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七十六章 重返田坛  天生就会跑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拉克韦雷。

    爱沙尼亚北部的一个小镇,位于波罗的海芬兰湾以南20公里。

    这座小镇有着悠久的历史,人类活动定居的迹象可以追溯到公元3到5世纪,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遭受过不少国家的统治和战争的洗礼。

    伴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爱沙尼亚独立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这座小镇和其他大多数欧洲的城镇一样,拥有自己的一些景点标志和特色,但在整个欧洲众多的城镇当中,并不起眼。

    2010年8月3日,这座在欧洲名不经传的小镇,迎来了难得的热闹。

    拉克韦雷镇体育场,外面张灯结彩,各种彩色的条幅飘动,一大早,本土不少闻风而动的居民已经聚集到了这里。

    一部分恰好途经此地的外来游客,被热闹吸引,同样来到了镇体育场。到了之后,很多人才发现,今天在这个小镇体育场进行的一场田径比赛。

    爱沙尼亚和芬兰两国举办的一场田径巡回交流赛,比赛级别不高,算是区域性的比赛,主要比赛地点就是在两个国家的各个城市间巡回开展,主旨则是在为了促进提升两国的田径氛围,选拔田径人才,同时也吸引一些国际上的优秀运动员前来参赛。

    而今天,两国的田径巡回赛正好来到了拉克韦雷这座小镇。

    一辆大众汽车穿过了拉克韦雷的街道,一路避让开行人,悄然停在了拉克韦雷镇体育场临时停车的过道口。

    外间的喧闹声从半开的车窗外传了进来,一名高大壮实的黑人青年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在车辆停下之后,没有马上下车,而是静静地坐在座位上,聆听着远处体育场传来的一阵阵呼喊声。

    “伙计,该下车了!”

    小车的司机转过头,是一名当地的爱沙尼亚小伙子,操着一口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朝着后排座位上的黑人青年和他旁边坐着的另一个中年黑人开口道。

    “走吧!”

    中年黑人伸手轻轻在黑人青年肩膀上拍了一下,语气之中似乎带着几分鼓励。

    “!”

    黑人青年轻吸了一口气,点点头,拉开了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

    似乎因为从狭小的车辆后排空间走出来的缘故,黑人青年在下车的一瞬间似乎听到了那座在他看来有些简陋的镇体育场里传来了更大呼喊声。

    而伴随着这些呼喊声,黑人青年的心脏紧跟着狠狠地跳动了两下,全身肌肉似乎都微微绷了起来。

    那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久到黑人青年都有些快记不住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感觉是在哪里了。

    黑人青年远远的眺望了一眼远处的田径赛场,接着转过身,走到汽车后备箱,从中年黑人手里接过了一个行李包。

    包的颜色有些陈旧,那是他好几年前买的,曾经伴随着他辗转过一个有一个田径赛场,但现在已经蒙尘很久了。

    口音怪异的司机在两人取完行李后,从前座探出头来,用口音怪异的英语说了一声,“祝你们好运”,之后汽车再次发动,朝着远处离开。

    黑人青年伸手将行李包单边带子挂在肩膀上,拉开拉链取出一顶棒球帽戴在头上,背包里还有一幅他之前准备好的墨镜,他的手指在墨镜盒上划过,最终还是没有拿出来。

    没有必要,不是么?

    黑人青年嘴角勾起,浮起一丝淡淡的自嘲之意。

    离开了这么久,整个世界发展变化又这么快,大概早已经被人有记得他了!

    “不过,我终究是回来了!”

    黑人青年脸上的自嘲一闪而过,很快神色又恢复平复,眼里却是浮现着无比坚定之色。

    “时间不多了,你还记得流程吧?”

    旁边的中年黑人已经朝着体育场走了几步,突然看着黑人青年似乎站在原地发呆,顿时转过头笑着打趣道。

    “当然。”

    黑人青年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没有太多想要开玩笑的心思,只是默默跟在了中年黑人身后朝着体育场走去,他的心中还有一句没有说出口。

    “我什么都可能会忘,但我一定不会忘了赛场,忘了跑道。”

    “是他?”

