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章十五 漫天雪,穷追不舍  北冥神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剑自下而上,其速甚快,犹若浮光掠影一般,顷刻而上,不过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是直接将这片房屋之中顶端的半数瓦片尽数击碎。

    烟尘大作之间,瓦砾化作一层白蒙蒙的雾气,遮掩了眼前的视线。

    叶白蝉冷哼一声,丢掉剑鞘,右手紧紧握住那把碧青长剑,整个人身上气势浑然一变,如同白蟒咆哮天地,气势逼人心魄,站在一旁的陈洛狮并非是修行中人,此时又因为距离后者极为接近,自然而然的便是受到了波及。

    陈洛狮大惊失色,此前进入这座房屋之中的所有淡然,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她自诩智力过人,但是眼下所处的局面,根本就不是她所能够掺和的。正如半月之前的那一场联手围杀,明明一切都在她算计之中,却是不想,身中散功水剧毒的陈青帝仍然能够奋起而杀人,亲手刺瞎他的亲弟弟的一只眼睛。

    不仅如此,更是令得后者的武道修为,从此彻底跌境,再也无望登顶武道巅峰。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算计,不过都是纸老虎而已。看似有些门道,其实想要破开,不过只是一剑而已。

    此时,房屋之上的无数瓦片,碎裂开来,长空中,下的颇为急切的雪片,也如一阵泼天箭雨一般,倾泻而下。

    叶白蝉对此没有丝毫的在意,身为青叶宗内的内门弟子,一身修为已经到了神隐境界,虽然也只是才迈入此境界不久,但是凭借后者对于武道一途上的天赋,根本不可以常理来推断。

    房屋之上的陈青帝,对此感受颇深,刚才面对那一剑,他险些没有躲闪开,好在最后关头,止水境界的一尺气墙由而使用出来,那一剑虽然切实的落在了身上,但是却被止水气衣消散于无形之间。

    叶白蝉自然而然的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目光中掠过一抹惊异之色,似乎是没有想到,对方在止水境界上,竟然能够有如此的感悟,前后凝聚的时间,只在须臾之间,似乎与自己相比,也是丝毫的不遑多让。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叶白蝉心中暗暗想到。但是他没有片刻的停留,心念稍动之间,丹田气海之中的无尽气机,顿时被催逼到了极致,开始疯狂运转。

    如果说此时叶白蝉体内的无数经脉,乃是一条圆形的河道的话,那么丹田气海之中的无尽气机,便是滔滔不绝、势必能够掀起惊涛骇浪的银河大瀑。此时在心神调动之间,如同大江挣脱闸门的束缚,倾泻而下,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是围绕着这条圆形的河道,疯狂的环绕了数圈之多。

    修士丹田气海之中存在气机,如果想要将这种气机形成绝对的攻击力,便是需要那丹田气海的气机,在体内经脉之中,不停地运转,通过这运转之间,形成一种内劲,而后沿着经脉一股脑的尽数发出去,这便是神隐境界的真谛。

    只是对于寻常修士来说,能够感知天地元气,使之凝停于周身上下,形成气机,已经是极为了不得事情了。止水境界在于防御,但是神隐境界却是与此完全相反,而是在于攻击。

    止水境界是尽可能的将天地元气汲取在自身体内,最后百川汇流,尽数容纳在丹田气海之中。神隐境界则是在最为短暂的时间之内,将丹田气海之中的无尽气机,在经脉之间层层运转,而后尽可能多的发出去。

    如此极端矛盾的两大境界,对于修士而言,想要将其完全领会,可并不是一件太过容易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所以神隐境界,向来都是被称作是修士登顶武道巅峰的最大的障碍。

    同样也是武道一途登堂入室的门槛。

    如今的陈青帝,已经是半只脚踏入神隐境界,但是仍旧无法领会这种力量。

    不过眼下作为他最大敌手的叶白蝉,似乎对于这一境界,颇为有些心得。

    偌大铸剑山庄之中,便见到叶白蝉脚尖陡然踏在地上,大理石铺就的极为坚硬的地面,瞬间凹陷一道深痕,借助这一股反震之力,叶白蝉身形扶摇而上,直接瞬间破开了一条可通一人行走的通道,到了屋顶之上。

