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五章 都是命(一更)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朗月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根本就没当回事,觉得是外面的人瞎传,可是等她休息好再回到朝廷上的时候,女皇却突然当众宣布要立二皇女为皇太女。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让众大臣都愣住了,连白朗月自己都意外万分。

    在这之前大家虽然是听说了女皇准备立二皇女为皇太女,但那毕竟只是听说,并没有实则的证据,而且二皇女回来还没有多久,可以说在朝廷上根基未稳,女皇应该不会这么快就立二皇女为皇太女的。可是没有想到这还没有过几天呢,现实就给了她们狠狠一巴掌。

    这巴掌也同样狠狠的打在了大皇女脸上。

    可是站在大殿上的时候她却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连表情反应都有些控制不了。明明一早就已经猜到过这种可能了,但是真正来临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心脏被人重重的敲击了一下,然后钻出了一个血洞来,刺骨的寒风哇啦啦的从这个血洞里穿过,迅速让她僵冷住了身体,犹如置身于千年寒冰之下。

    母皇到底还是选择了白朗月,她最后还是选择了白朗月!她不明白,她到底是哪里比不上白朗月了?

    出宫之后大皇女谁都没有见,自己一个人关在了书房里,坐了一整夜,第二天就进宫了。

    女皇看着跪在下方的人,淡淡的掀了掀眼帘,道:“何事?”

    大皇女跪在地上,背脊挺直,目光沉沉,眼底有着压抑的疯狂。

    “母皇,儿臣不明,儿臣也不服,恳请母皇解惑。”

    女皇听到她这话似乎有些讶异,不由得抬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放下了手上的批阅奏折的朱笔,问道:“你想问什么?”

    “为什么,母皇,为什么母皇最后还是选择了朗月,儿臣到底是哪里比不上她了?这么多年,难道儿臣做的母皇真的一点都看不到吗?这么多年在西羌国为母皇分忧的是儿臣不是朗月啊!为什么朗月一回来母皇就要将她封为皇太女,这对儿臣不公平!儿臣不服!”大皇女满心的愤懑和不甘。

    女皇似乎笑了一下,“是啊,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你和老三在寡人跟前分忧,可为什么最后寡人选择的人却是朗月而不是你们两人中的其中一个呢?你认为呢?你今天既然敢到寡人面前来问,那就是心理有所准备了。好,你问了,寡人就跟你说个清楚,讲个明白,你若是能领悟到什么,也不枉寡人和你的一场母女情分,这是寡人最后能为你做的事。”说到最后,女皇神情一变严肃非常的看着她,话里意有所指。

    但是这会儿大皇女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多想女皇话里的深意。她现在一颗心全是不理解,怨愤和不甘。

    母皇说这是成全她们母女之间的情分,她今天进宫来问,又何尝不是呢?如果母皇能让她心服口服,那她就认输!若是不能,那就休怪她要闹个天翻地覆了!

    “寡人知道你心里一直觉得寡人偏心,从一开始就偏心朗月。这一点寡人承认,寡人的确是偏心的。都说人心都是偏的,这话没错。朗月是寡人正君所出,世人都知道寡人和正君年少夫妻,正君也对寡人情深义重,陪着寡人经历了许多,甚至最后还为救寡人而英年早逝。朗月是他唯一的孩子,又是嫡出,你说寡人偏心她这不是人之常情吗?换做是你,你能不偏心?你几个孩子,你就没有偏心哪一个的?”

    大皇女面色微微一僵,但眼底的不甘却更浓了一些。

    这一点她可以理解,在小时候父君也曾经和她说过,她真的能理解。

    可是她不能理解为什么白朗月离开离开西羌国这么多年,当年为了一个外族男子抛弃了西羌国,母皇还能原谅她,还要将她立为皇太女!一开始她也没有这么浓烈的争夺的心思,是当年白朗月给了她希望,是白朗月做的事给了她希望!

    她也是皇女,她想要女皇之位不也是很正常吗?又不是每个人都像老三,是个窝囊废!况且换做是任何一个人在那样的环境下都会生出别样心思的,这才是一个正常的人不是吗?除非她自认比老三还差,不然的话凭什么她不能有争夺之心?她根本就是认为皇太女之位非她所属,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可是白朗月又回来了!她为什么还要回来!

