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章十四 露行藏,神隐之气  北冥神帝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还请大小姐赐教。”房屋之中,叶白蝉沉默片刻,突然凝神问道。

    兴许是感知到了叶白蝉态度上的变化,陈洛狮微微一笑,也没有丝毫隐瞒,接着说道:“叶公子想来或许并不清楚,铸剑山庄中,铸造神兵之法,向来都是只有我那位大伯一人知晓罢了。但是自从一年前大伯练功走火入魔而死之后,整个铸剑山庄,便是再也不清楚这一门的奥妙了。即便是我父亲,所能够掌握的,也不过只是半神兵的铸造法门而已。”

    陈洛狮神情凝重,思忖片刻,继续说道:“半神兵一旦铸造成功之后,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能够媲美真正神兵利器的威能。但是却是有时间上的限制,而且半神兵也极为容易出现磨损上面的事情,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每搁上一段世间,便必须要再次重炉再造。因而,虽然我爹的确是将这件半神兵铸造成功了,但是叶公子如果想要永远的持有下去,其中需要半年来铸造一次。”

    叶白蝉闻听此言,面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他冷眼看向面前的女子,冷声说道:“如此说来,叶白蝉今后若想要这件半神兵,每半年时间就要听命于铸剑山庄?你们父女两个真当我叶白蝉好欺负,任人宰割?”

    陈洛狮摇摇头,轻声说道:“叶公子严重了,无论是家父还是奴家,心中都从未如此去想。叶公子乃是我南瞻部洲境内顶尖宗门青叶宗的内门弟子,对于我等凡俗之家来说,巴结都来不及,又岂敢做出此等让人厌烦之事?”

    陈洛狮走近书案旁边,将托盘再次举起,对着他妩媚说道:“叶公子,您放心,我铸剑山庄也绝非忘恩负义之人。半月前您对我山庄的大恩,庄中上下都是感念于心,因此,只要过了明日之后,我爹能够顺利的入主铸剑山庄,那么一切便都大功告成。在此之后,我铸剑山庄任凭叶公子差遣,那一把半神兵,每半年时间,无论我铸剑山庄发生任何事情,只要人还在,都会为叶公子打造,您看如何?”

    叶白蝉冷哼一声,玩味道:“我怎么知道大小姐所言当真,又或者说,这不过只是你们的片面之词,等过了明日之后,陈药师成为铸剑山庄真正意义上的主人之后,不会过河拆桥?”

    陈洛狮微微一笑,说道:“叶公子若是不信,奴家与整个山庄,都愿意立下字据为证,又或者说,您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当场提出来,只希望,我铸剑山庄的诚意,叶公子真的能够感受的到。”

    说到这里,陈洛狮将手中的那一碗莲子羹递上去,沉声说道:“叶公子,喝下这碗粥,您去乱葬岗一趟,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您看可好?其实也不是太复杂的事情,无论我那位堂弟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您只需要将他的头颅带回交给我就好。明日我爹会布下一场大局,那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死士若是敢来,定然能够将其一网打尽。这其中,叶公子只需要在一旁看着就好,根本不需要您耗费多少力气。如此一来,叶公子不仅能够得到一件半神兵,还能够得到我铸剑山庄最大的善意,岂不是两全其美。”

    “您该知道,当今整个南瞻部洲,我那位大伯身死之后,世上便是再也无人能够拥有神兵利器了。叶公子若是有了这一件半神兵,以及我铸剑山庄最大的友谊,您想想,今后在您的宗门之中,还有谁会是您的对手?公子本来就已经是当世人中龙凤,再有这半神兵锦上添花,想来他日扶摇而上,成为青叶宗门真正的核心子弟,也不会是太过遥远的事情,公子认为这件事情,究竟是做得还是做不得?”

    叶白蝉闻听此言,心中已经有些颇为动心,不可否认,陈洛狮所说的话,的确是极为具有吸引力。

    沉默许久之后,叶白蝉终于还是点点头,冷声说道:“罢了,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再做一件违背本心的事情吧。”

    陈洛狮微微一笑,点头赞道:“叶公子心性绝佳,奴家在此便先行预祝叶公子马到功成了。”

    叶白蝉看着女子掌心之中那一碗莲子羹,冷笑说道:“免了,在下又如何确定,大小姐的这一碗羹汤之中,是否又被下了一碗散功水的剧毒?大小姐的好意,在下心领,至于这碗汤,我看小心为上,还是不喝微妙。”

    听到这句嘲讽十足话,陈洛狮的整张脸,顿时变得极为苍白,叶白蝉的言语,无疑是彻底触碰到了陈洛狮心中最不愿意碰触的那一块。

    对于亲手将自己的那位堂弟置于死地,陈洛狮又如何能够做到真正心如止水,没有任何心结?

    “难道叶公子以为,奴家当真便是那种蛇蝎心肠的女子?”

