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349章 巧合?  乡野村民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片刻后,皇甫铎出现,瞬间出手,将刺入皇甫云脖子的针逼了出来,皇甫铎面色难看,迅速拿出丹药为皇甫云服下。

    可是皇甫云的脸色苍白无比,嘴唇发乌,显然中了奇毒。

    迅速的,皇甫铎将和皇甫云扶起,躺在了书房里供皇帝休息的软塌上。

    外面,宫女和源源不断的侍卫输死搏斗,最终血溅当场。

    “留活口!”闻讯赶来的尉迟计大喝一声。

    可是宫女自知必死,手中的匕首瞬间刺进了自己的心脏,当场殒命。

    尉迟计迅速前去检查宫女的尸体,结果什么也没有搜到,没有一点关于身份的信息,让尉迟计面色阴沉无比。

    “陛下怎么样?”尉迟计跑进了书房。

    此刻皇宫中供奉的长老近乎全部齐聚书房内,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皇甫云,一个个神色很是难看。

    皇甫铎眼神锐利无比:“皇帝中了莫名的毒,万毒丹都无法解除,很是罕见稀有。”

    尉迟计神色凝重道:“会是什么人做的?居然能够摸进皇宫里,还能够接近陛下!”

    “查,一定要找出幕后黑手!”皇甫铎当即令下。

    如今皇帝昏迷,生死难料,身为皇宫供奉长老中的第一人,皇甫铎立刻担当起了下来。

    “是,长老!”尉迟计拱手。

    “这消息不得外传!”皇甫铎看向所有人。

    “是!”

    尉迟计离开,长老们迅速为皇甫云检查,结果无一例外,没有人有能力解除皇甫云的毒。

    但是这毒又十分奇怪,并不会将皇甫云毒死,只是让皇甫云昏迷不醒,似乎对于灵识有极大的压制作用。

    “大长老,会不会是”一名长老不确定的开口。

    皇甫铎却皱起眉头:“没有凭据勿多言!”

    “是!”说话的长老神色一肃。

    皇宫里,皇帝居住的地方,全面封锁,不准任何一个宫女,一个太监进入。

    这时候,一个十分美艳的女子,带着五六个十分娇俏的宫女,仪态万千的款款而来。

    顿时禁卫们纷纷行礼:“拜见娘娘。”

    容贵妃似乎自言自语道:“多日不见皇帝了,倒是有些想念!”

    边说,容贵妃就边往里面走。

    但是却瞬间被禁卫队长拦下:“娘娘恕罪,陛下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呵呵,难不成我这个当太妃的,也不能进去了?”容贵妃神色颇为平和,但是语气却隐含怒气。

    队长抱拳,面色为难:“娘娘恕罪,陛下有旨,属下必须遵从。”

    “放肆,连太妃娘娘的凤架都敢拦!”旁边的女官瞬间呵斥起来。

    随即,容贵妃等人就要朝里面走。

    可是毕竟是上容贵妃,如今的荣太妃,是这后宫的主人,更是比皇帝还高一辈的存在。

    禁卫们虽然有心阻拦,可是却也不敢动粗。

    却在这时候,皇甫铎忽然出现:“放肆,怎么敢对太妃无礼!”

    禁卫们纷纷后退,容贵妃看见皇甫铎,顿时屈膝行礼,她以前是贵妃,新皇帝登基之后,就成了太妃,但是在皇甫铎面前,依旧是晚辈。

    “妾身见过皇叔。”

    “不用多礼,你随我进来。”

    皇甫铎看了容贵妃一眼,眼神有些冷冽。

    只有容贵妃进入皇帝的寝宫,其余的宫女女官,尽皆留在了外面。

    当看见躺在床上面色苍白,不知情形的皇甫云,容贵妃顿时震撼的后退了好几步,要不是皇甫铎扶了容贵妃一把,容贵妃险些摔倒。

    “皇叔,这是怎么回事?谁伤了云儿!”容贵妃眼眶一红,就是一副伤痛急切。

    皇甫铎看见容贵妃的样子,叹了口气:“就在两个时辰之前,皇帝被人刺。”

    “刺客呢?”容贵妃止住哭泣,但是还是不住抽噎,似乎是一个毫无主见的可怜妇人。

    “自尽了。”

    “可知道是谁做的,皇叔,一定不能放过幕后主使!”容贵妃再次哽咽起来,看着昏迷不醒的皇甫云:“云儿的伤势要紧吗?”

    “应该没关系,太妃不必心忧,我们正在查幕后主使。”皇甫铎神色平稳。

    这一刻,容贵妃目光一闪:“西北王呢?有西北王坐镇,居然还有人敢来放肆!”

    “西北王出城了,那位圣人,恐怕也出城了。”皇甫铎面色渐渐有些阴沉。

    容贵妃叹了口气:“这刺客真会选时间,如果西北王在,那位圣人必然也在,这些刺客哪里敢乱来,皇叔,怎么还不去唤西北王回来,要是再有人来,云儿怎么办?”

    皇甫铎看了容贵妃一眼,淡然道:“太妃,皇帝遇刺的消息暂且不宜让外人知晓。”

    “西北王也不让他知道?”容贵妃一愣,似乎不太明白。

    皇甫铎皱眉道:“你刚才倒是提醒了本长老,西北王恰巧在这个时候出城,不是太巧合了?”

    听到这里,容贵妃面色一白:“这不会的,西北王可是我们皇甫家族的大恩人。”

    “小心为上。”皇甫铎郑重道。

    “好。”容贵妃流着泪,走出了皇帝的寝宫。

    到了远处,原本哭泣的容贵妃瞬间恢复了冷淡的神色,眼中似乎有神光,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

    皇帝的遇刺,的确很是保密,皇宫中没有任何消息传出,甚至李小宝的月夜也没有得到消息。

    此刻,李小宝正和皇甫蓝月在河边慢慢的走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玉也没跟上来,只有他们两人。

    皇甫蓝月歪着脑袋,问了一句:“当年如果不是被人拦截,你是不是真的要带我去行走江湖?”

    “是,要不是碰到了扶幽,我就真带你走了,不过后来听说你是公主,那就不行了。”李小宝老实道。

    皇甫蓝月眨巴眨巴水灵灵的眼睛:“我是公主又怎么了?”

    “要是带着你跑了,那可是掳劫公主的罪名,普天之下,哪里还有哥的容身之地?”

    “哪有那么夸张,你以前被那么多势力对付,你不也是好好的?”皇甫蓝月笑了笑。

    “那也是我运气好,不然的话,估计不知道躲在什么深山老林里呢。”李小宝自嘲的笑了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