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章 挑拨离间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墨岚阴沉着一张脸回到了自己的圈子里。

    几个人看到她没闹出什么事情来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可是见她脸色实在是难看就知道她过去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而且她方才的举动她们也都看在眼里。她是想当众给墨镜城难堪的,如果不是被那谁拦住了,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谁也说不准。

    大家只当她是没有成功让墨镜城难堪,所以心里正不爽,也就没有问她具体的情况了。有些人担心再和墨岚郡主在一起,待会儿万一她惹出事情来会连累自己,很快便找了借口回到自己父母身边了。

    墨岚郡主这个时候可没有心思去想别人在想什么,她整副心神都放在了方才的事情上,现在是迫切的想要求证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墨紫棠身为王爷自然是不可能像一般人那样进宫参加宫宴就单纯的和别人聊聊家常什么的,她忙着和朝中的大臣联络感情,趁机试探呢。

    对于墨岚郡主做的事她是一点都不知道的。等她和朝中的一位大臣说完正准备转身去找大皇女说说话的时候冷不丁的看到就看到自己的女儿站在自己身后,面色难看,眸色阴沉,把她吓了一跳。

    “你一声不响的站在我背后做什么?”墨紫棠压低了声音有些没好气的问道。

    “母王,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墨岚道。

    墨紫棠眉心轻蹙,“有什么非得这个时候说吗?”就不能等宫宴散了?

    “不能,很重要!母王知道我方才看到谁了吗?墨镜城!我方才看到墨镜城了,而且他似乎还攀上了凤歧国的太子!”墨岚气愤不已的说道。

    墨紫棠听了她的话一阵沉默。

    墨岚看她神色一点都不惊讶意外的样子,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母王你早就知道了?”

    墨紫棠看了她一眼,“这件事我确实早就知道了,哪又如何?他逃了出去,攀上了凤歧国的太子,我只能是暂时将这件事压下来了。不然你想怎么样,让我为了一个区区墨镜城就和凤歧国的太子杠上吗?再说了,二殿下的女儿是凤歧国太子的太子妃,墨镜城和他们关系良好,在凤歧国的时候就已经是朋友了!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更不用说墨镜城是白朗月的亲儿子了!原本是想利用这件事来闹一番的,没想到他们母子竟然这么快就相认了,实在是气死人。这件事她根本就没有和墨岚说,也没有和府上任何人说,跟墨岚说了的话,还不知道她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不过她倒是没有想到墨镜城今天也进宫来参加宫宴了,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担心?还有白朗月,敢这样让墨镜城进宫来,难道是连女皇都知道了墨镜城的身份?女皇也接受这个孙子了?这是不是有点太过顺利了?难道墨镜城心里就一点都不恨白朗月和宇文雍,见他们回来了,转头就高高兴兴相认了,没有半点的埋怨?

    想起之前墨镜城的表现,墨紫棠心里越发的怀疑了。

    之前墨镜城提起自己身世的时候明明是满心怨恨的,即使他面上装出了一副冷静不在意的模样,但是眼神却欺骗不了人,他眼里明明就有怨恨。可为什么现在这么快就接受了白朗月和宇文雍这对抛弃了他多年的父母?她本来就没指望他会怨恨一辈子,白朗月总有法子让他原谅的,可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

    太奇怪了,还是说这中间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她是不是应该试探一番看看呢?毕竟现在明面上她和白朗月之间也还没有撕破脸,以前她们好歹是友人,现在她回来了,她这个曾经的朋友去叙叙旧也是应该的不是吗?

    墨紫棠心里很快就有了主意,面上却不显。

    墨岚是不知道自己的母王心里已经想了这么多,她听了她的话不但没有消气,心里反而更加的不忿了。

    “我不明白!我只知道我不想看到墨镜城有一天爬到我头上来!母王,你也知道以前墨镜城在墨王府是什么待遇,如果他得势了,母王难道就不担心他会想办法报复我们墨王府吗?母王,你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攀上凤歧国太子啊!一定要想办法除掉他才行!”墨岚阴毒的说道。

    墨紫棠一噎,见她满脸怨愤之情,心道不让她知道是不行了。

    她左右看了一眼周围,然后拉着墨岚走到了一处少人偏僻的地方,压低了声音道:“我警告你,以后少去招惹墨镜城,以后你看到他最好就是绕路走,别没事的自己凑上去!你只知道他攀上了凤歧国太子,那你知道他的身世吗?你知道他的爹娘是谁吗?”

