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三章 怀孕了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因为天佑的一声不清不楚的舅倒是真的缓和了宇文镜城和宇文雍夫妻之间的关系,起码他没有再抗拒了,虽然说还是没有松口承认。

    不过在宇文伽南看来这根本就是他死要面子,心里还有一股气,之前住在一起,时不时的就和他聊聊也不是没有用的。当时问起他对自己亲生父母看法的时候他明明就已经比一开始的时候有所松动了,只是突然被墨紫棠给捅破了真相,他一时气怒他们的欺骗,所以放不下罢了。

    加上有天佑在一旁缓和,让他消气接受现实指日可待!

    一家子听到天佑竟然会开口叫人了都很是兴奋和高兴,凤明阳的心情大概和宇文伽南是一样的。

    自己的儿子,第一次开口叫人,不是叫爹,不是叫娘,竟然是叫舅?难道是看最近他们在为了宇文镜城认亲的事烦恼,天佑有心想要帮自己的爹娘,所以才来助攻的?宇文伽南想想觉得还真有可能是,因为这两天她是有事没事就抱着天佑犯愁嘀咕宇文镜城的事,没准就让天佑听进去了,所以帮了一把?

    理智上觉得不太可能,不过情感上大家还是很乐意接受她这个说法的。

    喊了舅之后天佑很快又开口叫了娘和爹,乐得一家人没事就整日围着他转,个个都希望他能开口叫自己一声。就连严知君几个也来凑热闹,追着要教天佑叫叔叔什么的。

    白朗月和宇文雍最为忧心的事算是放下了,白朗月很快就开始动手对付大皇女一派的人了。

    她现在是在朝廷上,官职还不低,又有女皇撑腰,想要做什么简直不要太容易。

    大皇女见她回来一直没有什么动作,还以为她忌惮自己,没想到在她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她就出手了。

    白朗月一出手就让她身边的两个官员栽了,连带的还拉扯出了不少事。在早朝上的时候被爆了出来,女皇大怒,当即就摘了这两名官员的乌纱帽,让人将人拖了下去。

    虽然大皇女没有受到牵连,却铁青了一张脸,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人被拖了下去。

    回到自己的府上之后大皇女又狠狠的发泄了一番,几个跟随着一起来的人都受到了波及,被狠狠骂了一顿,骂得她们也是有口难言。

    她们也没有想到二殿下会突然发难对大殿下出手啊!大殿下明明说二殿下最近可能没有心思来对付她们,因为二殿下和自己儿子的事还没有处理好,应该是分不出心思来对付她们。可是谁知道才隔了两三天,二殿下就突然出手了,打了她们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之前她们还抱有希望觉得二殿下或许并不知道太多,即使知道也没有什么证据的话,现在这个希望已经被打破了。

    二殿下这次回来怕是冲着大殿下来的!大殿下做过的事,身为心腹她们多少也是知道一点的,二殿下若是有证据,肯定是不会放过她们的。

    几个人等大皇女冷静下来了才开始商议这件事。

    但是几个人的意见却不同意,各有各的说法和考虑。

    大皇女听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还差点吵起来了,不由心一阵来气。

    “够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在这里吵,是不是要等她把你们全都收拾了你们才知道什么是危机?”大皇女不耐烦的吼道,紧皱着眉头。

    她这么一吼,几个人顿时就一静。

    “大殿下,这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做还是要看大殿下的意思。只是二殿下这次回来依下官看就是冲着皇太女的位置来的,而且她来者不善,又有女皇陛下袒护,若是我们不能在她坐上皇太女之女之前那我们会陷入非常被动的位置。”

    这种话说得都是好听的,按照大殿下以往做过的事,若是二殿下真的成了皇太女,那大殿下的下场可想而知。如此一个心腹大患,二殿下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到时候她们这些追随大殿下的人只怕也会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大皇女扯了扯嘴角。怎么办,她要怎么办?眼下看来她似乎被逼入了一个死胡同里,不管怎么做都解决不了眼前的危机,因为白朗月本来就是冲着她来的。除非她能把白朗月杀掉了,如果白朗月死了,即便有宇文雍和凤明阳在,他们也不好过多干涉西羌国的事务。

    但是要想杀白朗月谈何容易啊!她下了那么多次手都没有成功,还让她完好无损的回到了西羌国,老天爷怎么就如此偏爱她呢?母皇偏爱她就算了,连老天爷都这样,实在是叫人嫉恨啊!

