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88章 你期待听到什么?  裙上之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霍明翟身子一震,转过身来,脚步加紧将要抬手去拍拍他臂膀,看到他身上蟒袍及身后太监,又生生止住,改为端正地行了个礼。

    杨肃回了一礼,而后父子二人相携着坐下来。

    自徽州分别又将近一年,杨肃与霍家父母本就亲近,尤其此番又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理应更为感慨。

    然而当年的事情究竟有没有霍明翟参与还未水落石出,他便是思念也只能先克制。

    杨肃道:“听说父亲本是在洛阳?来这一路上可还太平?”

    霍明翟看他如此态度,暗里心知肚明。他未回避,说道:“明隶送货去洛阳,说洛阳牡丹今年开得好,邀我去看,我便去了。

    “刚到没两日,就听说京师出事,于是快马加鞭往京里赶。路上还好,侍卫们都很得力,专挑了避开乱军的地方。”

    “母亲他们不知几时能到?”

    “算算路程,还有几日应该也能到了。”

    杨肃搓着手指头,想着再寒暄也是别扭,遂亲手端了茶,奉到霍明翟手上,沉了沉气说道:“想必事情父亲已经听说得七七八八了,我还有些事不明,请父亲详解。”

    “你说。”

    “皇上当初把我托给父亲,究竟是出于什么想法?傅容的身世,父亲知不知道?”

    霍明翟听完沉默了片刻,说道:“孩子,你期待听到什么呢?”

    “当然是听全部的实情。”杨肃攥着拳,“我想知道,他当初送我出宫,究竟是为我好,还是根本就是不打算要我了。他是为什么挑中了父亲来抚养我?”

    霍明翟望着他:“这些事,你没问过他?”

    杨肃不吭声。他跟皇帝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又或者说,他压根也没想过要去问他,作为一个父亲,他在他这里已经完全失去了威信,不管皇帝说什么,他也不会再信的了。

    而相形之下,反倒是霍明翟的话他更愿意采纳。

    霍明翟没等来回答,便道:“那年我刚好送货到京师,那会儿家父还在,让我带了两块好玉呈送进宫,以取悦君心,以保霍家生意。

    “不料当时淑妃出事,他面见我的半途折去了后宫,我一时也不敢走,就留在乾清宫候着,没多会儿太监却传了我到太医院,还嘱我不要声张。

    “我到了太医院,皇上在内廷,手里还抱着个浑身血污的刚生下的孩子,那孩子脸色发白,我当时虽然才刚成亲,未曾育子,也看得出来不正常。

    “果然皇上随后就把孩子交给我,让我带着出宫去。说是你出生时时辰不好,看着也不像长命的样子,不要留在宫中。

    “想来他当时也是狠不了心把你处置了的,索给我,随后听天由命。因此也没有告诉任何人说淑妃生下了皇子来,但终究是皇子,因此手脚印什么的都还是留下了的。”

    霍明翟说完这段,便抿紧了双唇。

    杨肃静默了会儿,道:“我不相信。”

    霍明翟看过来。

    “我不相信。”杨肃站起来,“他若是会狠不下心,又怎么会在后来拿我去当傅容的垫脚石?”

    “可这是真的!”霍明翟五指在桌上轻叩了叩,语速也放缓了:“至于傅容其实,他跟我也有点关系。”

    杨肃顿住了。

    霍明翟叹气,提起当年的事情:“当年我抱着你出宫,没喝过一口奶的你差点在宫门下哭出来,我捂着你的嘴走出了半里地才将你放开,你已经只会哼唧着跟只猫似的了。

    “可我也不敢随便找奶,你母亲那会儿也在京师,看到你也是慌得不行。

    “我们俩都还没有生育,完全没主意。后来还是听铺子里的绣娘说及隔壁广淑王府传来婴儿哭,兴许有奶娘。

    “当时的广淑王府已经没落到只剩个壳子了,加上人丁不旺,城里没什么人把她们放在眼里。这也是我们能有勇气前往何家的原因。

    “我和你母亲抱着你走到何家前门,喊门则没人答应,打量是宅子太大,门房也不定尽心,便又抱着哼唧哭着的你去了后巷,想着那里下人多,总会遇到几个通报的人。

    “哪知道后巷也比我们想象中冷清,而我们刚走到巷口,就见着个婆子提着个提篮往巷子另一头去,而那篮子里布匹下还传来宏亮的婴儿哭声!

    “只是手里也抱着个娃儿的缘故,我们情不自禁随了过去,却听那妇人叹着气跟篮子里说:也是你命苦,托生在这家里。

    “我们听出来不祥之意,一时也不知跟不跟这去。哪知道你又哭起来,把那妇人惊动了,我们索性走过去,假装没听见,直接打听起奶娘来。

    “那妇人还真就是奶娘,原来是被聘到这王府来的。见你母亲给的钱多,十分愿意奶你。

    “你母亲跟她闲聊的当口,自然就扯到了那婴儿身上,才知道原来这孩子是王府里人生的。

    “你母亲看孩子身上裹的还是锦缎,就暗暗吃惊。想着王府能给孩子裹锦缎的定然不会是一般人,可当时何家只剩下最后一任广淑王了,那这孩子不是广淑王的又会是谁的呢?

    “跟奶娘道了别,你母亲就接着我跟了上去,果见那妇人立在河边,要将孩子投入河。

    “我与你母亲不忍,便跟那妇人假称需要养个养子才能化解灾祸,出钱跟她把孩子买了下来,又让他奶了你一些日子,直到我们找到愿意随同我们去徽州的你的奶娘。

    “我把孩子抱回铺子,只见生得倒是健康壮实,但留是留下了,可又怎么好往霍家带呢?

    “我可是才刚刚抱养了个才生下来的皇子,若是还养着个别家的孩子,且孩子的来历还不能往外说,来日皇上不会怀疑我成心混淆皇室血脉?

    “想来想去,我就想在京师找个人家把何家孩子给托付了。

    “我们霍家那些年已经在京师结交下不少世家勋贵了,我再三想过,发现傅家太太正好也快要生产了,而我跟广威侯世子傅明江正好日前又一起吃过饭,何家的孩子养在傅家长大也不差。

    “于是我找到他,隐瞒了孩子身份,将他托付给他了。而是夜就传来广淑王薨了的消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