    墨岚眉头一皱,一点都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母王,你不是说他爹娘早就把他抛弃了,说不定也早就死了吗?既然如此,那他的身世到底是如何的根本就不重要不是吗?”

    墨紫棠咬了咬牙,“那是以前,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的爹娘根本就没有死,而且已经回来了!”

    “什么?他爹娘回来了,是谁?现在在哪里?”墨岚一惊,很是意外。

    墨紫棠再把声音压低了一点,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说道:“墨镜城他的爹娘不是别人,他的娘是二殿下,他的爹是西唐的摄政王,他的妹妹是凤歧国太子妃!这样的身份,别说你只是一个王府郡主了,就算是大皇女府上的郡主也得避让三分!”

    墨岚的眼睛骤然睁大,难以置信,激动之下声音有些失控尖利的叫了出来:“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母王你一定搞错了,你一定搞错了,他怎么可能是二殿下的儿子呢!”

    墨紫棠面色一变,连忙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你给我闭嘴!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想嚷嚷得全大殿的人都知道是不是?”

    墨岚被她捂住了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睛瞪得老大,以眼神示意她松开自己。

    墨紫棠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才松开了手,心里也是一肚子的气,不过想到自己方才想的事情,她很快又平静了下来。都是早就知道了的事情,也无谓再为此生气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这件事你知道就好,以后避着墨镜城一点对你也有好处!那凤歧国太子夫妻你也是见识过的,不是好招惹的人。宇文伽南和他是兄妹,她能不帮自己的哥哥?想来他也是将在墨王府的事说了,他们不找上门来就已经不错了,你别没脑子的自己送上门去!不然到时候就不怪别人收拾你了!”

    墨岚面色一阵扭曲,愤怒又不甘,似乎还有种嫉妒。

    墨镜城竟然是二殿下和西唐摄政王的儿子!她以为身份低贱的人竟然出身如此之高,这就好像墨镜城甩了一巴掌在她脸上一样,火辣辣的!怎么会这样呢?他怎么会是二殿下的儿子呢?他怎么能是二殿下的儿子呢?如此一来他的出身岂不是比她还要高多了?

    墨岚根本就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可是眼下又什么都做不了,就算是想去找墨镜城出气都不行!实在是憋屈!

    最后她愤愤的转身大步离开了,让墨紫棠的面色也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再次意识到自己过去或许真的是太过放纵墨岚了。看看她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年纪也不小了,很快就要成家了,可是性子却急躁暴戾,做事永远不会三思,谨慎,只知道一味的按照心意来。

    再这样下去还得了,看来她要为墨岚物色一位贤内助才行了。或许成亲之后她的性子能稳重下来,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连个孩子都不如!

    墨紫棠也阴沉着一张脸走了。

    她走到大皇女身边的时候,大皇女见她面色有异便问了一句,墨紫棠将事情说了说。大皇女眉头一蹙,目光在人群里搜寻了一遍,在不远处看到了凤歧国一伙人,她盯着那几个人看了一会儿便有些若有所思了起来,然后眸光一闪,在墨紫棠耳边低语了几句。

    墨紫棠听了面色微微变了变,眼神也跟着一亮,然后闪过了一丝懊恼。

    “大殿下言之有理,是我太粗心大意了,没有想到这一层。墨镜城以前就一直怨恨白朗月和宇文雍抛弃了他,现在他们两个回来了,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原谅了他们呢?先前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一层,多亏了大殿下提醒。”墨紫棠有些庆幸的说道,不然的话怕是要白白错失一个机会了。

    大皇女点了点头,看着那边和人聊着天,神色轻松的墨镜城,眼里闪过了一丝幽冷的光,“虽然我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但是我敢肯定并非你想的那样简单。或许白朗月和宇文雍根本就还没有和墨镜城相认,毕竟墨镜城和宇文伽南还有凤明阳都是相识多年的好友了。若是他们两个从中周旋,墨镜城被糊弄了也说不定。”

