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二章 小天佑助攻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宇文镜城这件事不知道怎么的很快就让女皇给知道了。女皇知道了之后很是震惊,然后就是大怒,将白朗月叫进了宫,然后大骂了一顿,说她脑子被门板夹了,有个儿子留在梁城,不给她养着,反而放在墨王府,一去多年没有回来,回来了竟然也没有跟她说自己还有个儿子,她还有个孙子。

    白朗月是被骂得一句话都不敢反驳,老实的受着。

    她自己也是后悔,当年到底是还太年轻了,想法不成熟。觉得母皇反对她和阿雍,自己生的又是儿子,若是和阿雍私奔,将儿子交给母皇,母皇万一迁怒到儿子身上当年想着的时候觉得都是道理,现在回想却是觉得自己幼稚,小人之心。

    母皇对她如何她不是不知道,若是将儿子留给母皇照看,即便不受宠,但是也绝对会比留在墨王府要好得多,起码没人敢明面上欺负他。可是自己那个时候偏偏一根筋的不知道变通,又不睁眼识人,以为墨紫棠是个好人,有她们两姐妹在,镜城应当不会受苦,哪里会想到墨紫棠为了王爷之位就把自己的姐姐给害了。

    女皇直把白朗月骂得面色发白才住了嘴,然后问起了宇文镜城的事。

    白朗月苦着一张脸将事情说了一遍,女皇听了不但不可怜她,还直说她是活该。换做是她,别说想相认了,她不搞个翻天覆地就很不错了。一句话说得白朗月的面色又白了几分,眼里的担忧又重了重。

    女皇见她愁眉苦脸的,到底是自己喜爱的女儿,骂过之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安慰开解了几句,白朗月的心这才定了定。可这口气还没有真正的松下来呢,女皇又说了,让她尽快找个时间把一双儿女还有外孙带进宫来让她看看。

    这话一出,白朗月又开始苦恼担心了。

    看昨晚镜城那孩子的反应就知道短时间之内他怕是想不开,更加不会轻易原谅他们的。这个时候怎么带他进宫啊,带他进宫岂不是会让母皇瞧出来,然后也跟着瞎担心吗?而且镜城也不见得会同意,到时候怕是会闹得更难看。

    还有其他很多事情等着处理想想真是一团糟啊!明阳是凤歧国太子,想来也是不能在西羌国待太久的,不然对他在凤歧国的情况也不利。他要是回凤歧国的话,伽南也一定是要跟着回去的,还有阿雍也要先回西唐

    她是不是应该要主动出击,不能再这样等着大姐出手呢?这样拖着大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动手,阿雍他们可能没有这个时间慢慢等。说实在的,她其实也想尽快把事情都解决了,只是母皇

    白朗月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母皇年纪大了,若是她和大姐闹翻了,最后的结果必定是你死我亡,到时候母皇难免会伤心。万一因此而连累了身体,那岂不是她不孝了?

    她就是顾忌到这一点,所以即便已经回到朝廷上也迟迟没有出手对付大皇女。

    “怎么?你有事?”女皇自然是注意到了她神色有异,问道。

    白朗月犹豫了一下才一咬牙跪了下来,女皇眉头一挑,却没有说话。

    “母皇,儿臣有事要向母皇禀报。”

    “你说,寡人听着。”

    “母皇知道儿臣这些年遇到过的事,那母皇也一定猜到儿臣这次回来除了思念母皇,想要尽孝之外还有其他目的。儿臣从未忘记过年幼时母皇的教诲,知道兄妹姐弟之间最好莫过于相互扶持,儿臣也自认做到了。可是并非儿臣做到了别人也一样能做到,儿臣已经步步退让,可是有人却步步紧逼。所以儿臣不得不奋起反抗,恐怕要辜负母皇期待了。”

    女皇听了她的话一阵沉默,面上也一如之前那般平静,让人看不出丝毫思绪来。

    白朗月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既然话已经说出口那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她是不可能放过大姐的,她从未将她当亲妹妹,她也无谓将她当亲人。一日不除掉她,她就一日没有安生日子过,即便将来继承女皇之位,有她在,朝廷上也休想安生。

    良久之后女皇才叹了一口气道:“你想做什么就做吧!”

    白朗月猛的抬起头有些讶异的望着女皇。

    “大皇女做了什么寡人心里很清楚,之前你一直没有回来,寡人统共也就有三个女儿,总想着说再看看,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就醒悟改过来了。到底是寡人年纪大也开始心慈手软了。你们两个的事寡人不会插手,最后到底谁胜谁负全看你们的本事。若是你负了,你就得认命,你懂吗?寡人不会帮你,事实上寡人已经帮了你许多不是吗?”

