意无意地流露出慕艾之心。

    甚至涂山不喜那边,连“姐夫”都叫上了。

    涂山不悔没有拒绝的意思,可陈唐总觉得她欲拒还迎,似有另外的顾忌和苦衷。

    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观念作祟吗?

    难不成还得先把未来岳母拿下?

    又或者,天下大势始终还没有完全安定,涂山不悔这个钦差的使命尚未完成,在此之前,顾不得谈儿女私情?

    陈唐想了很多,于公于私,他觉得都要去宁州一趟。顺利的话,可能在半途就能找到突破的契机,与涂山不悔来个生米煮成熟饭了。

    嗯,他的确这么想的。他又不是坐怀不硬的柳下惠,当然了,霸王硬上弓那种肯定不行。讲究的是两情相悦的顺其自然,以及水到渠成,那才美妙无比。

    钦差出行,再加上一名封疆大吏,自有排场,不可能两个比翼双飞,骑两匹马就走了。

    不过陈唐想了个办法,排场队伍在明处,由数名官员带队,率领数百兵甲侍卫,护着马车辚辚而行;暗地里,他就带着涂山不悔游山玩水,好不逍遥。

    一匹胭脂马,一匹乌云踏雪,浑若神仙伴侣。

    说到马,涂山不悔所骑的竟也是异种,蕴含妖魔血脉的。

    这两匹马跑到一起,居然似乎对了眼,表现得十分亲密。

    陈唐大感惊奇,明明两匹都是母马来着……

    不过马匹之间的事,他也懒得理会,还是跟伊人为伴,趁机寻找突破口。

    一路吟诗作画、弹琴喝茶,端是快活胜神仙。

    做了几首诗词,都蕴含气息,但始终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

    陈唐有些郁闷,这样下去,涂山不悔都养好伤了。

    但没办法,强求不得。虽然身为穿越狗,满腹诗书,但世界不同,强赋新诗说愁,并无用处。

    进入宁州地界时,已是入冬季节。

    江南的冬,来得晚,处处绿树繁花,不见凋零。沿途经过大小州府时,自有衙门官员来迎接。

    但涂山不悔露面不多,在人前时,她变为男装,英姿飒爽,另有一番风采。

    这一日,来到宁州郡城外。

    早有消息传进城,禀告给大统领杨临鹤知道。满城官员,但凡有点地位,排得上号的,几乎都出城来了,迎出十里外,阵势十分的隆重而热情。

    杨临鹤经营宁州多年,在此地,几乎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上到知州,下到衙门官吏等,大部分都是杨家的人,直如铁桶一般。

    这次来迎接钦差大人,杨临鹤并未安排任何兵甲,只带大小官员,籍此来表示他忠心可鉴。

    涂山不悔骑在马上,侧头对陈唐嫣然一笑,说道:“小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