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七十七章 入选国家队  天生就会跑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2010年8月19日,新加坡。

    从前两天开始,整座新加坡就进入到了一种沸腾的状态,城市街头到处都是吉祥物lyo和rly两个吉祥物的身影。

    8月14日至26日,第一届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正在新加坡举行,这是第一次国际奥委会的大型运动项目在东南亚举行。

    青奥会的概念是由奥地利人约翰-罗森佐夫于1998年首次提出这一想法,但国际奥委会起初并不赞成举办青奥会,一个是担心青奥会的出现会使得不少年轻运动员训练运动过量,另一个则是成本太高。

    一直到了2007年,国际奥委会主席雅克-罗格于2007年7月6日在危地马拉城举行的第119届国际奥委会会议上正式宣布了青奥会的计划。

    当时11个国家参加了青奥会主办权的竞选,最终新加坡以53票的成绩胜过了莫斯科的44票,成为了青奥会东道主。

    本届青奥会共吸引了来自204个国家的约3600名年龄在14-18岁的运动员,参加了26项体育项目的201项赛事。

    新加坡当地为青奥会准备了18个比赛场地,其中田径场地是著名的浮动的滨海湾体育场。这是一个浮动在海面上的体育场,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浮动平台。

    超过三万个现场座位,因为新加坡国家体育场于前两年拆建翻修,成为了这届青奥会的主体育场。

    不过滨海湾体育场的场地虽然很大,能够举办一场足球比赛,但并没有设置跑道,田径赛事并没有在这里举行,而是在距离城市中心的碧山体育场进行。

    碧山体育场现场有六千个作为,上午10点30分,整座体育场内已经是坐满了前来观看比赛的观众。

    “不要紧张,正常发挥出你应有的水平就好了!”

    陶江龙站在看着已经热身完毕的谢正,伸手轻轻给他拉了一下衣领,“这次呢,有国家队的几位教练过来看,你一直想进国家队,现在机会已经摆在眼前了。”

    “真的吗?是哪位教练过来?”谢正穿着一身红色的短跑服,虽然年龄不大,但身高挺拔,只有一股子年轻人的锐气,听到陶江龙的话后,不由眼睛反光。

    “你激动个什么劲,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了?”陶江龙轻拍了一下谢正的肩膀,面色微微一板,“每逢大事需静气,越是大型的比赛,情绪越要稳住。”

    “知道了。”

    谢正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看得陶江龙有些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再次开口说道:

    “我知道他们有人过来,但是不是这场比赛就来,我可做不了准,预赛而已。跟你说这个不是要给你压力,而是让你自己心理有点准备。”

    “嘿嘿……”听到陶江龙这么一说,谢正顿时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我觉得应该会是袁教练过来看我的比赛。”

    “好了,别想这些了,准备上场吧!”

    陶江龙看着这位自己退休前最后的弟子嬉皮笑脸的模样,忍不住笑骂了一声,“皮猴子,你要是跑不好,可别怪我不放人。”

    “放心吧,教练!”

    谢正小跑着朝旁边检录区方向跑去,听到陶江龙的话,又转过头,行了一个军礼,接着才继续小跑着离开。

    看着谢正离开的背影,陶江龙才慢悠悠的从旁边的椅子上捡起了自己随身带着的保温杯。

    虽然新加坡的天气很热,但他肠胃受不得冷,几十年下来的习惯,即便大夏天也是喝温水热水。

    轻轻抿了一口茶水,砸吧了下嘴,陶江龙才沿着通道,朝碧山体育场观众席最下方的教练和媒体席位。

    体育场内此时气氛已经越发热烈了起来,本届青奥会男子200米的预赛即将开始,整个场馆虽然不大,但前来观看比赛的观众还是有不少。

    “陶教练,这边!”

    陶江龙的身影刚一出现在教练席,就看到一个身量不高的男子就冲着他招了招手。

    “袁指导,没想到你今天就过来了!”