    相比其他两个女儿,她对这个女儿确实是已经很好,很纵容了。

    “母皇放心,儿臣定不会叫母皇失望的!”若是她还能让大姐算计了自己,丢了性命,她就是活该了。

    女皇顿了顿才又说道:“不过你们终究是姐妹,若是可以,最后你不妨留她一条性命。”

    留大皇女一条性命,既是为了大皇女,也是为了她。

    她离开西羌国这么多年,才回来不久,若是将自己的姐妹赶尽杀绝于她名声也不好,朝廷上的大臣恐怕也会议论纷纷,不利于以后她统领百官。至于大皇女,她作为母皇,现在让朗月留她一命,也算是不枉她们母女一场了。

    她若是安分守己,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耍那么多手段,做那么多过分的事,谁也不会害了她。是她自己贪心不足,想要做女皇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只知道满足自己的私欲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这能怨她偏心朗月吗?

    最起码朗月在的时候还是一心为国为民,从未为自己谋什么福利,在其位而谋其职,不像她,努力爬到高位上也只是为了方便自己谋取利益权势。

    这就是为什么她属意朗月而非她,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主意的原因。她给了她十几二十年时间,已经够了。若是这么些年她做出一番功业来,她也不是非朗月不可。她是她们的母皇,可首先她是西羌国的女皇,她做的一切决定都是以西羌国利益为先。

    女皇自问自己虽然也是偏心,但相比其他的帝皇,自己做得还是算公平公正的。她给了朗月机会,同样也给了其他两人机会,朗月若是没有回来,那她会在老大和老三两人中挑选一个人出来,这个人会是老三。老三虽然胆小怯弱,也不是当女皇的人,但这样的人如果选对了辅政大臣,总比老大要好得多。

    白朗月听了女皇的话眸色闪了闪,半垂下了眼眸,“若是大姐不逼儿臣,儿臣也不会赶尽杀绝。”

    但是别人会不会她就不能保证了。

    女皇看了她一眼后摆了摆手,“行吧,这件事你看着办。寡人希望你们的事尽量不要影响到朝廷局势。”

    白朗月点了点头,尽量,那就是一定范围内都是没有关系的。

    出宫回府之后她便将这件事同宇文雍说了说,宇文雍沉吟了一会儿之后才问道:“那你现在打算如何做?”

    白朗月微微一笑,“这简单,想要逼她出手其实很容易,我已经有了法子,你不用担心。”

    宇文雍看着她脸上那抹自信的笑容也跟着微微一笑,正想再问问,白朗月就笑容一收,眉心一蹙,脸上露出了烦忧的表情。

    “怎么了?”

    白朗月看了他一眼,将母皇让她带着一双儿女进宫的事说了说,末了叹了一口气道:“你看镜城现在这个样子,我哪里说得准他什么时候才会原谅咱们?他不原谅咱们,我说带他进宫,他能答应?就算他能答应,可是这样一来定会让母皇瞧出来的。”

    说到这件事宇文雍也是头疼得很。本来就是他们亏欠了他,这会儿他们的态度自然是硬不起来的。偏偏这个是儿子,不像女儿当初那般好说话。现在想起当初女儿的表现,他不由得暗暗庆幸不已,若是女儿也像儿子这般,他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骂不得,更打不得,哄吧又不知道要怎么哄。

    他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能想出什么好办法。他们总不能去对着他哭诉,颜面何存,而且也不见得会有用。

    “这件事还得慢慢来,急不得。”宇文雍说道,同时在心里道这件事怕是还要指望女儿了。

    白朗月也是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事,当初认女儿认得太容易了,根本没有压力。导致现在遇到儿子的事,一下子就束手无策了。

    想了一会儿之后白朗月严肃着脸有些破罐子破摔的道:“这件事我觉得可能还是要指望伽南了。毕竟伽南和他的感情摆在这里了,伽南去劝或许会好点。”

    宇文雍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

    被父母寄予厚望的宇文伽南这会儿也确实是在想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让宇文镜城冷静了两天之后她见他还是那态度不得不主动出击了。

    她抱着天佑去了宇文镜城住的院子,这两天他一直待在院子里连院门都没有出过,谁也不见。

    但是宇文伽南是谁啊,没人敢拦她啊,于是她抱着天佑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看到走进来的宇文伽南,宇文镜城冷着一张脸。

    她对他的冷脸视而不见,径自坐了下来,问道:“这两日你想得如何了?”

    宇文镜城存心不理她。

    她也不在乎,他不回答,她就自个儿说,“不管怎么样你好歹说出个解决的法子啊,认还是不认总得说一声。若是认咱们就痛痛快快的,何必跟自己过不去。你看我,若是跟你一样纠结,难受的还不是自己啊,觉得以前吃的苦不够多吗?若是不想认,那便不认。”

    听到这宇文镜城这才有了反应,“当真?”

    宇文伽南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什么当真?”

    “你不是说若是不想认的话便不认?”

    她眨了眨眼睛,“我确实是这么说的。你若是不想认,那便不认,反正也没差。”

    宇文镜城眉头一皱,“没差?什么意思?”

