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四章 后继有人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随着韩湘子的一句话,厅里的气氛似乎都凝结了起来,一切都静止不动了。但几乎又是一瞬间的事,厅里就响起了三道不同的声音。

    “什么?怀孕了?”

    “什么?怀孕了!”

    “什么?怀孕了?!”

    这三道不同的声音来自宇文镜城,宇文伽南和刚回来,正准备抬步跨进大厅,却不料正好听到韩湘子那句话而导致他一个不稳被高高的门槛绊了一下,然后失态的踉跄了一步的宇文雍。

    三人反应各不相同。

    宇文镜城惊讶中又带着一丝怀疑和难以置信。

    他的亲娘,还没有正式缓和关系的亲娘怀孕了?据他所知,她现在应该已经年过四十了,怀孕了?这么大年纪还能怀孕,这不是那老蚌生珠吗?所以他就快要有一个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的弟弟或者是妹妹了?这简直有点惊悚啊!

    他抱着天佑,难以控制自己脸上的表情,眼睛瞠大,嘴巴微张,震惊又错愣。厅里的人只有天佑还是一脸懵懂无知,安静的躺在自己舅舅的怀里。这几天他都已经习惯了,他那爹娘就是不靠谱的,把他扔给了舅舅照顾,一点都不担心舅舅照顾不少自己呢。

    宇文伽南震惊过后就是惊喜。

    娘竟然怀孕了?这实在是太意外了,说实在的,她不是没想过这件事,毕竟娘和父王一直恩恩爱爱的,中间娘又昏迷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醒了,这不是跟和父王在热恋中一样吗?感情好,夫妻生活也一定好,至于父王和娘的年纪,在她看来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在现代,这顶多就是叫高龄产妇,多的是四十多生孩子的女人,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娘醒过来也有几年了,一直没有消息,她这心思就慢慢的歇下来了,忘记了。没想到啊,现在会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个好消息!太好了!

    她知道她和镜城两人对于父母来说其实都是有遗憾的,不管是他还是自己,父王和娘都没有陪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们长大,这对父王和娘来说无疑是一种遗憾。现在娘怀孕了,她相信父王和娘一定会好好陪着这个孩子长大,以弥补缺失了他们两兄妹成长的遗憾。

    至于宇文雍的心情就复杂多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爱妻竟然怀孕了!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事!就算朗月醒过来之后他也只是高兴,高兴以后他们还有很长的日子可以过,但是他真的没有想过和她还能有机会再孕育一个孩子!这太惊喜太意外,太让人不敢置信了!

    他难得的觉得有些找不着北,整个人似乎飘荡在半空中找不着地一样,脑袋也是一片空白,根本就无法思考,只有三个字不断的在回响,怀孕了,怀孕了,怀孕了

    他脚步有些飘忽的走了进来,站在白朗月面前,有些愣怔的看着她,半天没反应。

    白朗月则是惊喜又尴尬。

    惊喜的是自己竟然怀孕了,这对一个女人来说,特别是对一个和丈夫感情深厚,恩恩爱爱的女人来说,怀孕确实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了。没有女人不想要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孕育孩子的。尴尬的是想到自己一把年纪了,而且两个儿女又在这里。

    她还有些担心,担心一双儿女会多想,特别是儿子

    她目光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同样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宇文镜城。

    韩湘子的视线在几人脸上转了一圈,将他们各自的表情反应都收入眼底,眼里闪过了一抹笑意。

    怀孕了,不管是谁怀孕了,终归是一件好事的。

    “老头,我娘她真的怀孕了?那她的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肚子里的孩子呢?”宇文伽南首先回过神来,立刻关切的问道。

    她这么一问,白朗月眼里也露出了些许担心,一只手不自觉的放在了自己腹部上。

    “放心,现在看来没有什么问题。二殿下年纪虽然是比寻常妇人大了一些,但是或许是因为她昏迷了十几年,这十几年宇文雍又用各种珍贵药材养着,也有可能是当初她体内的毒起了一定的意想不到的作用,她的五脏六腑比同龄人要年轻一些。所以怀孕一事不用太过担心,在怀孕期间注意休息养胎的话应当是不会有太大问题的。”韩湘子尽量简单明了的说道。

    他话里的意思大家很快就明白了,纷纷跟着心里一松。

    “娘,这么说的话,再过几个月我就要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宇文伽南高兴的说道。“对了,老头,我娘现在是几个月的身子了?”

    韩湘子道:“月份还小呢,才一个月出头。”说着他还夸了自己一把,“也是我医术高,换做是普通的大夫还不一定能摸出脉象来呢!”