    墨紫棠原先还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听大皇女这么说,越是想就越是觉得可能性很大。

    “所以”

    大皇女看了她一眼,淡笑着,“所以你去试探一番,若是并非像我们想的这样那也没有什么好吃亏的。可若是真的如同我们说的这样,那就有意思了。”

    墨紫棠眸色闪烁,脸上终于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笑容,“大殿下说得有道理。我这就去办。”

    “去吧,小心一点,最好就是别让白朗月他们看到了,免得坏了我们的事。”

    墨紫棠想了想很快便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融入了人群里。

    大皇女看了一会儿才不紧不慢的和过来打招呼攀谈的人聊了起来。

    宇文镜城是第一次来参加宫宴,不过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也不至于慌慌张张的丢了脸。就是觉得有些无趣,他在梁城本来就没有几个相熟的人,奚青语吧,目前还没有看到她人,也不知道是还没有进宫还是去忙活别的事了。其他人也暂时没有看到,亏得严知君几个也是人生地不熟,没有什么人好交谈的,他才不至于被冷落了。

    他坐在梅戈身边偶尔和他低语两句,时不时的喝口茶水什么的,宫宴还没有正式开始,也没有太多能吃的,只能是垫垫肚子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宫女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停了下来,低垂着头低声道:“墨公子,墨王爷有请。”

    宇文镜城脸上若有似无的淡笑立刻就消失了,神色一冷,“我和墨王爷不熟。”

    宫女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样说了,不慌不忙的道:“墨公子,墨王爷说了,她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和父母相认的,并没有其他意思,更加不会在宫里对墨公子做什么,墨公子可以放心。况且墨公子应该也不想在今晚把事情闹大影响到不该影响的人。”

    宇文镜城眸色一沉,冷冷的看着宫女,直把宫女看得后背都渗出了冷汗才知道他冷冷的问道:“她说想知道我是怎么和父母相认的?她知道我和父母相认了?”

    宫女点了点头,“墨王爷确实是这么说的。”

    宇文镜城垂下了眼眸,眸色闪烁不定,脸上晦暗不明,捏在手里的白瓷杯子被他漫不经心的转动着。

    和父母相认了?这难道又是墨紫棠的诡计,想要引诱他离开,然后将他再次关起来?不对,她应该知道自己和凤明阳的关系了,这个时候她应该不会蠢到要在宫里对他下手。若是她敢在这里对他下手,那就是明晃晃的得罪凤歧国太子,她不会这么愚蠢。

    那就是真的了?和父母相认他什么时候和父母相认了?她又是为什么会认为他和父母相认了?

    宇文镜城觉得这件事似乎透露着一丝丝的诡异。

    他沉思了一会儿才抬眸淡声道:“也罢,既然墨王爷都这样说了,我去去便是了。”

    一旁的梅戈也注意到了他这边的一样,靠了过来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宇文镜城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预防万一,先跟他说说,免得到时候墨紫棠真的要对他做什么,凤明阳和伽南知道又什么都不知道太过处于被动位置。

    “我去去就回,墨王爷遣了宫女来说有话要跟我说。若是两刻钟之内我还没有回来你就跟伽南他们说一声,他们知道是什么回事的。”他低声交代道。

    梅戈不知道这个墨王爷是怎么回事,但是听他这么说也隐约的猜测到应该不是什么好人。

    他叮嘱道:“行,只是你也凡事小心,切莫大意了。”

    宇文镜城笑了笑,“放心吧,我不会吃亏的。”

    说完他就起身随着宫女走了。

    大殿外长廊下,一盏宫灯高高挂着,投射下了微弱的光芒,不至于看不清楚人,但是也没有太过光亮,引人注意。墨紫棠就站在长廊下等着,听到脚步声,微微转头就看到一名宫女领着一名身形高大的男子走了过来。

    她微微一笑,“看来你离开墨王府之后过得很好,这样我也能放心了。原先把你困在墨王府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不想你却误会了我的一番好意。”

    宇文镜城听到她这虚伪的话不由得冷笑了一声,“何必再假惺惺呢?王爷也不嫌恶心吗?有话快说,不然我就走了,我没有闲工夫和你来这种虚伪的交谈!”