    陶江龙看着这名男子,脸上浮起了笑容,开口招呼道。

    “人才难得,这不刚好跟队过来,怎么也得来看看,这小谢还没进我们国家队,但我可是已经听不少人说过他的名字了。”

    袁郭华爽朗地笑着回答,他这话还真是没有带什么水分,国内出色的年轻田径运动员,他心里基本都有数,虽然他从粤省要比其他省份多选拔了几名短跑选手。

    但这却不是他只为了自己省份输送人才,而是他出身自粤省,那边的关系网络要比其他地方强得多。

    再一个粤省本身总体的短跑水平也要强一些,这些年进入国家队的短跑项目的运动员也会多几个。

    不过同样的,他对于其他省份的短跑运动员也是不遗余力的搜罗,国家队内部对于他的评价是能够跳出地域局限,为国家队发现和选拔最适合的队员。

    “我是想躲都躲不了你们!”

    陶江龙闻言笑着摇了摇头,谢正进入国家队这个事情,他知道是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了,不论是队里,还是谢正本人的意愿,其实都想进入更高的平台。

    但在他的心里,他一直是不那么愿意让谢正进入国家队,一方面是谢正现在的年龄还小,在他看来还有足够的时间再打打基础。

    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因为他快退休了,最后带的一个弟子,难免有些心软。这点和大多数的老人一样,总想将其留在身边。

    但雏鹰总会长大,需要更广阔的天空去任他驰骋。

    “陶教练,现在时间刚刚好。”

    袁郭华对于陶江龙的话,也不在意,老教练嘛,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情绪,特别是快要退休了,只是现在的情况还是不太一样。

    顿了顿,袁郭华又继续说道,“现在是2010年,小谢是还年轻,但他成绩的上升势头很好,现在跟着国家队训练,明年是世锦赛,打磨一下,后年可能就有机会参加奥运会了。”

    “接力队现在是怎么一个情况?就那么缺人?”

    陶江龙心中其实早已经动摇了,不过话到嘴边语气还是让人听着有几分刺耳。

    袁郭华笑了笑道:“人是不缺,但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呐。现在接力队第一棒的苏丙天和第二棒的章裴孟都很成熟了,第四棒叶钦这个就不用我说了,整个队伍他是核心。现在就是还欠缺一个第三棒。这不是说我们国家队没人能跑了,而是要一个水平高有潜力的不容易。

    我要的也不是现在,要的是两年后的奥运会,五年后的世锦赛,六年后的奥运会……这样的运动员才是我要的,才是我现在要开始找寻培养的。”

    “你这个总教练果然真是未雨绸缪啊!”

    陶江龙皱着眉听完了袁郭华的话,心中也是一阵感慨。国家接力队总教练,带出了一系列出色的短跑选手不说,就是接力队在他手上一跃从亚洲水平,提升到了世界前列。

    这里面固然有除了一位超级选手的因素,但从其他选手的训练水平和赛场表现来说,足可见一斑。

    而且去年在粤省羊城举办的亚锦赛,中国队在男子4x100米接力项目,叶钦没有出场的情况下,同样战胜了日本队,拿到了一枚金牌,足以证明其能力,和这些年国内田径短跑选手的成长。

    “哈哈……”

    袁郭华大笑一声,面带红光,倒有几分为国选材的兴奋劲头。

    也就在此时,田径赛场上。

    第一届青奥会男子200米预赛已经接连进行了两组,刚好第三组选手上场。

    因为是第一届青奥会,选手的年龄又都是在14-18岁之间,参加的国家虽然多,但各个项目上能够达到参赛水平的运动员并不算多。

    男子200米四个预赛小组,总共也不过26名选手,只进行预赛和决赛。

    眼见预赛第三组即将刚开始,不论是陶江龙还是袁郭华,两人都停止了交流,目光全部投向了碧山体育场田径跑道上。

    一身红色的短跑服被分配到了边缘的第七道次,尽管谢正年龄不大,看着他但体形矫健,在一众选手当中倒也不显得稚嫩。

    一声枪响过后,比赛马上开始。

    从枪声响起之后,袁郭华忍不住就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他之前是没有现车看过谢正比赛的,但耳朵里听到这个名词已经有好多次。