    “父王?怎么了,你不高兴?”宇文伽南望向了自己的父王,发现他的表情似乎有些一言难尽,顿时眉头一皱问道。

    白朗月和宇文镜城也望了过去。

    宇文雍坐了下来,缓缓吐出了一口气,“怎么会呢?就是、就是太惊讶太意外了”他真的没有想过朗月会怀孕,他还会再有一个孩子。

    “行吧,这会儿也该惊讶完了,既然知道了,那我现在就趁着机会把该注意的事跟你们说说吧。二殿下年纪不小了,比起年轻人来说,怀孕的风险确实是要大一点的,所以你们也要特别的留意。二殿下也不能掉以轻心了,你自己也要重视起来,不能任性胡来,最起码要保证足够的休息,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了。特别是月份大了的时候更是如此。”韩湘子严肃的叮嘱道。

    宇文雍和白朗月听得十分认真,不时的点着头。

    “那朗月现在需不需要安胎什么的?”宇文雍问。

    韩湘子沉吟了一下说道:“暂时不需要,只是她这几日没休息好,有些影响了,我会开个方子先喝几天。接下来的日子最好就是先把手头上的事放一放,专心养胎,能缓过来的话就没事了。而且现在才一个来月,胎像不稳,最是容易出问题,二殿下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白朗月忙点了点头,也是有些心有余悸,“前辈放心,我会注意的。先前是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哪里还敢乱来啊。”

    朝廷上的事固然重要,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也重要,她当然不会为了朝廷上的事就不顾肚子里孩子的安危了。而且现在事情也不是说非要她亲自处理不行,先前也只是想着说亲力亲为能更好更快的建立威信罢了。现在有了这么一个意外的惊喜,她接下来的计划怕是要重新规划安排了。

    韩湘子听到她的话顿了顿,忍了忍,最后还是没忍住,看着白朗月道:“二殿下,你我年龄相差并不大,你总是前辈前辈的叫我,似乎有些不妥。”

    都把他叫老了,好像他已经六七十了一样,他明明和宇文雍差不多!为什么叫他前辈啊!

    白朗月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道:“你本事大,所以觉得叫你一声前辈也是可以的。”

    韩湘子摆了摆手,“如果二殿下看得起我,以后就名字相称吧!”

    白朗月笑了,“既然如此,那便依你所言吧,以后就以名字相称,你也不用叫我二殿下,王妃什么的了,见外。”她听着其实也挺别扭的。

    韩湘子也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让他们一家人说说话,所以很快就站了起来说道:“我去让人捉药,你们聊。”

    他走了之后厅里就剩下他们一家人了,连凤明阳都不在。

    宇文雍心情复杂但是又难掩激动的凝视着白朗月,良久之后才吐出了一句,“要辛苦你了。”

    他自然是知道女人怀孕不容易,而且朗月年纪又大了些,应该会比别人更加辛苦。

    “怎么会辛苦呢?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最幸福不过的事了,你还记得当年我刚怀上”白朗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年自己第一次怀孕的时候,可是才说着又想起了什么,未说完的话一下子就一顿,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宇文镜城。

    宇文镜城只当是没有看到她的眼神,径自抱着天佑逗弄着。

    宇文伽南见状朝白朗月挤眉弄眼了一番,暗示意味十足。

    白朗月接上了刚才没说完的话,这些话她从未说过,现在说起,不只是宇文伽南很是好奇,就连宇文镜城也控制不住的竖起了耳朵。听完了之后倒是对当年的事有了更多的了解。

    其实他早就不气了,也早就原谅了他们。他知道他们当年抛下他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如果说之前心里还是有一点怨恨的话,那在知道她昏迷了十几年之后这点仅剩的怨恨也消了。只是到底是有些别扭,而且他也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了,会哭着找爹娘,所以就成了眼下这样了。

    说到底最该死的就是大皇女她们,要不是她们,他们一家四口应该是幸福美满的,他和伽南会在爹娘的宠爱下长大,锦衣玉食,不用受尽苦难。是他们让他们一家分离了那么多年!

    白朗月一边说着一边留意着宇文镜城的反应,见他面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却竖起了耳朵偷听的模样,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更大了,说得也更多了,都是他们还没有离开西羌国之前的事,也就是宇文镜城小时候的事。这些事就连宇文镜城自己都没有了记忆,现在听她说起心里倒也是觉得很有意思。

    宇文雍坐在一旁听着她说起过去的事,视线在一双儿女和外孙身上扫过,最后落在妻子的腹部上,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柔和。

    人生至此,已是完美。

    凤明阳回来就隐隐察觉到了府上的气氛似乎有些不一样,就连宇文镜城的表情好像都和缓了不少。他有些纳闷不解,回到他们住的院子一问才知道,再过几个月他就很有可能会多个小舅子或者是小姨子了。

    听到这个消息他都愣怔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岳母怀孕了?这个可真是、真是个好消息啊

