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94章 以后我都不晕了  裙上之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转头,她看到床头支颐坐着杨肃。

    床头灯已熄了,看天色是凌晨,这个男人,大约是守着她而熬不住睡了过去。

    长缨挪到他跟前,支肘在枕上望着他。

    朦胧天光下,他五官轮廓依然无暇。

    这一年里所有的点点滴滴又夹在过去的记忆里浮上心头,她当年暗戳戳地想过要长久地记住那个少年,最后她忘记他了,而她这一世,还是见到了他。

    她想,这便是当初姑母教育她的,为善总有好报吧。

    她凑上前,轻轻在他唇边吻了一记,而后伸手环住他。

    四年前后的他比起当初壮实很多了,也不再是那个被她一逗就会脸红的青涩小伙,但他的心性没变,透过他这满身富贵,她仍然能看到他一颗赤诚的心。

    而这个少年,是她一个人的。

    杨肃因为她的拥抱而动了一下,身子下意识地绷紧,但很快放松下来,他扶着她的肩膀让她退后,将她锁入视线里。

    “你醒了。”他明显松了口气,目光情不自禁在她身上打量。一瞬后又把视线落回她脸上,抬手来揉她的额头:“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梁凤拿那么长的针扎你,你疼不疼?”

    长缨头挨在他肩膀上,嗅着他的气息,闭眼道:“当然疼。这里这里这里”

    她拿手指头在头上脖子上四处乱点着,仿佛还跟四年前一样欺负他看不见。

    杨肃定了一下,然后甩甩头醒神:“回头我去说说他。他这医术怎么越来越回去了。”

    他抬手帮她按摩着,又说道:“这两天真是担心死我了,这次怎么会昏睡这么久?”

    “多久?”

    “两天两夜。”杨肃说。

    长缨睁开眼睛。两天两夜……也对,没这么长的时间,哪里够她把昔年所有事再回顾一遍。

    “以后不会了。”她说道。“以后我再也不晕了。”

    杨肃明显没放在心上:“这能由你控制就好了。”

    “能的。”她说。

    杨肃没说话。

    长缨也没有往下说。

    她有大把的时间让他相信她会一直一直跟他在一起,更会一直一直地记着他,怕什么。

    “这两日你一直在这里守着我吗?”

    “……不是。”杨肃手指停下,看着她,“我倒是很想能守着你,可是宋逞提议把杨际留在京城监视着,还有傅军那边也时有军报传来,且明日便是我入主东宫的日子,这些我都推不开。”

    长缨接了他递过来的热茶,轻轻吹了吹。

    杨肃捏捏她的手说:“等事情忙完了,我再给你好好赔罪。”

    长缨尝了口茶,又喝一口,说道:“明日就大典么?”

    “是。”杨肃给她拭着唇角水渍,“明日我就得搬去东宫了。圣旨已经传下来了,赶制的朝服也将要完工。梁凤说你没大碍,可是我好怕你赶不上看到我走上那个位置,如果那个时刻不能有你参与,那多没意思。”

    “幸好我争气。”

    “不是,是幸好我运气好才对。”

    长缨笑着捏他的下巴。

    杨肃照旧乖顺地任她捏。

    长缨想起自己四年前趁他之危诓他立婚书,脸上简直如泼了辣子。

    她摸摸肚子:“我饿了,你让人弄点东西给我吃吧。”

    杨肃遂扭头把人唤来。

    太监们也机灵,早就嘱了厨下派人值守,很快香喷喷的两碗阳春面,几样开胃小菜,外加好消化的汤头软食什么的,都呈上来了。

    长缨心情开阔,食指大动,一整碗面吃完,又吃了几块点心。

    杨肃见她犹两眼发亮地盯着自己的面,不由伸掌把碗盖住:“你连饿了两日,不能多吃。”

    正好紫缃与梁小卿听说长缨醒了,也跨进门来,听到这里梁小卿就道:“上年在蜀中,有个牢犯放出来后吃了好几大碗饭,当天夜里就给撑死了!你急什么,真饿的话过会儿再吃便是了。”

    杨肃不满地瞪她:“谁教你这么说话的?”

    梁小卿立时闭嘴。

    长缨轻快地站起来,对窗伸了个懒腰。窗外花正好风正轻,正是阳春三月里。

    杨肃见她这一醒来竟格外轻松灵动,与之前的模样大为不同,猜不出来是为什么,但是莫名高兴,因为隐隐间觉得当年他感受到的那个沈琳琅又一点点回来了似的。

    梁小卿看着长缨无碍,便去喊梁凤了,紫缃则去打水给长缨洗漱。

    杨肃隔着道纱橱,同在里屋更衣整冠,这早起同服膳,又同整衣,莫名就显出几分旖旎意味来。

    他隔着壁问她:“长缨儿,你从前认得我父亲么?”

    长缨没回答,反倒道:“我来之前,你跟你父亲说些什么呢?”

    杨肃便把霍明翟所说的傅容如何到达傅家的身世跟她说了。

    长缨自宫女端来的托盘里挑了对耳铛在手里捻着,傅容的影子又在眼前一闪而过。

    梁凤过来给长缨把了脉,确定无恙,开了个安神的方子给她。

    杨肃舍不得走,看着紫缃给长缨挽发梳髻,直到秦陆来催请说宋逞带着礼部官员与司礼监的人过来了才起身。

    如果不是傅容这事一打岔,再过几日便是他们的婚期。

    如今按时成婚也太仓促了,而他入了东宫之后很快便要上位登基,太子期间迎娶她也是做不到,这么一来便得等到他登基之后了。

    但是今日长缨莫名地大方,不但肯主动亲近他,还肯用他的器具洗漱,挑他给她备好的首饰,这不见外的样子,令他已很高兴。

    长缨收拾好之后则去了拜访霍明翟。

    霍明翟住着西配殿一座院落,春光明媚的早上,他立在巨大玉兰树下拈须。

    看到长缨来,他收手迈出树荫,远远地冲她深施了一礼。施完之后直身,又再躬身行了一礼。

    长缨微微一笑:“霍先生何必如此?”

    霍明翟也微笑:“这第一礼,是谢过将军当年救命之礼,第二礼,才是在下拜见将军之礼。”

    “原来先生还记得我。”长缨含笑迈过花枝,缓步上了庑廊。

    “自然是记得,只不过,从来没想过溶儿当初心心念念的沈姑娘,竟然会是凌侯爷的宝贝侄女。

    “更未想到还会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为替在下解围,却让自身落入了险境的女中英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