    叶白蝉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冷声说道:“难道不是?大小姐可不要告诉在下,当日联手布下那一场血腥围杀,你是有苦衷的。”

    似乎是再也不愿意与这女子多做言语,叶白蝉冷哼一声,转身回到桌案前,将那一把碧青长剑握在手中。

    长剑入手,叶白蝉整个人身上的气势似乎也是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看了陈洛狮一眼,冷声说道:“在下今日再相信铸剑山庄一次,但若是过了明日,你山庄还要戏耍于叶某,就别怪叶某心狠手辣了。”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手中长剑陡然出鞘,伴随着“沧浪”一声响动,手中的那一把长剑,顷刻之间,凝化出一道碧青如蛟龙的青色剑气,瞬间奔涌而出。

    剑气如银河大瀑一般,气势极为恢弘,那一张上等书案,原本是以质地最为坚硬的辛梓之树打造而成,所能够承载的重量,即便是上千斤的东西,也绝对压不跨,却不曾想,在剑气甫一落在上面的时候,书案竟是直接炸裂开来。

    轰——

    见到这一幕,陈洛狮的面色登时变得更加的苍白,手中的托盘再也拿不住,直接掉在地上。那一碗羹汤,散落的四处都是。

    “剑气外放,隔空斩下,竟然能够凝聚出一道完全形如实质的杀招,这等手段,到底到了什么境界?”陈洛狮虽然并非修行中人,但是他见过洛水城诸多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对于每一重境界所能够展现出来的威力也算是了如指掌,但却从未见过如此手段。

    莫非,此人已经达到了三境之上?

    世间修行一途,向来是被划分为九重境界,其中第一重为知微,可以感知天地元气,慢万物运转之流速。

    第二境界止水,可以使得天地元气如水一般,完全凝在周身上下,如披甲胄,可刀斧加身而不伤,水火不侵。

    止水境界,已经是陈洛狮在这洛水城中所见到的最高手段了。即便是自己那位曾被誉为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堂弟,也不过只是将止水境界修炼到了极致,使得止水境界,形成一尺气墙,无人可破。

    可是这气机外放,相隔着整整一丈的距离,一道剑光掠过,竟然隔空斩碎了整张桌子,试问洛水城中,又有谁能够做到?

    莫非他已经到了止水之上?

    此时,对于叶白蝉所展现出的手段,房屋顶上的陈青帝,同样全部看在眼中,右眼的重瞳中,金色光芒顿时变得更加的明亮,似乎是从中瞧出了更为不同寻常的东西。

    “神隐境界。”陈青帝陡然想到此处,面色顿变。

    神隐境界,可以将丹田气海之中的无尽气机凭空外放,已经不是凝停在周身上下了,而是如江海一般奔涌而出。

    修行到了这一境界,拈花飞叶皆可以杀人,对于天地元气的掌控,更是到了一种鬼神难测的境地。

    神隐境界一瞬间施展开来之时,叶白蝉双目颜色也随之变化,周身上下有着一层淡淡的元气层在不停的波动。这一刻,他知微,止水,神隐三重境界同时施展而出。

    感官前所未有的敏锐,叶白蝉突然察觉到在这一方天地之中,除了自己与陈洛狮的气息之外,尚且还存在第三人。

    一念至此,叶白蝉目光陡然变得阴寒无比,对于他这种人,一旦是决意动手,便注定无所阻挡。

    而且以叶白蝉的修行天赋,适才在展现出止水境界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蓄势的时间,直接便是汇聚出七寸气衣,不费吹灰之力。

    白日之时,洛水城那条破旧商业街楼阁之中的麻衣老者徐福,也曾经施展出七寸气衣的止水境,但是后者在气衣结成之前,耗费了许多时间,先是以掌心汇聚天地元气,而后骤然握碎,使得元气如蜡烛遇到明火一般,渐渐融化开来,散布在周身上下。

    如此方可使成。

    可叶白蝉却是与此完全不同,前后所用的时间,不过只是一个呼吸而已。

    这般速度,这般对于止水境界的感悟,当真空前绝后,陈青帝甚至隐隐感觉到,虽然自己的止水气衣一尺之厚,尚且凌驾在对方之上。但若是单论时间的话,似乎对方反倒更胜自己一筹。

    修士之间的生死之战,哪怕只是一个愣神的功夫,或许都能够完全决出生死,这一瞬之间 ,足以决定很多东西。

    陈青帝心念千回百转,半月前两人之间交手,自己因为身中散功水的剧毒,再加上身受重伤,对于后者的手段没有直观的判断,但到此刻,他终于有一个清晰的认知了。

    此人,定然是自己在这洛水城中最大的劲敌。

    便在这个时候,房屋之中的叶白蝉猛然抬起头,厉声喝道:“谁?”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是其中所蕴含的气势,却当真极为强大。

    距离叶白蝉最为接近的陈洛狮,只感觉到面前仿佛有一阵罡风掠过,直逼迫她连眼睛都无法睁开,下意识后退了数步之多。

    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叶白蝉目光凌厉,知微感知下,便是直接注意到了屋顶之上一块被揭开的瓦片。

    接着四目相对。

    叶白蝉由而见到了陈青帝的那双眼睛,诚然如今的陈青帝依旧是鬼甲面具遮挡住整张脸,根本看不清面容,但是仅仅是从那一双眼睛之中,叶白蝉便是瞧出了某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高手,此人定然是个高手。”

    叶白蝉没有丝毫犹豫,手中长剑在手腕上陡然旋转,而后在半空之中横削出去,一旦剑光如同大江一线潮水火速铺开,冲天而出。

    哗啦——

    只听得一声砰然巨响,头顶之上的无数瓦片,顷刻之间散碎落了一地。

    烟尘大作之际,房屋之中的光芒,直接落向外处,蹲在屋顶上的陈青帝身形一个踉跄,险些坠到地上……

    神隐之气。

    好强的叶白蝉!

    </div>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