    大皇女将目光落在了下方最近的一个人身上,“汤大人,你觉得眼下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汤大人其实是大皇女的岳母,大皇女的正夫是这位汤大人的嫡子,嫁入了大皇女府,然后名下有一名嫡子,两名嫡女,共三名子女,地位稳固。汤家也因此和大皇女府关系密切,利益也早就紧紧绑在了一起。

    汤大人心里其实是有些发苦的。

    当年将嫡子嫁给大皇女的时候她其实并没有多想,因为当时二皇女还在,大家都知道女皇心仪的继承人是二皇女,大皇女那个时候也还没有暴露野心。只是觉得大皇女不错,好歹也是皇室所出,自己的嫡子嫁过去也不会受苦。可是谁知道后来二皇女竟然和西唐的摄政王私奔了,西羌国朝廷格局也一下子就改变了。

    大皇女和三皇女,她自然是会选择支持娶了自己嫡子的大皇女了,原本以为日后大皇女定会成为皇太女,然后继承女皇之位。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二皇女突然又杀了回来,她一回来,大皇女的地位似乎就岌岌可危了。

    汤大人心里发苦,但是现在也不是说后悔的时候。这趟浑水她是不想趟也得趟了。

    她沉吟了一会儿之后才说了一句话:“二殿下有女皇偏袒,这对大殿下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一句话已经道明所有了。

    女皇还健在,而且牢牢的将权力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底下的大臣即便再厉害也翻不出女皇的手掌心。二殿下有女皇的支持已经胜过一切了。

    沉默中,有人犹豫着说道:“大殿小,如果这个时候回头是岸”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大皇女一记凌厉阴鸷的视线给逼得咽了回去。

    良久之后汤大人似乎低叹了一口气,“下官觉得大殿下还是要趁早做好最坏的准备为妙,要么就下狠手除掉二殿下,要么就直接逼宫,趁女皇陛下还没有立二殿下为皇太女。如果二殿下被立为皇太女,那就什么都晚了。”

    在座的几个人都浑身一震,神色一变,似乎还隐隐传来了几道抽气声。

    墨紫棠的面色都因此而微微发白,她嘴角扯出了一个僵硬的弧度,“汤大人真会开玩笑”

    逼宫逼宫是这么容易的事吗?西羌国历史上并非没有过这样的例子,可结局无一不是惨烈异常,血流成河,而且无一成功。汤大人这样说岂不是要她们去送死?

    汤大人看了她一眼,眼神泛冷笑了笑,“怎么会是开玩笑呢?大殿下和二殿下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若是大殿下什么都不做,你们觉得二殿下最后会放过我们?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冒险一下。当日做出选择的时候不是早就意料到今天这样的局面了吗?”

    包括墨紫棠在内的其余人都面色怪异。

    她们一开始可是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她们以为大皇女和三皇女,最后登上女皇之位的人肯定是大皇女。可是谁能想到二皇女会突然就回来了呢,而且丈夫是西唐的摄政王,女婿又是凤歧国的太子,将来稳稳当当会继承皇位,又有女皇的偏袒维护

    越是想,几个人就越是觉得前路一片黑暗。

    大皇女心里自然不会想不到这一层,就是因为早就想到了,所以在知道白朗月要回西羌国之后才犹豫着没有派人去追杀。可是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她已经错过了最佳刺杀白朗月的机会了,现在她回到了梁城,出现在了母皇和朝廷大臣面前,若是这个时候她出什么意外,不用查,她便会成为所有人怀疑的对象。

    毕竟老三那个死样子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派人去杀白朗月的。

    想到三皇女,大皇女眸色一闪,计上心头。

    或许她可以利用一下愚蠢的老三现在也唯有这个法子可以试一试了,若是能真的除掉白朗月自然是最好不过,若是不能,那她也不吃亏,到时候再想别的办法就是了。

    不过要杀白朗月还得找一个好的时机想到这,大皇女眉头紧皱,迅速在脑海里思索着什么样的时机才会是最好的,白朗月最近的行踪和做过的事都在她脑海里过了一遍,却失望的发现并没有什么好的机会。而且宇文雍几乎是和她形影不离,宇文雍自己本身就是武功高强的人,有他在,想要动白朗月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越是想大皇女就是越是恼恨。

    不过大皇女没有想到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白朗月这几天一直忙着将大皇女一派的官员拉下来,然后连根拔起。她既然回来了自然不可能毫无准备,再加上奚家的暗中帮忙,事情倒是出奇的顺利,大皇女大概是看出来事情没有了挽回的余地,所以并没有费心思的去挽救那些落马的官员,不得不壮士断臂,免得牵连到更多。

    女皇是有心放开让白朗月趁机建立威信,所以很多事都是她亲力亲为。如此忙活了几天下来之后她面上也禁不住的露出了些许疲倦之色。

    这天她照例忙活到了傍晚,而且因为宇文雍去忙其他事情了所以并没有和她一起。回到府里,宇文伽南看到她顿时惊了一下。

    “娘,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连忙问道。

    白朗月眉头动了动,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哪里不舒服?没有啊,娘的脸色很差吗?”

    宇文伽南点头,一旁坐着没说话的宇文镜城抱着天佑虽然没说话,但是暗藏着一丝关心的眼神却落在了她身上。

    白朗月注意到了宇文镜城的眼神,不由得笑了笑,安抚道:“没事,可能就是这几天事情太多了,我忙得脚不沾地的,夜里又没有休息好,所以才看起来面色差吧。忙完这几天我好好休息一下便没事了,不用担心。”

    宇文伽南却蹙起了眉头,不放心的道:“娘,还是让老头来看看吧。”

    白朗月摇了摇头,“不用,我”她还没有说完就觉得眼前似乎一黑,脑袋有点发胀,身子也跟着晃了晃,吓得宇文伽南面色大变。

    “娘!”

