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89章 她在哪里落下的病根?  裙上之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事后我们就快速回了徽州。

    “而我们刚刚安定,傅明江就送信来了,说傅夫人生的那胎夭折,为了宽慰老人家的心,他打算就让傅容就顺理成章成为傅家的嫡长孙,而把真相瞒下,让我不要吐露出去。

    “我原本只想让何家的孩子能在傅家平安长大,并不指望他会入傅家族谱,没想到傅明江竟然肯让他顶替傅家的嫡长孙,我十分意外,但他已经决定,我也找不出理由反对,事情也就这样定了下来。

    “而皇上究竟什么时候知道傅容是广淑王所生,我却不知道了!而傅容竟然是皇子,我就更加不清楚了!”

    霍明翟说到末尾口干舌燥,端茶连喝了好几口茶润喉。

    杨肃定在那里,好半日才收回目光,怔怔地望着地下。

    “那你们又怎么肯定傅容就是皇子,而不是傅夫人所生的傅家嫡长子?”

    “那是何家的唯一独苗,我自然也怕有闪失,所以我当时也是留下过他的手足印的。而且我还在孩子的左臂内侧烙了个三叉戟的烙印。因为三叉戟是一代广淑王擅用的兵器。

    “后来我在傅容臂上也看到了那枚烙印,虽然随着身量渐长,那烙印已经变了形,但它还在,就证明是他。”

    杨肃没有再往下问。因为其实傅容是皇子还是傅家的孩子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霍明翟解开了他存在心中已久的疑惑。

    “这么说来,父亲并不知道十二年前皇上来寻我是打的什么算盘?”他道。

    既然连皇帝什么时候与傅容相认的他都不知道,那显然是跟他一样被蒙在鼓里了。

    这也算说得通,既是那么重要的事情,皇帝怎么会泄露给霍明翟?毕竟他还是霍家养大的,霍家对傅容除去一段连他自己都不见得知道的救命之恩,余下毫无关系。

    霍明翟道:“我若是早知道傅容是皇子,我在知道的那刻就会告诉你了。

    “结合起傅家前后的事情,如今我不禁想,当初傅夫人死去的那个孩子恐怕也有猫腻,搞不好从孩子失踪那刻起,皇上就知道了,毕竟不可能傅容的母亲就在眼皮子底下住着,直到她生产宫里还不知道。

    “而且,奶娘是重要线索。

    “所以我又想,或许是从那时候起皇上就跟傅明江立下了约定,傅家牺牲一个孩子,给皇上养一个皇子,而回报就是让傅容将来承位。”

    杨肃出神片刻,道:“傅家大概不会想到,傅容若真做了皇储,他们也会被皇上拿来开刀。”

    “那些事情就说不准了。”霍明翟叹息,“这一路过来我只是后怕不已,如果不是你们一举破了这死结,那凭我知道傅容的母亲是谁,皇上八成到最后也不会饶了我。

    “他这么多年都没跟我提过半个字我当初救下的孩子是皇子,自然一直是防着我的。”

    杨肃不竟回想起曾经长缨跟他提过的霍家种种,倒是不意外他这想法。

    “只是可惜了凌晏。”他心里沉重,长缨到如今也不能开心起来,他知道最大的原因还是人死不能复生,不管怎么说最疼她的姑父还是不在人世了。

    所以即便他们赢了傅容,赢了皇帝,她到现在也还是没见怎么高兴。

    “凌晏?”听到这里,霍明翟把凑近唇边的茶杯又放了回来,“说起他,四年前在通州,我倒是见过他一回。”

    杨肃蓦地抬头。

    “四年前?通州?”

    “禀王爷,沈将军来了。”

    太监这当口走进来传话。

    杨肃的疑问被打断,却还是下意识地扭头往窗外看去。

    果见长缨今日穿着鹅黄色的仕女春衫,梳着极衬她脸形的堕马髻,娉娉婷婷地立在门廊下,与谢蓬说着什么。

    她浑身上下没戴几件扎眼配饰,不过额间垂着只镶红宝的华丽坠子,点睛之笔地衬得她眉目如画,娇艳犹甚院内牡丹。

    杨肃已坐不住,站起来,和声跟霍明翟道:“父亲还没见过长缨的,正好来了,咱们见见她吧。”

    长缨有官职在身,且还不低,过不久她还要当皇后的,霍明翟理论上确是该见一见。

    他便起身,随在杨肃后头出了殿门。

    长缨本是来打听看看战事进展的,听说霍明翟来了,想着他们父子才见面,定然有许多话说,便没打算进殿,跟谢蓬在门下聊了起来。

    谢蓬道:“辽东那边徐耀已经有回应了,徐澜跟侯爷正跟进这事。”

    长缨刚想说要去徐家看看,后面就传来杨肃声音:“长缨。”

    她回头看去,他跟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稍稍错肩地往这边走来。猜到是霍明翟。

    正想打声招呼,目光却忽然又定在霍明翟脸上,她盯着这张脸看了又看,最后蓦然间睁大了眼睛,脸色也倏然变白!

    平素多沉稳的一个人,她此刻竟踉跄了两步,接而双手抱头,痛苦地闭上眼睛,屈膝蹲在了地上!

    杨肃大惊失色,连忙蹲下去扶她,谁知这就近一看,她额上汗珠都迸了出来,而脸色竟顷刻之间变得蜡黄,双眼紧闭,口里也含糊不清地念叨起什么来!

    “你怎么了长缨!”杨肃吓得不轻,一面喊着她一面打横将她抱起,疾步往后殿冲去:“传梁凤!快点!”

    霍明翟陡遇变故,更是从来没见过他儿子这般模样,也慌得跟着他一道去了内殿!

    途中瞧见长缨垂下来的一只手攥得跟铁拳似的,回想起方才,心中也疑惑,情不自禁小跑赶上杨肃,绕过去仔细看了看她的脸。

    这一看之下,随后他也吃惊起来了……

    杨肃将长缨平放在榻上,长缨似乎已经意识模糊,两手仍然在抱着头发在榻上滚动。

    杨肃心悬在喉咙口,感觉她是在头痛,一面毫无章法地替她按摩缓解,一面见霍明翟从旁一脸的惊色,生怕他因此对长缨生出什么不好的观感来,便解释道:“长缨受过重伤,有头痛旧疾,别的方面都很好。”

    一时倒是把长缨何以突然如此而给抛到一旁去了。

    霍明翟指着榻上,尝试了几次才组织好语言问道:“她这,她这是在哪里落下的病根?”

    “就是四年前,在通州让傅容给害的!”提到这个杨肃依旧咬牙切齿。

    霍明翟听完眉头紧皱,浮现着惊愕之色的目光落在长缨脸上,发起怔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