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章十九 龙蟒争,心生异志  北冥神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雪夜长空之中,数百道残影消失之后,又再次凝聚,前后根本没有片刻空隙,足见叶白蝉的反应速度,究竟到了何等神速的地步。

    叶白蝉屏气凝神,心神抱守归一,心间再无丝毫杂念,心中所想,唯有一件事,那就是此刻对战陈青帝的压衣刀,绝对不能输。

    即便是对方的压衣刀,为灵品神通秘技又如何?自己的境界始终都是胜过对方一筹,自己的诸多手段,也绝对不是对方能够比较的。

    当年他曾经败在宗门核心弟子叶枫的手上,那是因为对方无论是境界还是秘技的层次,都要强于他,叶白蝉输的心服口服。

    但是当下,他若是败在这陈青帝的手上,可就是技不如人了。

    这对于一向心高气傲的叶白蝉而言,绝对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正因如此,容不得他有半点懈怠,必须强力击败后者。

    心念一动之间,叶白蝉突然大喝一声:“敕。”

    一字落下,如有神助一般,半空之中的数百道残影,迅速朝着居中的陈青帝扑去。

    陈青帝压衣刀出鞘,眼见消失的残影再次凝聚而出,心中一凛,但是双眼之中,并未见到任何的慌乱。

    因为他知晓,叶白蝉既然愿意以一招来分出胜负,那么随之施展出来的手段,就绝对不可能平凡。

    压衣刀出鞘裹挟的气势,虽然毁去了残影,但是此后尚有后手,自然也是可以想到的事情。

    当此时,陈青帝右手握住符刀,脚尖在屋顶上迅速一点,身形瞬间后撤。

    他如今的修为境界,只是在止水境界,即便是将这一层境界,修炼到了巅峰层次,能够凝聚出一尺气墙,但终归是重在防御,当下做不得气机外放的神隐手段。

    因而心中清楚,止水境界与神隐境界之间的战斗,想要以下克上,便唯有一种方法,那便是欺身而上。

    因为一旦拉开距离,便完全属于神隐境界的最大优势,后者完全可以借助神隐境界操控天地元气的手段,强行攻击。

    距离之下,任是自己有百般手段,落不到对手的身上,也是无用,自然没有任何的机会取得胜局。

    毕竟止水境之间的战斗,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实实在在的交手。

    不过此时陈青帝却是反其道而行,落在叶白蝉的眼中,大为不智。

    但陈青帝之所以如此去做,只因为他此刻瞧出了叶白蝉的天外飞仙的破绽。

    那就是天外飞仙,虽然能够幻化出无数道残影,共同编制出一张巨网,看似杀机凛然,身处其中必死无疑。

    但是只要陈青帝能够跳出这张巨网,那么天外飞仙的手段,便再也发挥不出半点威力了。

    毕竟,今日只是一招分出胜负,并非是决出生死。

    他今夜夜探铸剑山庄,也不是因为杀人而来,最大的原因,只是为了查看出叶白蝉的真正实力,早早做出防备。

    眼下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便不需要多做纠缠,更何况,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眼下的铸剑山庄,并非是他所掌控了,而是而是陈药师。

    并非是自己的地盘,若是执意与叶白蝉分出生死,哪怕侥幸能赢,自己必然也会身受重伤,到时候想要走,怕是极为艰难了。

    毕竟自己面对的是叶白蝉与整个铸剑山庄,而他陈青帝当下,不过是孤身一人罢了。

    此刻陈青帝这一退,既是脱离天外飞仙的包围网,更是为自己的遁走,留下了余地。

    叶白蝉显然也是瞧出了陈青帝心中所想,冷冷一笑,长声道:“你以为退走就能避过我的这一剑?如此,也太小看天外飞仙了。”

    既然能够位列青叶宗听潮湖的二层楼,显然已经与灵品的神通秘技并驾齐驱了,又怎么可能如此简单。

    叶白蝉凝神念出一句口诀,刹那间,天外飞仙陡然生出变化。

    数百道残影编织的天罗地网,在一瞬之后,烟消云散,杀机看似解除。

    但可怕的是,整个铸剑山庄之人,却突然见到那数百道再次消失的残影,竟然又从四面八方,尽数融合在叶白蝉的身上。

    残影虽然消散了,但是叶白蝉整个人的气势,却是随之暴涨,周身上下的元气层,开始在不停的波动,浮光掠影一般,身上白色长袍,也在悄然浮动。

    呛啷一声,叶白蝉身形陡然飞掠到半空之中,数百残影如体,数百剑变作一剑,直直刺出。

    虽然陈青帝当下正在快速后退,但是叶白蝉的身形,却是在不住的前进,而且后者的前进速度,比之陈青帝,不知快上了多少倍。

    如此一来,二人之间的距离,飞速接近。

    陈青帝眼中光芒一闪,稍稍计算,便知道以这一剑的速度,自己避无可避了,唯有正面硬扛。

    做出如此判断,陈青帝当机立断,手中漆黑符刀,亦是随之刺了出去。

    剑为百兵之君子,刀为百兵之皇帝。

    一刀一剑,在夜空之中,砰然撞在一处。

    轰隆一声巨响,刀剑相向,气势随之铺天盖地席卷而出,瞬息之间掀起一股气浪,沿着四面八方奔涌而出。

    距离二人最为接近的,自然就是数十丈之外的数十山庄护卫了,他们一时之间因为没有防备,完全没想到,自己等人明明距离对方如此之远,竟然还能够受到波及。

    好在他们反应还算快,在那股气浪到达身前之时,连忙运转修为抵抗。

    境界较低的知微修士,顿时口中喷红,如断翅的鸟儿一般,直接倒飞出去。

    即便是数十人之中,修为境界较高的黑衣老者莫天机,虽然关键时刻运转了止水修为,形成三寸气衣,但仍是被那一股气浪逼迫的后退数步。

    莫天机面色通红一片,额头上青筋暴露,显然这一股气浪的冲撞,对于他而言,同样并不好受。

    “竟有这样的事情?”莫天机神色骇然。

    在他身旁,另外两个境界相仿的修士,目中惊异之色无以复加,艰难点了点头说道:“以前曾听过一句话,叫作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老夫原本还以为这句话不过只是一个笑话而已,没曾想,今日竟然亲身经历了,古人诚不欺我。”