    墨紫棠听到他这么说也不恼,眸色闪了闪笑着问道:“你既然已经和你亲生父母相认了,我好歹养过你几年,怎么的也应该跟你说声恭喜的不是吗?你不用那么紧张,我让你过来的确只是想确认一下你和你亲生父母相认的事。”

    她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紧紧的盯着他的脸,不想错过他脸上的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化。即便灯光不甚明亮,但是她还是捕捉到了宇文镜城脸上一闪而过的疑惑。

    他这一瞬间的表情变化足以让墨紫棠确定了大皇女的猜测。

    要不是场合不对她真的是要大笑出声了。原来真的是还没有相认!真是天助她也啊!

    墨镜城对他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的感情她再清楚不过了。他很小的时候她就开始灌输他,让他以为他是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故意抛弃的,所以他对亲生父母是心怀怨恨的。她还奇怪白朗月的本事真的这么大,这么轻易就让墨镜城原谅了她,没想到啊,居然是还没有相认,只是住在了一起!

    这就更有趣了。白朗月和宇文雍应该是想寻个合适的时机再说出来的吧,又或者是想先慢慢培养起感情再说出真相。可惜了,这个计划要被她打乱了。

    宇文镜城没有说话,墨紫棠就故意轻叹了一声,装模作样的说道:“我知道你以前很是怨恨你爹娘,但是你要相信他们是爱你的。二殿下和摄政王当年之所以会抛下你绝对不是觉得带着你离开会影响到他们,更加不是嫌弃你,不想要你,这么多年没有回来也一定有自己的原因。不然的话同样是他们的孩子,他们怎么可能只要宇文伽南这个女儿却不要你这个儿子呢?”

    “现在看到你们终于相认了,我也终于可以放心,不用担忧了。以前一直觉得你怨恨他们,却又不知道如何开解,现在你们冰释前嫌,重归于好,实在是皆大欢喜,再好不过了。”

    宇文镜城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嗡的叫着,他强作镇定,声音却有些沙哑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我说了,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和二殿下相认了。虽然你对我有误会,总觉得我会害了你,但是你要知道,当年我和二殿下可是好友,不然我怎么会把你捡回来养?如果不是我,你早就死了,当年他们可是随随便便就将你扔了,是我把你捡了回来。谁知道养大了你,你却恨上了我。”她故意唉声叹气的说着,一副伤心失望模样,可是眼里却满是恶毒之意。

    “不过现在你想通了,要原谅他们,接受他们,也是好事。毕竟他们一个是二殿下,一个是西唐的摄政王,和他们相认,有这样的父母,你的身份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不管以前怎么样,相信日后他们还是会和爱惜宇文伽南一样爱惜你的。”她假惺惺的说着,眼睛一直密切的注意着他的神色变化。

    宇文镜城确实是没有让她失望,听着她的话,他的面色是变了又变。先是难以置信,接着是震惊错愣,然后又是羞愤欲死。不过很快他脸上复杂至极的表情又通通消失不见了,恢复了平静,看得墨紫棠愣怔了一下,有些糊涂了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是知道了还是不知道?若是不知道的话现在也未免太冷静了一些,可若是知道,方才那一瞬间的疑惑又是怎么回事?

    宇文镜城冷冷的看着她,神情讥讽,“所以呢?你跟我说这些是想要做什么?挑拨离间?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当年的事我都了解过了,我以前是怨恨他们,但是了解过之后我选择了原谅他们。你也说了,他们一个是二殿下,一个是摄政王,我还有一个妹妹是凤歧国太子妃,换做是你,墨王爷,你会怎么做?当然是原谅他们啊!”

    说完他后退了一步,对着墨紫棠拱了拱手,神情冷淡,“多谢王爷关心了,只是我的事还不用王爷操心。王爷有这闲情还不如好好管教管教墨岚郡主,毕竟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可以任由她欺负的人了。惹到了我,即便我把她杀了,相信我爹娘也是会护住我的。王爷,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你!”墨紫棠面色一变。

    可是宇文镜城却懒得和她多说什么了,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之后他就转身大步离开了。

    只是才转过身,他脸上的神情却倏地一沉,冰冷骇人,眼里燃烧着熊熊的烈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