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章二十分胜负,半步神隐  北冥神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刀一剑轰然撞在一处,掀起一股余波极强的气浪,数十铸剑山庄的护卫因此而遭到波及,或多或少都受了伤势,居中的二人则更是如此。

    青叶宗的叶白蝉,一式天外飞仙,数百残影融合在一处,气势登时大增,周身上下衣摆游曳轻浮,百剑变作一剑,更是他当下所施展出的最强手段。

    气势连绵不绝,一层胜过一层,犹若大江潮水一线火速铺开,尽数朝着对面的陈青帝蜂拥而至。

    陈青帝脚踩在废弃院落的屋顶上,父亲传授的压衣刀,在这一刻,终于也伴随着自身所处的危险境地,而被催逼到了极致的状态。

    漆黑的符刀光芒,陡然绽放开来,如夜幕中奔行的黑色蛟龙,吞天吐地,发出阵阵龙吟之声。

    叶白蝉身形凌空而起,此次出手,除却天外飞仙所裹挟的天地大势,再加上自身的刻意施展出的千斤坠之力,全部都施在了这一剑之上,以至于陈青帝脚下的瓦片,顿时开始层层龟裂。

    不过片刻时间,伴随着两道轰隆声响,脚下的瓦片再也支撑不住这一股重力,轰然塌陷,两个人的身形,刹那间一上一下坠落而下。

    剑气依旧是不停的外放出来,陈青帝的手腕陡然一沉,心脉之中三处大穴之内的气机,开始疯狂的调动,奔行而出。

    反观叶白蝉,同样是如此。

    面色时红时白,变化莫测。

    许久之后,一刀一剑倏然分开。

    又是一道极为剧烈的光芒绽放而出,瞬间将身在局中的两个人掀飞,陈青帝踉跄后退,几乎站立不住,接连退了十三步之多。

    叶白蝉也同样是后退,只不过后退的不多,只有五步而已,但是他脚下的大理石铺就的地面,顿时被踩出来接连五道深坑,而且一个比一个更深。

    叶白蝉手腕一抖,将整条右臂之上的酸麻之力化解,抬起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陈青帝,似乎没有想到,今夜这铸剑山庄之中的不速之客,竟然能够与他浸淫已久的天外飞仙打的不相上下。

    叶白蝉已经知道对面的人究竟是谁了。

    即便是后者此时脸上带着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但是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去看的,只要甫一交手,便能够显现出来。

    说不出心中该是高兴还是别的,叶白蝉神色复杂,喃喃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听见对方说出这句话,陈青帝微微一笑,将手中的漆黑符刀收入刀鞘中,抬起手将脸上的面具拿了下来,又将漆黑符刀,重新放在左手之上。

    既然对方已经知晓自己还活着,那就没有继续掩饰的必要,陈青帝深吸了口气,轻声说道:“既然一招无法分出输赢,那么日后再战吧。”

    叶白蝉神色一愣,不解道:“日后?”

    陈青帝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脚下所处的这一片院落,适才那一招,直接是从屋顶打到了地面,想来过不了多少时间,便会惊动铸剑山庄的所有人,甚至是连散布在洛水城中的许多护卫也都会惊动,一旦到了那时,陈青帝要是想走的话,就不会太过容易了。

    对于眼前的这个人,陈青帝谈不上恶感,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本该是能够成为朋友。

    然而基于半月前所发生的那一桩事情,所以注定了,这将再也没有任何一丝可能。

    陈青帝抬起头,神情平静说道:“今日既然分不出胜负,那么过了明日,便要分出生死了。”

    叶白蝉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突然问道:“过了明日,整个洛水城到了那时,都会知道铸剑山庄的少庄主已经身死,你准备在那个时候现身?”

    陈青帝沉默半晌,点头道:“不错。”

    叶白蝉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不得不说,一人拦在千军万马之前,的确是称得上令人心潮澎湃,心向往之,但是你可知道,一旦你出现的话,便注定要真的死去。”

    “既然半月之前,你身中那么严重的伤势都没有死,便说明命不该绝,留着有用之身徐图谋之岂不是更好,何至于如此急切?”

    叶白蝉说到这里,目光中突然浮现出一抹赞许之色,喃喃说道:“如果你想要报那一场杀身之仇,叶某也算是参与者之一,明日之后,你我可以单独寻找一个地方,无论是分出胜负还是生死都可以,至于报仇的事情,我劝你还是放一放,这才是最好的决定。”

    陈青帝闻听此言,摇了摇头,说道:“有些事情,终归还是要我去做的,铸剑山庄是我父亲一手创立下来的,也是父亲的毕生心血,我绝不能容忍他落在外人的手上。”

    “外人?”叶白蝉面上浮现出一抹诧异之色,问道:“陈药师难道不是你的二叔?”