    宇文镜城抱着天佑也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顾不得自己别扭的心情,说道:“先扶着她坐下来吧,我去叫韩前辈来看看。”

    说完也不等白朗月说话就径自走了出去,脚步有些急切。

    宇文伽南皱着眉头道:“娘,你自己的身体可不能大意啊。要是让父王知道,你看父王怎么念叨你。有些事可以交代下面的人去做就没有必要自己亲力亲为。”

    白朗月笑了笑,“你不懂,这个时候我必须趁机树立威信,我不能辜负母皇的期望啊。”

    宇文伽南撇了撇嘴,“我知道,可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口气吃不成胖子,事情要慢慢来。你若是为了这些事把自己的身体给搞垮了,以后怎么办?”

    “看你说的,我身体又没有那么差。自从醒过来之后一直都在调理,你师父的本事你还不相信啊?我真的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觉得累,肯定是没有休息好,毕竟年纪也不小了啊!”她感叹道。

    “知道自己年纪不小还敢这样任性。”

    “你这孩子,到底我是娘还是你是娘。”白朗月嗔怪的瞪了她一眼。

    “你是娘我才关心你呢。行了,好好坐着吧,等老头过来给你看看。”

    “你啊,不要总是麻烦你师父,特别是这么小的事。他又不是我们的府医。”白朗月觉得这样不太好。

    宇文伽南摆了摆手,根本就当回事,“哎呀,他这不是在府里嘛,白用白不用。”

    匆忙赶来的韩湘子听到这话脚步一顿:“”他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咳!”宇文镜城听了都尴尬不已,瞥了眼韩前辈有些铁黑的脸,他用力的咳嗽了一声提醒屋子里的妹妹说话别太直白了。

    宇文伽南听到咳嗽声一回头就看到自家黑着脸的师父,她立刻站了起来,走了过去,一脸的谄媚,“师父,你过来了,辛苦了,来来来,先坐下喝口茶,然后再替娘看看呗。师父你也知道这梁城是很多人等着看娘倒霉的,外面的人我信不过啊,就信师父你。”

    韩湘子朝她翻了个白眼,“拍马屁你倒是越来越厉害了啊。”

    “哪里是拍马屁啊,我说的都是真话啊!”宇文伽南拒绝承认自己这是在拍马屁。

    宇文镜城一手抱着天佑,一手忍不住掩眼,简直是没眼看。然后看到天佑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的看着她,他连忙抱着天佑转了个身,嘴里嘀咕道:“天佑啊,你可别学你娘啊”

    宇文伽南耳尖的听到了,但是她无视了。

    韩湘子看她这讨好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在她头上敲了一下,“你就是专门来折磨我的,我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才收了你做徒弟,我的一点本事都没学到!白瞎我一个徒弟的身份。”

    宇文伽南痛呼了一声,伸手捂住了被他敲过的地方,眼泪汪汪的道:“我不行,你不是说天佑很好嘛,我这不是给你生了一个厉害的徒孙,那就弥补啦!”

    “我懒得跟你说,一边去!我给你娘看看。”

    宇文伽南乖乖的让开了。

    看到白朗月忍俊不禁的样子,韩湘子忽然有些尴尬了起来。

    咳咳,当着人家做娘的面前说她女儿不好,似乎不妥

    白朗月似乎看出了他的尴尬之意,笑着道:“伽南有时候确实是太过胡闹了,有前辈帮忙管教着是再好不过了。”

    韩湘子道:“胡闹是胡闹,不过有一颗赤子之心也是真的。”

    宇文伽南顿时就惊了。

    老头竟然说她有一颗赤子之心?哇,好高兴,老头夸她呢。

    韩湘子没空理会她夸张的表情坐了下来,然后让白朗月伸出手,他搭上了她的脉搏。

    “其实我没有什么,就是有些疲累,是伽南他们太过紧张了”白朗月说道,可是很快就看到韩湘子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神色有些凝重,她也不由自主的消音了。

    宇文伽南和宇文镜城也注意到了他神色有异,两人也不由得跟着紧张了起来。

    “老头,娘不会是真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吧?”她担心的问。

    韩湘子没理她,良久之后让白朗月换了一只手又诊脉了一会儿才收回了手。

    “老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话啊!”真是急死人了。

    白朗月蹙着眉头看着他。难道自己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她的心缓缓的沉了沉。

    韩湘子看了一眼宇文伽南和宇文镜城,眼神复杂而且有些诡异,看得两人莫名其妙不已。

    “二殿下并不是身体出了问题,而是”他顿了顿,视线在三人脸上扫过,最后定在了白朗月身上,“二殿下是怀孕了。”

    题外话

    哈哈哈,泥萌是不是以为阿南又怀孕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