    凤明阳被这个消息震得有些脑袋混沌,好一会儿才神智回笼,轻吁了一口气,确实是一个好消息。不过岳母到底年纪不小了,这个时候怀孕要多注意身体才行,不然的话恐怕会很危险。

    因为月份还小,白朗月怀孕的事自然是没有透露出去的。但是她一下子将手上负责的事都交了出去,自己则是在二皇女府上,有事要请示她的通通都要去二皇女府。这样一来难免会让人猜测不已,很多人第一时间便怀疑是不是二殿下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毕竟之前就已经有消息泄露出来说二殿下曾经为人所害,昏睡了十几年。

    这种猜测随时时间的流逝越传越真,甚至传入了女皇的耳朵里。她有些担心,最后召了宇文伽南进来询问。

    宇文伽南面对女皇觉得很是为难。

    说吧,娘的月份还不够,说出来怕是会引来不少危险。不说吧,那她要怎么把祖母糊弄过去呢?关键是祖母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人啊!伤脑筋。

    女皇一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有事瞒着自己了,她冷哼了一声,道:“怎么,翅膀硬了,连寡人都想欺骗?”

    宇文伽南连忙笑着说道:“祖母严重了,我怎么会欺骗祖母呢?而且祖母这么明察秋毫,我就是想骗也骗不了啊!”

    “所以有话直说,别想着拿那些不着调的话来糊弄寡人!”

    宇文伽南眼珠子转了转,轻咳了一声,然后起身朝着女皇走近了几步,女皇斜睨着她,看着她靠近自己,然后压低了声音,“祖母,我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祖母。”

    女皇挑了挑眉。

    她的声音压得更低了,“咳咳,其实是娘怀孕了,所以娘不能劳累只能放下手上的事在府里休息了。”

    “什么?你说真的?!”女皇听到她的话失声惊呼道。

    “当然是真的啊,是我的师父亲自把脉出来的,月份还小呢,不好宣扬。加上娘年纪又不小了,我们都觉得娘最好就是静养,等胎像稳了再说其他的事。”

    女皇脸上的表情惊喜交加,双眼也越来越亮,最后还似乎有些兴奋的叫了出来,“好啊,好!”

    宇文伽南眨了眨眼,觉得祖母似乎高兴过头,有些不对劲了。

    她才这么想着就听到她说道:“这一胎朗月一定会生下一个女儿的,我西羌国后继有人了!”

    宇文伽南:“??!!”

    后继有人?她脑子一转很快就想明白这话的意思了,眼睛顿时就瞪大了,“祖母,你不会是想着让我娘生一个女儿出来,然后让我娘将她培养成下下一任女皇吧?”

    女皇瞥了她一眼,神情有些激动,“有何不可?”

    宇文伽南哑口无言。

    是啊,有何不可。

    祖母是笃定了娘一定会当上女皇的,娘和大皇女之间,祖母相信胜出的人一定会是娘。娘当上了女皇,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她这个当女儿的偏偏又成了凤歧国的太子妃,断没有继承女皇位置的可能。那娘就要另外物色继承人了,从旁选来的继承人自然是没有自己生的好。

    若是娘这一胎生下了女儿,那正好培养成为下下一任继承人。

    她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祖母想得可真远啊,才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想到了几十年后。

    “可是祖母,娘生儿子和生女儿的几率是对半的。没人能确定娘生的一定会是女儿。”宇文伽南不得不打破她的希望。

    但是女皇却完全不担心,摆了摆手,似乎信心十足,“寡人觉得你娘这一胎生的一定会是女儿!”

    好吧。见女皇这么高兴,宇文伽南觉得自己应该做个体贴的晚辈,不应该继续打击长辈。是男是女,到时候就知道了。

    女皇一高兴在宇文伽南出宫的时候便赏赐了不少东西,其中最多的就是药材补身之类的东西。这消息传出去之后就让外面的人更加的认定二皇女是身体不好了。

    然后这消息自然是很快就传到了大皇女的耳朵里。

    大皇女对这个消息是持怀疑态度的。

    因为就在这之前她还见过白朗月,她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身体不好的样子。但是她又确实是将手上的事突然放下了,这肯定不会是没有原因的。至于原因是什么,还有待查探。

    大皇女不信外面传的,也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法子,收买了二皇女府上的一个下人,最后竟然还真是让她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消息。

    大皇女看着刚传到自己手上的纸条,面容扭曲难以置信,同时又惊慌不已。

    白朗月竟然在这个时候怀孕了!

    母皇知道了这个消息,那母皇肯定会非常高兴的。母皇本来就属意她继承女皇之位,现在她又怀孕了,这件事可以透露出很多讯息!她心里甚至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没多久就从宫里传出来了消息,说女皇有意立二皇女为皇太女!

    这个消息让大皇女彻底的慌乱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