    “该死的,这人怎么来这里了?”

    “真的假的?”

    “他不是被终身禁赛了么?”

    体育场的检录区,当黑人青年换好一身短跑服出现的时候,瞬间一声声的窃窃私语响起。

    有刻意用英文说的,也有用当地爱沙尼亚语和芬兰语的。

    黑人青年自顾自的认真压着腿和拉伸着肌肉的关节,对于其他人的讨论,能听懂的他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能听懂的,看这些人的眼神他也能明白。

    如果说刚才来体育场的时候,那名本地的司机认不出他来,现在这里马上要参加比赛的人,肯定会认出他来。

    只是,这些人说讨论的内容并不见得那么让人愉快。

    没有人上来和他打招呼,在场的运动员都很年轻,甚至有一些可能和他相差了大概十岁。

    他站在这里,出现在这样低级别赛场的时候,已经是一个老家伙了!

    “你在多哈创造的9秒77平世界纪录的成绩已经被取消了!”

    “关于你的处罚已经下来了,禁赛八年!如果你不接受的话,很可能会直接将你终身禁赛!”

    “八年的时间太长了,那时候我已经三十岁,这和终身禁赛有什么区别。”

    “还是有机会的,如果你接受惩罚达成合作,后面有机会提起上诉。”

    “听证会的首席执行官同情你的遭遇,鉴于你的态度良好,还有你这次的事情和你第一次有直接相关联关系,仲裁组将你的你的处罚被减到了四年!”

    “你以为你是谁?世界冠军?你是个药罐子。”

    “你从十年级开始就没有打过橄榄球了!”

    “对不起,你的试训没有通过!”

    脑海里一阵恍惚的记忆闪过,他轻吸了口气,比赛还未开始,他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些过去。

    “不要有任何的压力,这就是一场很普通的比赛,普通到来现场的记者都没有几个,等我们比完赛离开这里,没有人会去关心的。”

    中年黑人走了过来,低声朝着黑人青年安慰道,“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去跑一场!”

    “洛伦,我可不是什么菜鸟。”

    黑人青年缓缓抬起头,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尽管他是被安慰的那一方,但他却用语言和眼神反过来宽慰起了面前的中年黑人。

    洛伦西格雷夫,这是他新的教练。

    这几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

    从遥远的美国,飞到欧洲爱沙尼亚,参加这么一场低级别的赛事,这是洛伦西格雷夫为他做的准备。

    在这里,参赛的选手们应该都能够认出他来,但大概来现场的观众认识他的人不会有太多。

    观众们都是健忘的!

    他们现在追捧的是叶钦,是尤塞博特,是杰森盖比他已经是一个过去式。

    所以,可能承受的压力也能够小一些。

    从巅峰跌落低谷大概只是短短一瞬间的事情,但从低谷再重回巅峰,这条路,不会那么容易。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很快,完成了赛前准备的他,听到了上场的准备。

    “加油!”

    洛伦西格雷夫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再多说其他的东西。

    该做的已经做了,该说的已经说了,剩下的,需要他自己去面对。

    拉克韦雷镇子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气温不高不低。

    体育场内一场女子100米的比赛刚刚落幕,赢得冠军的是本土爱沙尼亚的一名年轻女选手,引起了全场观众的欢呼和掌声。

    比赛的级别不高,但对于这座小镇的居民来说,能够在家门口看到一场精彩的田径赛事,还是很值得高兴的。

    在女子100米比赛落幕后,特别为了这次巡回赛安装的大屏幕上,出现了男子100米参赛选手的名单。

    “那是谁?”

    “竟然有个美国人来这里参加比赛!”

    “大概是新人吧!”

