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92章 他是皇子!  裙上之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沈璎随凌晏离开了村庄,去往镇上召集护卫回城。

    却在两人打尖的当口护卫来报:“徽州霍家的家主霍明翟也在镇上。”

    沈璎知道这个霍家,响当当的江南皇商,传说富可敌国,但是也帮衬了皇上不少,因此既富贵又安稳。

    他脾气又热情随和,在京师走得久了,也结交了许多同辈的权贵。凌晏也曾是霍家在京别院的座上宾。

    凌晏闻言就笑道:“他在哪里?”

    护卫道:“对面的余祥客栈。”

    凌晏乐呵呵地招呼沈璎:“姑父带你去见见这位富有的霍伯父。”

    沈璎乖巧地跟着出了门。走到门下,凌晏看看她身上,又犹豫起来。

    她知道是为什么,她这几日在泥土与尘埃里打滚,即便是也有沾水拾掇,终究不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凌晏这也不是嫌弃她,更多的还是考虑到她的感受。

    反正她对大人们之间的应酬也没有什么意思,就道:“不如姑父去吧,我去买身衣裳先洗洗换了,不然回头也不好进城。”

    凌晏答应了,派了护卫跟着他,然后往对面去。

    天色还不算很暗,街头还有好些店铺没打烊,她找了间裁缝铺把成衣买了,趁着改腰身尺寸的工夫去往隔壁的胭脂铺子买胭脂花钿。

    铺子里居然没有人,沈璎等了会儿,还不见,便留下护卫,然后取了衣裳回客栈。

    要了间房,刚把门关上,隔壁也传来房门开启的声音,随后也关了,沈璎边就水洗漱,边无意识地听着隔壁动静。

    楼板是木头制的,走动本就有声音,但隔壁的脚步却似被刻意压制了下来。

    出于习惯,沈璎提起了几分警觉心。

    但隔壁又没了动静,她顿一下,继续洗脸。这时候有人说话了:“此地安全吗?”

    这声音冷冽沉厚,一听便让人联想起粗壮身材的汉子。

    沈璎情不自禁地放下帕子,看了眼盆里晃荡着的水,麻溜地解下外衫卷进去掩住水面,而后藏入床底,抓住床底板,贴在床板下。

    一会儿房门被敲响,声音也响起来:“有人吗?借点茶叶。”

    正是先前那道声音。

    沈璎屏息未语,接而不久,便有人推了门,脚步声缓缓挪进来。听声音,是四处查看了一圈,而后停在床前不远,站了站之后又快步出去了。

    房门依旧被关上。

    沈璎直到那脚步声又入了隔壁,才松手下地。

    出了床底,她挑着了墙壁柱子的一点缝隙,贴耳听去。

    “两边隔壁人都不在。什么情况?快说吧!”

    “四处不见人影,我觉得人还活着的可能性不高。他眼睛原本就被毒瞎了,不能视物,又中了那么多剑,还能留下命来也是奇迹了!

    “更何况,我今儿见着了武宁侯凌晏,当日被撞翻下山的马车确认是凌家的表姑娘,后来霍溶不见了,那丫头也不见了。

    “但今日我见着凌晏身边有个丫头,看来应该是那姓沈的丫头不假!她既然出现了,更能说明霍溶死了!”

    “不能想当然!得彻底弄清楚!五爷要的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而不是一个应该!”

    “那我能怎么办?!这通州犄角旮旯那么多,真死了这么多天,怕是尸骨都被兽叼了,我上哪儿找去?!”

    隔壁出现了静默。

    但紧接那汉子声音又笃定地响起来:“不是说凌家的表姑娘沈璎跟他一起失踪的吗?既然沈璎出现了,那就去找她问问!”

    “这怎么问的出来?人家一个大姑娘,还是侯府的千金,她还能跟咱们承认跟个男人一起失踪?”

    “你不会想办法吗?!”

    那汉子语气又加重了,“统共不过是个黄毛丫头,你们连她都奈何不了?!”

    对方似乎无话反驳,没吭声了。

    沈璎听到这里若还不能明白也太傻了,原来那个少年叫霍溶!而这些人居然已经知道她的身份?

    但回过神来她又咬起牙来,知道这俩家伙憋着坏水,没想到还把主意打到了她的头上!

    她也不动声色,依旧耳贴墙壁。

    “可是凌晏也在这里,我总觉得这事不好下手。我们惹不起武宁侯府。”

    “武宁侯府算什么?你忘了五爷什么身份?那霍溶已然成年,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被召回京城封王开府,到时候他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子了,哪里还有这样好的机会再弄死他?!”

    那边声音虽低,但沈璎却听清楚了!

    宫里皇子几个她清楚得很,眼下该之国的都之国了,年纪小的都还在宫里养着,这里怎么突然又出来个皇子要封王开府?

    而且,居然还是那个她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少年?!

    她被这消息炸得有点懵,听到隔壁房门响,她又迅速来到房门口,开启一丝门缝往外看去。

    隔壁出来两个人,均作寻常打扮,面上看着毫无异样,但眼底隐现的精光却暴露出他们的戾气。

    凌晏回来的时候沈璎还在房里坐着。

    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当然选择禀报。才找到了侄女、又跟老友叙完旧,还沉浸在舒适心情里的凌晏乍然听闻只当她在胡诌。

    直到她一再强调,又等到派出去跟踪的护卫回来说到那两人的去处,她劝说着他找过去把其中一人逮住审问出来,他才终于露出满脸惊诧之色!

    “姑父脸色为什么这么奇怪?”

    她忍不住问。

    在她看来,就算皇帝偷偷养了个皇子在外头,这也不值得他见惯风浪的堂堂武宁侯如此震惊。

    “你可知道你霍伯父的长子也叫霍溶,而他此番北上,就是来找他儿子的!”

    沈璎也愣了:“您是说我救的那个人,不但是皇子,而且这皇子还养在皇商霍家?”

    凌晏点头,而后面色凝重道:“既然他是皇子,这件事我们就撂不开手了。

    “眼下即便把霍溶下落告诉霍明翟,靠霍家的力量只怕也保不住他。

    “铃铛儿啊,你还是回山上去吧,眼下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究竟有多少人,是什么底细,贸然上山把人带走只怕会引火烧身。

    “我差几个护卫给你,让他们潜伏在山下。我则去打探打探,回头找到机会了我再知会你让你把人带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