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章十七 压衣刀,刀光四起  北冥神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剑既出,八方之中,数百道残影,尽数幻化而出,每一道残影的手中,都是握着一把碧青长剑,朝着陈青帝刺来。

    这一式凌驾于凡品功法巅峰层次的天外飞仙,当下在这洛水城中甫一使出,便是有着惊天动地的威能,陈青帝见此一幕,心中微微有些惊异。此前在房屋顶上,他便见到了叶白蝉用出一剑斩碎了辛梓之树打造成的书案。

    见微知著,由而清楚后者当下的境界,已经步入第三境神隐的层次。

    原来半月之前两人之间的交手,叶白蝉仍旧是压制了境界,只是展露出其中一分,现在看来,或许这才是叶白蝉最强的状态。

    此刻,在两人身后,数十位铸剑山庄二爷陈药师一脉的护卫,兔起鹘落,奉了大小姐陈洛狮的命令,尽数朝着这一方向赶来。这数十人境界大抵相仿,知微、止水境界皆有,山庄之中止水境界上真正意义上的高手,此时早已经倾城而出,只为了在明日过后,将那位昔日的老庄主陈繇所豢养的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死士一网打尽。

    所以眼下的铸剑山庄,并没有太过厉害的高手,所以才会在此前,哪怕山庄中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这些人也没有察觉到。

    当下这数十人正欲上前,突然脸色一变,为首的一位黑衣老者,陡然间停下脚步,右手微微扬起,做了一个止步的手势,后面的人群,也都随着他停了下来。

    “莫老,怎么了。”身后一人走上前问道。

    “青叶宗的那位叶公子出手了,我们现在尽量不要上前。”山庄中二爷手下地位仅次于麻衣老者徐福的莫天机,沙哑着声音说道。

    如今徐福已经随着二公子陈西湖离开了山庄,现在庄中一众手下,尽数都以他为首。

    听到莫天机的言语之后,身后那人微微一愣,走上前去,有些不解的到:“可是大小姐刚刚下了命令。”

    “无妨,伺机而动,必要的时候,我们自然会出手,但是现在……”说到这里,莫天机微微一顿,浑浊的双眼中,掠过一抹骇然之色,喃喃道:“但是现在的局面,不该我们插手。当然,也没资格。”

    话音刚刚落下,这数十人便同时见到了漫天风雪的黑夜中,数百道残影在同一时间,同时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即便是相隔数十丈的距离,这些人仍旧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杀机,侵袭而来。

    这些人的修为境界,都是在知微之上,本来已经无惧风寒了,可是在此时,心中却感觉到一种难以遏制的寒冷,开始止不住的颤抖。

    “这是什么招式?我等久居洛水城数十年之久,却还从未见过如此招式。”其中一人满面惊骇的说道。

    “是啊,若是换做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人,面对这样的招式,恐怕都难以应付吧,那个擅自闯入我山庄之人,死定了,”

    “想不到,叶公子竟然有如此的手段,当日我们曾联手围杀过少庄主,本以为那已经是他的最高境界了,却没想到,我们见到的,仍旧不过只是冰山一角,这叶公子,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废话,怎么说也是出身青叶宗的内门弟子,那青叶宗,乃是我南瞻部洲当中,与南海玄冥宗并驾齐驱的宗门,似乎更是位列这片大陆最顶尖的八大宗门之一,门下有着这样修为的弟子,不是很正常嘛?”

    “哎,看来我们有生之年,恐怕都达不到这样的层次了。”

    “……”

    数十人一时之间议论纷纷,却从无人怀疑,叶白蝉的这一剑会失手。

    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剑,早就已经形成了缜密的天罗地网,任何身处在这张巨网之下的人,必然会被彻底斩杀。

    身为当局者之一的叶白蝉心中也是如此去想,但是不知为何,他的心中还是忍不住的生出一丝念头,自己的这一剑,是否会被对方真正的接下来。

    不过很快,叶白蝉便是直接忽略了这个念头。

    天外飞仙,绝非寻常之法,其乃是青叶宗们以为顶尖的大剑仙在年轻之时,曾创下的剑法。虽然之时位列凡品巅峰,但是当初叶白蝉在青叶宗的时候,却是亲眼所见,这一门功法,乃是被放在了听潮湖二楼的位置。

    青叶宗听潮湖,为宗门之中贮藏功法秘籍的所在之地。一共五层,第一层为凡品功法,第二层为灵品功法,第三层为王品功法,第四层为祖品。

    至于最高的第五层,相传一直空着。

    这天外飞仙虽然是凡品巅峰,但是却被放在第二层,足以见得镇守听潮湖的那位大长老,对其何等看重。显然在后者的心中,这天外飞仙,完全能够与许多灵品并驾齐驱。

    当初自己在将这一门秘籍练成之日,整个内门弟子之中,他便是隐隐间成了第一人的存在,罕逢敌手。

    唯一一个能够破开这一式剑招的,只有青叶宗宗主之子叶枫。

    那位宗门内的第一核心弟子,以一式掌法,千手如来掌,在剑光残影之间,幻化出数千道手掌,比之叶白蝉的残影,更胜一筹,最终没有任何悬念的强势破开。

    但是叶枫是何等人物,一身修为早已经位列中三境之上,叶白蝉当日虽败犹荣,同样也是因为这一战,在宗门之中声名大振。

    此刻,一剑已经用出,裹挟着毁天灭地的大势,径直刺向了对面的陈青帝心口位置。

    适才两人曾经说过,一招定输赢,

    同样的,在叶白蝉的心中,这一招,也是完全能够分出生死。

    然而便在此时,对面的陈青帝突然弯下腰,轻声说了三个字:“压衣刀。”

    紧接着,便见到陈青帝左手紧紧握住刀鞘,右手陡然放在刀柄之上。

    只不过此时陈青帝拔刀的手势十分古怪,并非是寻常的手势,而是将整个手腕完全拧转了一百八十度。

    这种握刀手势,怕是整个洛水城,甚至是叶白蝉所在的青叶宗门,也是从所未见。

    叶白蝉目光中掠过一抹惊异之色,双眉禁不住蹙在了一起。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极为沙哑的刀器磨挲刀鞘内部的声响发出,泛着漆黑光芒的符刀,缓缓出鞘。

    一道刀光陡然间划破长空,陈青帝双目之中,极为浓郁的冰冷杀机,也是随之散发出来。

    自从在阮籍那里拿到这把符刀之后,陈青帝自始至终,都没有真正用过这把符刀。

    即便是在白日的时候,一道斩杀了除麻衣老者之外的另外四大止水境修士,也不过仅仅只是后发先至,逼迫后者没有反应的余地罢了。但那只是接住符刀的锋利,以及出其不意,并没有任何招式,但是在今日,在此时,方才是他第一次用出真正意义上的刀法。

    刀法名称很古怪,名作压衣刀。

    这刀法,乃是陈青帝的那位父亲陈繇所教。

    </div>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