    脚掌甫一踏足在瓦片之上,便见到那一道藏青衣衫的身影背对自己,在屋顶之上纵横腾挪,快速奔走。

    叶白蝉冷冷一笑,没有丝毫犹豫,紧紧跟在对方身后,穷追不舍。

    于是,漫天雪夜之中,这二人一前一后,围绕着整个铸剑山庄的屋顶,开始上演了一场你追我赶的追逐戏吗。

    “铸剑山庄,全面戒备。”最先反应过来的自然是陈洛狮了。

    对于这一场追逐之战,为何会发生,虽然她并不清楚,事实上,她连叶白蝉为何突然之间会以雷霆之势,直接破开屋顶,欺身而上,都并不清楚。

    不过在随后,她听见了屋顶之上,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心中便已经清楚,恐怕今夜,山庄中出现了不速之客。

    此时已经夜深人静,再加上庄中的戒备,今夜比往日懈怠了许多,因而自始至终,都没人反应过来。

    陈洛狮连忙奔走到院落中央,心中不禁一阵恼怒,大声喊了出来。

    好在整个铸剑山庄二爷一脉的手下,修为都是不俗,而且训练有素,不过一刻时间之后,便见到有数十人出现在此处。

    陈洛狮冷哼一声,对这些防备性如此薄弱的人,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冷声说道:“今夜我山庄之中有不速之客,叶公子已经在追赶了,你们从一旁辅佐,摆开阵势,务必让那人不得脱离。”

    “是,大小姐放下,我等定让那人有来无回。”为首的一位黑衣老者沉声说道。

    陈洛狮点点头,冷笑说道:“希望如此。”

    陈洛狮抬起头,看着在铸剑山庄屋顶一前一后的两个人,面色初时并不在意,但是渐渐的却变得极为的凝重,甚至到最后,已经转变为惊骇了。

    “此人好快的身法,竟然能与青叶宗的叶白蝉不相上下,此人到底是谁?”陈洛狮心中暗暗思忖。

    她原本以为今夜这位来者,不过就是当年大伯所豢养的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死士之一罢了,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并非是这样,那么此人,到底是谁?

    难道大伯当年给我那位堂弟所留下的人手手中,除了一百零八死士,还有别人?

    陈洛狮甚至忍不住想到了这一点,不过很快,她便排除了这一想法。

    想要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留下人手,而彻底瞒过他们这一脉的视线,根本不可能做到。

    只是既然如此,那么这来者的身份,便着手令人摸不着头脑了。

    整个洛水城中,能够拥有如此手段之人,已经屈指可数了。

    三大世家之中,或许自己的亲弟弟陈西湖巅峰之时,能够勉强做到这一点。与他并驾齐驱的伯园唐荆轲、洛水城主幼女姬弋也能够做到这一点。

    除此之外,便只剩下某几个寒门子弟了。

    可是这些人,就算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也绝不敢夜闯铸剑山庄。

    那么这个人不是伯园唐荆轲,便是洛水城主幼女姬弋了。

    但在此之前,陈洛狮曾听起叶白蝉说起过一件事情,白日的时候,他曾经与姬弋交手过一次,并且将对方重伤。现在看来,应该也不是此人。

    那么,此人难道是伯园唐荆轲?

    可是铸剑山庄与伯园唐家,虽然并没有太多往来,但也从来都没有交恶,那个家伙怎么会到这里?

    不过想到唐荆轲与陈西湖之间,曾经对于洛水城年轻一辈的二三之争旷日持久,互有高下,说不定因此心中生出怨恨,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希望最好是他,否则的话,我实在不得不想到另一个人……”陈洛狮站在漫天大雪之中,面色不由得有些苍白。

    也不知道为何,一丝不好的预感,渐渐浮现在陈洛狮的心头。

    </div>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