    观众席上,有不少人注意到了选手的名单,看到了一个美国国旗标识的选手,一个个都叫了起来。

    这种低级别的巡回赛有不少其他国家的选手来参加,但总体上来说还是以爱沙尼亚和芬兰都周边一些欧洲国家的选手居多。

    美国短跑运动员出现在欧洲赛场,至少也是田径大奖赛这个级别的,很少有出现在这样地区性低级别的赛事之中。

    毕竟作为田径大国,每年全美的田径赛事,还有中美洲的各种赛事,已经足够多了。特别是在短跑项目,美洲那边的比赛的水平要高得多。

    只是这样的疑惑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不少观众就注意到了出现在男子100米起跑线上的那名美国选手。

    有些人不认识,但渐渐的,却是越来越多的人都认了出来。

    不知从哪里开始,有了嘘声。

    激烈一点的呼喊也不时响起,有几个甚至从观众席上站起身,激动着年轻人叫喊着“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当然,更多的现场观众,其实还是处于冷眼旁观的态度。

    他们只是来看比赛的,不是真正的田径迷,并不关心太多。

    站在起跑线前,黑人青年习惯性的在跑道上走了十来米,又返回起跑线,调整自己的情绪。

    他听到了嘘声和叫骂声,但他没有在意。

    他曾经很多次设想过自己重返这条跑道的场景,是欢呼声还是嘘声

    嗯,大概是嘘声。

    只是,这个激烈的程度,比他预想得要低得多。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里远离了自己的国家,对于他真正在意的人并没有那么多。

    其实,从他认真开始训练,准备重返田坛的时,他就已经知道自己要面对的压力。

    “nrrs!”

    现场熟悉的就位声响起。

    “没有什么可以再让我畏惧的!”

    他缓缓走上助跑器,目光看着前方的终点线,默默地对着自己说。

    一声比赛枪声响起。

    整个体育场内,众人都探长了脖子,全神贯注地盯着起跑线。

    只见,在众多选手之中,那名年龄看上去最大的黑人青年,猛然冲出了起跑线。

    他的起跑加速不快,动作也不好看,似乎还没有适应比赛的节奏,但到了五十米之后,这名黑人青年猛然就从后面蹿了上来。

    同组其他年轻的运动员竭尽全力想要追赶,但距离越来越远!

    跑在他们前面的是一员老将。

    但同样他曾经是世界冠军!

    即便现在的状态远不在巅峰,但能够战胜他的人,并不在这个赛场。

    冲线!

    现场计时牌上,这一组男子100米的成绩出现在众人面前。

    10秒24!

    一个在国际大赛勉强进入复赛的水平,但在这样低级别的比赛里,已经足有拿到了冠军。

    黑人青年看着计时牌上的成绩,狠狠的咬了咬嘴唇。

    这和他巅峰时期成绩差距甚远,但他依旧心潮澎湃。

    他跪倒在跑道上,仰头朝天怒吼了一声。

    “我回来了!”

    “我贾克斯特林回来了!”

    没有人能够理解他此刻的情绪,四年的时间里,他也无数次冒出想要放弃短跑这项他最热爱的运动。毕竟四年之后他的状态是否还能保持,是个很大的未知数。

    他之前所累计的财富也有限,也不能日复日一的训练以度日。

    他在禁赛期间到数家俱乐部试训,然而都无疾而终他也回到过在弗洛里达州彭萨科拉市的高中母校当田径教练,也曾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东北部的一家体育馆当私人教练,只有经历了才知道,他是属于跑道的。

    此刻,没有人为他的获胜欢呼!

    8月16日,塔林r世界挑战赛,贾克斯特林以10秒17的成绩获胜。

    8月22日,约恩苏的芬兰精英运动会系列赛的最后一次比赛中,贾克斯特林以10秒13战胜了牙买加史蒂夫穆林斯,获得额男子100米冠军。

    8月31日,意大利罗韦雷托,贾克斯特林以10秒09获得了男子100米比赛的第二名,第一为牙买加新秀约翰布雷克,对方以10秒06的成绩获胜。

    一个月,四场比赛。

    禁赛四年的贾克斯特林重返田坛!

    :新书神秘梦魇需要收藏和推荐票,希望大家不吝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