    宇文伽南无辜的看着他,“你忘记了,在这之前你就已经认父王和娘了,还拜过神佛的,你现在连姓氏都改为宇文了不是吗?”

    宇文镜城听到这话心火顿时就冒出来了,“你还敢提这事!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设下这个圈套来蒙我?你们是不是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好好的认回我?”

    宇文伽南严肃着脸,“这话你就错了。正是因为在意你,所以才事先设了个圈套,不然以你对父王和娘的误会,你听到真相还不得气得失去理智,一怒之下离开梁城啊?父王和娘的确是做错了,但是却还没有到不可饶恕的地步。娘这些年是怎么过的相信你也知道了,若不是彧谦将我掳去西唐,师父也跟着一块去了,娘说不定现在都还不能醒过来。”

    “父王一方面要顾着西唐,一方面又要忧心娘,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不将你接走,让西羌国的人以为父王和娘对你不在意了才是对你最大的保护。就如同我一样。这世间哪有不爱孩子的父母,我们一家四口之所以分离不是父王和娘的错,而是大皇女她们。现在我们好不容易才团聚,你真的要继续浪费时间在怨恨这件事上吗?”

    “你心里有气我明白,你若是现在气还没有消那就先暂时不认,但是我这个妹妹你总该认吧。”她说道。

    宇文镜城面色有些难看,闻言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然后很快又收回了视线。

    他正垂眸沉思着,身前突然投下了一片阴影,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怀里就一重,“行吧,我今日就把天佑放你这里了,跟你这个舅舅好好培养感情。你若是执意不想认我这个妹妹的话,那你就把天佑扔了吧!”她很是豪爽的摆着手,好像天佑不是她儿子一样。

    宇文镜城瞪着怀里白白嫩嫩的天佑,天佑有些呆呆的抬着脖子望着他,眼睛圆溜溜的,黑亮亮的,小脸蛋白白的,胖乎乎的,嫣红的小嘴半张,一道可疑的透明液体从嘴角慢慢流了出来,然后滴在了他抱着他的一只手上。他嘴角不由得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宇文伽南,赶紧把你儿子抱走!”宇文镜城咬着牙道。

    宇文伽南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摇了摇,瞥了一眼他们,“有本事你就把他扔了,我说了,今天要把他放你这里和你这个舅舅培养感情。”

    “你以为我真不敢扔是不是?”宇文镜城气怒。

    她耸了耸肩膀,“你扔,放心,你就算是扔了我也不会责怪你的,谁让他不讨自己舅舅喜欢呢?”

    宇文镜城看她那副笃定的样子就气得牙痒痒的,低头看了一眼天佑,他一咬牙就要将天佑抱起扔回到她身上。可是还没有动作呢,就看到自己的胸前的衣服上多了一只白胖胖的小手,那小手背上还有一个凹陷的小窝,可爱得紧。他头一低,就和天佑那双闪亮亮,无比透彻的眼睛的对上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起来,宇文镜城不由得磨了磨牙,正要硬下心肠撇开眼将人还回去,谁知道天佑那嫣红的小嘴巴一张,吐出了一个不是很清晰的字:“九”

    宇文镜城震惊了,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边翘着二郎腿无比悠闲的宇文伽南也僵住了身体,然后眨了眨眼猛的跳了起来,窜到了他们跟前,一把将自己的儿子抱了起来,举到面前,紧紧的盯着他,“乖宝,你刚才说话了?叫舅舅了?”

    宇文镜城霎时间也忘记了自己这会儿应该还在生气的,也紧张的站了起来,凑到他面前,激动不已的道:“天佑啊,刚才你是不是叫舅舅了?再叫一声,乖,再叫一声。”

    被举到半空中的天佑看看自己的娘亲又看看自己的舅舅,小嘴一张却吐出了一个口水泡,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扑腾着四肢,让宇文伽南差点抱不住。

    宇文镜城见状忙将人抱了回来,生怕她一个不稳就把人给摔了。

    这会儿他也顾不得装了,脸上不受控制的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天佑乖宝宝,舅舅刚才听到了,你叫舅舅了对不对?不枉舅舅这么疼爱你,哈哈哈哈,果然是我的小外甥!”

    宇文伽南的心情十分的复杂。

    既高兴看到宇文镜城松了表情,自己的儿子会开口了,但是也难过。

    凭什么不叫她这个做娘的,也不叫爹,却叫了舅舅啊!是她对他不好吗?伤心!

    她气呼呼的看着甥舅两人,最后故作气恼的走了,扔下了天佑给宇文镜城。

    她要去跟凤明阳告状,看看他儿子都干了什么好事!第一次开口叫的人竟然不是娘,而是舅舅!没天理!

    不过她脚步一顿,想到宇文镜城,还有他这会儿的心情,总算是勉强的冲淡了一下儿子第一次开口不是叫她的忧伤和难过。

    真是她的乖儿子,知道她在为这事发愁,立马就帮了她一个大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