    “的确,这青叶宗的叶白蝉与那不速之客交手,仅仅只是余波而已,竟然令我等险些身受重伤,如果是正面碰撞,真正的面对面的与这二人之中的任何一人厮杀,我等会是对手吗?”

    莫天机叹息一声,面上浮现出一抹溃败之色,苦笑说道:“如何会是对手,恐怕连一招都抵挡不住,老夫原本以为自己有止水境手段,在这洛水城中,不说是罕逢敌手,也该算是一代高手了。不曾想……江山代有才人出,现在看来,如今的江湖,到底还是年轻人的,我们,早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啊。”

    “莫老何必妄自菲薄,说到底,这样的人,终归只是少数,毕竟那叶白蝉可是属于顶尖宗门青叶宗的弟子,能够有此修为也是可以想到的事情,我等若是能够进入那宗门内修炼,说不得也会有这样的手段。”其中一人面上掠过一抹不服之色,突然说道。

    莫天机听闻此言,冷笑一声,嘲讽道:“你真以为那叶白蝉有此手段,最大的原因,只在于青叶宗?”

    “难道不是?”

    “无知!”莫天机厉声喝道:“修士手段高低,虽然与宗门的培养存在关联,但如果自身没有了不得的天赋,你认为真能达到这个地步?我铸剑山庄的二公子陈西湖,曾经也是止水境界,伯园的唐荆轲,洛水城主幼女姬弋,都是这个境界,这三人,都是洛水城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但他们都不曾进入青叶宗,也没有得到宗门的培养,可你认为,你会是他们的对手吗?”

    “这……”适才说话的那个护卫闻言一怔,面上掠过一抹羞愧之色,却突然忍不住道:“可是这三人即便再如何强,也不会是叶公子的对手,同样的,二公子虽然强,伯园唐荆轲,姬弋也的确是人中龙凤,但绝对不会如叶公子这般,令我等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吧。二公子曾经的手段战力固然是比我强出一筹,但是想要胜过我,五十招之内,恐怕也做不到的。”

    “二公子虽然做不到,但是大公子呢?”莫天机沉默许久之后,突然抬起头说道:“难道你忘了半月前的事情了,大公子面对我等联手围杀,即便是身中散功水的剧毒,身上实力发挥不出七成,但仍是斩杀了我们十多人,二公子同样败在他手中。当时面对大公子的时候,你觉得自己会是他的对手?莫说五十招,便是三招之内,你能扛得住?”

    “可是大公子,在此之前,从未修行过,即便是到现在为止,也不过只修行了短短不够一年时间,更谈不上得到宗门的培养。”

    莫天机说到这里,眼中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畏惧之色,喃喃说道:“大公子人中龙凤,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老夫原本小看了他,以为以他那软弱的性子,根本不适合做我铸剑山庄的庄主,但是自从那一日之后,老夫突然改变了这种想法,或许在他的带领下,我铸剑山庄的声势,定然不会弱于老庄主在世的时候。”

    “尤其是在今日,在见到叶公子与那不速之客交手之后,老夫就更加坚信这一点了。”

    莫天机回头看向众人,沉声说道:“试想一下,若是半月之前的大公子陈青帝,对上今时今日的叶白蝉,两者都是处于巅峰层次,究竟会是谁输谁赢?”

    众人闻听此言,面色惊骇,旋即忍不住低头细想。

    想到那一日少庄主陈青帝如一尊绝世杀神,在重重围杀之下,所展现出来的惊人气势,再联想到今时今日所见到的叶白蝉的手段,心中忍不住低估,若是这两人交手一处,结果该是如何?

    “那恐怕,必然是一场龙蟒之争,一时瑜亮了吧。”众人心中,皆是如此想到。

    “可是……少庄主终归还是死了。”莫天机身旁那人叹息一声,面上掠过一抹痛惜之色,喃喃道:“而且,少庄主还是死在我们的手中,那么一个顶尖大才,一个原本有望成为第二个老庄主的少年英才,被我们亲手毁掉了。”

    “再说,现在的铸剑山庄,都是二爷陈药师掌控了,过了明日,他便是山庄中名副其实的庄主,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这一点。”其中一人说到这里,语气中不知为何竟然带着一种悔意,喃喃道:“原本以为二爷礼贤下士,又有雄心壮志,必然会是一代雄主,我等良禽择木而栖,在他的手下,定然能够绽放出异彩。可是不曾想,少庄主身死之后,二爷一朝得志,竟然心性大变,对于我等,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再无半点尊重了。”

    “尤其是大小姐陈洛狮,不过只是一个没有半点修为的女子而已,却对我等指手画脚。哼,我们可是跟她爹一起打江山的人,算起来也算是他的长辈,为二爷一脉出生入死,没想到到最后,竟然落得如此下场。我看,等到明日之后,二爷真正成了山庄的庄主,我等的地位,怕更要一落千丈了。”

    “……”

    听到如此言语,众人皆是沉默不语。

    “唉……要是少庄主还能活着就好了。”

    </div>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