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95章 亲眼看看才放心  裙上之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霍明翟双目里的赞赏与感恩的神色显然易见。

    长缨笑而未语,屈膝还了个晚辈礼。

    而后从石阶走下,到了庭院里石桌旁,先伸手请了霍明翟坐,自己才坐下,说道:“这恐怕只能说是缘份了。”

    霍明翟点头认同,又道:“这么说来,将军是都恢复好了。”

    长缨道:“虽然迟了点,但也好过永远想不起来。”

    当年她回到凌家后,凌晏试着让她回想起来,曾经把她遇险前后的事说给她听,她因而知道了霍明翟之所以会改变计划出现在那里,是因为他认定他的儿子脱困之后会去往钱家。

    因此他一面让佟琪去寻人,而他自己则一面去往钱家与杨肃碰头。结果就在途中遭遇了意外。

    而事实上长缨即便是不救霍明翟,只要她去钱家,都一定会落入傅容手中。

    傅容是不会杀霍明翟的,因为那样他给不了皇帝交代。

    从客栈里两个人的对话可以判断,在通州杀杨肃是傅容的主意,不是皇帝的,既然这样,他们可以阻拦霍明翟去钱家,却不能杀他。

    倘若杀了他,他不但无法向皇帝交代,更白白失去一个家底雄厚的霍家可利用。

    当时她的情况又不同,首先她虽然有背景,但始终跟宫闱扯不上直接关系,而她跟杨肃一起失踪,傅容又要杀杨肃,这就必然得抓她了。

    凌晏手脚再快,计划得再周密,也没有想到他会在那里遇见皇帝,更没想到这五皇子背后还有秘密。

    想到这里她又看向霍明翟,道:“王爷似乎并不知道先生当年到过通州,您没有告诉过他?”

    霍明翟道:“是皇上降旨交代不许说的。他不但不许在下说,他自己也对溶儿瞒得死紧死紧。我当时万没想到傅容竟是他的孩子,不然我”

    他叹了口气,又道:“也怪我,以为把那孩子交给傅家就可以放心了,倘若我也时常关注关注,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

    “倘若……不然就……”,类似这样的话语,长缨近来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可是偏偏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

    但老天爷终究不曾对人太过残忍,还让她得以有机会来揭开这一切,虽然说揭开的代价有些大,比如牺牲掉的凌晏,比如……荣胤,然而,凌家终究是完完整整地保住了,不是吗?

    她心里也很痛,可是总得向前看。

    如果在剩余的人生里,能够让姑母开朗安心,让凌渊他们兄弟能把凌家的家风发扬光大,让大宁从此安宁下来,也未尝不能算作是一种补偿。

    春风里,她低头拈了片花瓣,掸开来。

    春风里,杨肃带着一群臣子进了东宫。

    杨际与家人已经搬去十王府,当初杨肃进京时的府邸,如今成了他的住处。至于他的封号,会在明日之后拟定。

    宫人们正在拾掇殿室,杨肃看了两圈,最后停在庭院里道:“明日仪式先从简,不必要的流程都删去,但是消息要尽快传递到各府州县,以便稳定人心。”

    录事官记下来。

    杨肃拿过簿子来看了看,又还回去道:“你们都先去忙吧。”又道:“惜之跟我去趟大理寺。”

    谢蓬今日负责跟随杨肃。他问:“这个时候去大理寺做什么?”

    杨肃边下阶边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到大理寺,杨肃直接去了傅容停尸之处。

    尸体已经拿香料精心处理过,安置在棺材里,即便过去数日,仍旧还保留了原状。

    当初收尸之时底下人曾打算直接裹上草席吊上城门,是冯少殷制止了。没有人问为什么要制止?但杨肃没反对,便没有人敢不遵,最后到底被尊重起来。

    “抬出来。”杨肃道。

    大理寺卿闻言,连忙唤人前来。

    尸体又被安放在平板上。

    凌渊别开脸,凝眉望着墙壁。

    即便傅容是间接害死凌晏的真凶,也即便是害得长缨受苦多年的祸首,可这张脸终究是他从小看着长到大的这张脸,这副身躯在过去那些年里,也不知道他无意间相触碰过多少回,被他交付过多少信任。

    最让人恨的也许不是恶人的恶,而是恶人他除了恶以外,偏生还参与了旁人那么长远的年华,烙在光阴里,抠也抠不出来。

    谢蓬眉头紧皱着,目光紧盯着门板上的尸身,扶剑的一只手莫名也有点紧。

    杨肃拔剑挑开白布,又道:“把衣裳解开。”

    仵作们又把其衣裳解开。

    杨肃目光落在其手臂内侧一个形状不太清晰的疤痕上。

    虽然边界不太清晰,但仍能看得出来是个三叉戟的图案。

    杨肃久久地凝视着那烙印没有动。

    谢蓬同望着那烙印,目光也变有些深黯。

    “这是什么?”他问。

    杨肃摆摆手让大理寺的人出去,说道:“傅容去傅家,当年是我父亲送去的。”

    凌渊与谢蓬都转头看向他。

    “原本只是寄养,结果傅家的长子刚好夭折,让他顶上了。”

    杨肃收回手,望着他们:“家父说送出之前曾在孩子手臂内侧烙下过一只三叉戟的烙印。我惦着这件事,不亲眼来看看总是不放心。”

    谢蓬望着那“三叉戟”,长久后才将目光垂下来。

    ……

    长缨与霍明翟聊了会儿,便起身回了桂花胡同。

    杨肃回京之后表现有目共睹,而为着加冕一事,宋逞他们近日又紧急商定了几条利民政令出台,更是引来了百姓的期盼。

    大宁因为朝斗党争,动荡了多年,又牵连到多桩政务,导致海盗与流寇为患,百姓深受其害,如今好不容易反贼除了,权臣也不再成为掣肘,谁不欢迎朝堂迎来新气象呢?

    宫里为着明日新太子受封大典正忙得如火如荼,街头百姓便也为之而奔走相告。

    凌夫人已经着人到王府打听过好几次长缨的情况,凌渊再三保证说梁凤担保没有大碍她才忍住了贸然登门王府的念头。

    长缨刚跨进府门,秀秀连忙让人去凌家送讯了。

    一会儿徐瑾若也来了,带来了徐耀在辽东控制住局势,并且还将遣人护送辽王府献来的百匹骏马进京的消息。

    朝局虽然还未到最后平定的那刻,但,终究是一大步一大步地朝着好的方向行进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