    “从他对我出手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不是了。陈家从来都是只有一条家规,该报的仇,欺山填海也要报,该杀的人,天打雷劈也要杀。更何况,二叔的野心太大,一旦让他彻底执掌铸剑山庄,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

    “你认为,仅凭借你一人之力,又能够改变的了什么?明日之后,你面对的不是陈药师一个人,而是昔日你所在的整个铸剑山庄。”

    叶白蝉冷声说道:“而且,我之前也曾答应过陈药师,应承了他一件事情,保铸剑山庄安然无恙度过他执掌的那一天。如果你来的话,叶某必然要阻止你,你认为你能杀的了我?”

    “不可否认,你陈青帝的手段的确是很强,甚至是在我见过的所有年轻一辈之中,止水境界之内,鲜少有人会是你的对手。但终归只是止水境界而已,也不怕告诉你,叶某如今的境界,已经跨入神隐的层次,你绝不会是我的对手。”

    叶白蝉将手中的碧青长剑在地上微微划过,掠起一道长痕,沉声说道:“虽然今日你我之间的一招,是个平手,但这也是建立在没有任何外人打扰的情况下,明日过后,你将要面对的是整个铸剑山庄的所有人,强敌环伺在左右,你认为你不会分心?半月前的铸剑山庄那一场围杀就是一个例子,当日你都没有逃脱,那明日过后又能如何?”

    陈青帝对于叶白蝉的话,不置可否,他知道后者所说的都是对的,但是那又能如何,该做的事情,始终都要做。

    想到此处,陈青帝深呼吸一口气,仰起头看向屋顶上破开的一个浩大窟窿,喃喃说道:“到时候究竟是死是活,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不知为何,虽然对面的这个人拒绝了自己的提议,叶白蝉非但是没有觉得任何恼怒,眸光之中,反倒是有着说不出的赞许之色。

    他知道,这是一种惺惺相惜的情分。

    对手的实力,所展现出的手段,赢得了他的尊重。

    叶白蝉低下头来,耳边微微一动,便是听到了外面不断的有无数嘈杂的脚步声传来,知道是铸剑山庄的所有护卫都来了这里,甚至有一道极为强大的气息,他感知的更为真切。

    叶白蝉清楚,今夜的这一桩事情,连那位二爷陈药师,也都是彻底惊动了。

    陈药师与他叶白蝉境界相仿,两人之间虽然没有交手,但是隐隐有种感觉,后者的手段,似乎丝毫不亚于自己。

    对此,叶白蝉一直都有一种想要与对方打一场的冲动。

    不过眼下,既然此前已经说过,今夜只是一招,既然胜负不分,他也不再有继续动手的理由。

    叶白蝉向来最为重视承诺,抬起头说道:“庄中已经有人来了,你现在离开或许还来得及,只希望你不要被抓到了。明日之后,如果你当真敢来铸剑山庄的话,叶白蝉必然会拦你,到时候便彻底分出生死。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如何?”

    陈青帝闻听此言,双目中陡然绽放出一缕精芒,朗声笑道:“如此甚好。”

    话音落下,手中符刀再次出鞘,瞬间便是将面前的一整面墙壁砍开,伴随着轰隆隆的崩溃响声,整个院落中的这一处房屋,便直接成了废墟。

    烟尘大作之间,叶白蝉身体不住后退,避过了许多的砖块瓦砾的砸落,眼睛微微眯起,含笑说道:“希望那一战,不会让我失望,哪怕为此身死,叶某也无怨无悔。”

    说到这里,叶白蝉再不多言,转身便走。

    两个人各自背转过身,一个狂奔而行,一个缓步而走。

    这两个在今夜一战,让得无数铸剑山庄的护卫大感惊叹的人,就此背道而驰。

    再见之时,便是分出生死之时。

    叶白蝉走出这间不住塌陷的房屋,刚出门外,便见到整个院落之中,几乎站满了人。

    诸多护卫之中,为首之人,自然便是二爷陈药师,以及山庄的大小姐陈洛狮了。

    一众人等虎视眈眈的看着他,气氛压抑而诡谲至极。

    叶白蝉却视若无物。

    也不知道为何,自从与陈青帝适才这一战之后,叶白蝉见到这两个人的时候,不觉间更加厌恶了。

    相看两厌,不如不看。

    叶白蝉抱拳行礼之后,直接大跨步离开,一句话都没有说。

    便在这时,站在最前的陈洛狮突然朝前跨出一步,拦在他面前,看着他冷笑说道:“叶公子就这么走了?”

    </div>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