    其中还有一次是去年的世少赛,叶钦去给选手加油鼓劲后,回来向他推荐的。

    果然,谢正从起跑之后,袁郭华就看出了这么选手的不凡之处,步幅很大,爆发力极为出色。

    这一组选手里,不少同龄的黑人和白人选手在身体素质上都远逊色于谢正,短短的50米距离,以袁郭华的眼里就已经判断出对方在弯道取得了领先优势。

    再到了弯道进直道阶段的时候,谢正已经遥遥在前,展现出来的速度竟是让袁郭华感觉有点想当年城运会第一次看到叶钦比赛一样。

    最终的结果也没有太大的悬念,谢正一路冲过了终点线,获得了这组预赛里的第一。

    成绩是21秒27,比同组第二名的美国选手兰德登-桑德斯的21秒81竟是快出了05秒之多。

    当四组预赛结束之后,在所有年轻的选手当中,谢正的21秒27是最好的成绩,即便是其他几个小组的第一名,成绩最好的,也和谢正有02秒以上的差距。

    看到这个预赛成绩,袁郭华已经再没有一点犹豫,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这样的人才应该来国家队了。

    在谢正这个年龄,叶钦能够跑出的成绩也不过如此。

    他不敢保证谢正未来能成长到叶钦那样的程度,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天赋绝佳的运动员不可能是大白菜,那种每一年都在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进步的顶级运动员可遇而不可求。

    但就冲着谢正现在展现出来的潜力,可以说让他觉得未来是相当看好的。

    首先一点是,谢正的身高很出色,虽然还赶不上叶钦和章裴孟,但是也有180,他虽然不是那种遵循身高选材的教练,但是身高所能够带来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

    另外一点就是爆发力和节奏上,谢正的步幅很大,但步频不慢,跑起来节奏很好,而且作为200米运动员的一个好处就是,随着他的年龄再大一些,逐渐进入到巅峰的期,肌肉力量成长起来,以后不论是兼项100米还是400米,都很有前途。

    这也是现在他们在选材上,开始注重寻找很多200米运动员的一个原因,出色的200米选手需要兼顾爆发力和速度耐力,这两点如果都出色,就可以兼项多个项目。

    赛后,袁郭华和陶江龙两人来到了后场,找到了刚比完赛神色还有些兴奋的谢正。

    “谢正,这位是国家队的袁指导。”

    陶江龙看着兴奋难耐的谢正,心底虽然依旧有些不舍,还是将袁郭华介绍给了谢正。

    他只是一个老教练,培养运动员这么多年,到了一定的层次,终究还是要往上面的台阶走。现在国家队采取的也不是以前那种大赛前的集训模式,而是统一训练管理。

    如果他再年轻几岁的话,说不得也会跟着谢正进入国家队,但现在已经是临近退休的年龄,折腾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放手。

    “袁指导!”

    谢正激动地和袁郭华握了握手,不提对方是国家队教练的身份,单是第一个全国男子100米秒表纪录的保持者,已经足够让他佩服。

    “谢正啊,我和陶教练已经聊过了,你愿意来国家队吗?”

    谢正先是看了一眼带了自己四五年的恩师,看对方微微颔首,才重重地点了点头,“袁指导,我愿意!”

    “那好!”

    袁郭华笑了起来,“那我就招你了,不过啊,还有个前提!”

    “什么?”谢正听到袁郭华这话顿时又紧张了一下。

    “那就是拿下这次青奥会男子200米冠军!”

    “好!”

    ……

    两天后,8月22日晚上20点48分。

    碧山体育场男子200米决赛如期举行。

    灯火通明的体育场内,谢正在和同年龄组别的八名200米决赛选手的比赛中,最终以21秒22的成绩夺得了青奥会冠军,正式入选国家田径队。l0ns3v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