    女皇并没有看她,径自说着,既然要说,那就干脆说开了。如果最后她能醒悟,倒也证明她还有救,她还能护住她一命,不然的话

    “你性子一向浮躁,好高骛远,而且手段狠辣,你做过什么事不用寡人再给你重复一遍。寡人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朗月离开这么多年,寡人看着你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你暗中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你自己能数得清吗?你对朗月做过什么,你还记得吗?你以为寡人什么都不知道吗?寡人都知道,可是寡人为什么没有阻止你,这么说,明白了吗?”女皇目光冷然的侧头注视着她,居高临下。

    大皇女浑身一冷,如坠冰窟,面色刷的一白,眼睛因为震惊而微微睁大着,眼里有着惊讶和些许不敢置信。

    “儿臣儿臣不知道母皇在说什么”大皇女神色发白,喉咙发紧,眼神闪烁着,但还是本能的否认了。

    母皇不可能知道的,如果母皇知道她对白朗月做过的事,母皇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任由她派人去杀白朗月,这根本就不可能!一定是白朗月对母皇说了什么,所以母皇才故意来试探她!一定是这样的!

    女皇微微一笑,眼神威慑,“寡人是西羌国的女皇,别说是朝廷,是梁城了,就是整个西羌国都在寡人的掌控之中。你,你们,你们所有的人做的所有事寡人都知道。你心里一定疑惑非常,觉得寡人那么疼朗月,知道你对朗月做过的那些事之后一定会为朗月报仇而处置你,可是寡人却什么都不做,装作不知道。因为寡人是你们的母皇,但寡人更是西羌国的女皇!”

    “寡人先是女皇,然后才是你们的母皇!在寡人心里,没有什么人,什么事能抵得过西羌国。朗月当年任性自私,为了所谓的爱情抛弃了西羌国,是她自己选择了这条路,既然如此,那在路上会遇到什么样的事,寡人又为什么要替她解决呢?”

    “这么多年寡人对这些事不闻不问,不但是对朗月的考验,同时也是对你和老三的考验。你们最后谁让寡人觉得适合当女皇,那就谁来当女皇。你不服气,你不甘心,那你说说,你有什么比得上朗月的?朗月是寡人的嫡女,可是她现在也是西唐摄政王的正妃,她的女儿是凤歧国太子妃!你要寡人细细的跟你说说这两层身份会为西羌国带来多少利益和庇护吗?”

    “所以你有什么不服气的,你有什么资格不服气的?不说你和朗月自身的脾性谁更适合当女皇了,光是方才寡人说的这一点你就已经输了!这就是命,你得认。西羌国是女儿国,也是一个小国而已,若是不能依附其他的强国,迟早会被吞并。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寡人如何能放弃?你若是有一点为了西羌国着想你就会明白寡人的话并没有半分夸大其词。”女皇重重的说着。

    女皇的话一字一句的重重敲在了大皇女心上,她的面色越发的灰白了,还带了一丝颓败之气。

    母皇说的话她一句都反驳不了。

    命,都是命?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命运安排!明明她们都是皇女啊,白朗月曾经还做出过私奔的事,母皇当初不是还想着要将白朗月贬为庶人吗?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样,母皇说这是命?谁安排的命?

    女皇看了她一眼,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若是寡人立了你为皇太女,你知道你会面临什么,西羌国会面临什么吗?你对朗月做过的那些事,朗月不会善罢甘休,宇文雍和凤明阳也不会善罢甘休。就算你能斗得赢朗月,但是你能斗得赢宇文雍和凤明阳吗?西羌国又如何面对西唐和凤歧国?你要以卵击石?怕是你要以卵击石最后也难以伤他们分毫!”

    “寡人话已至此,该说都说了,若是你还不明白,想不通,寡人也是无可奈何了。你退下吧,回去好好想想,想想你这么多年是怎么做的,然后你再来讨论资格的问题。”女皇已经许久不曾一下子说过这么多的话了,费心又伤神,她摆了摆手让大皇女退下,她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和她多费口舌了。

    能说这么多已经是极限了。她年纪比朗月还要大,子孙也都有了,若是真的连这点小道理都想不明白,那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命运都是她的命,她要认。

    大皇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女皇宫殿,又是怎么离开皇宫的。

    她大受打击,有些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大皇女府,然后又将自己关了起来。

    题外话

    还有个二更,然后不出所料的话番外就能完结了!好鸡冻,终于要完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