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九章 疯狗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虽然不是很正式,国与国之间的来往,只是凤歧国太子的意思,但是女皇还是决定要办一个宫宴欢迎他们,以此表达西羌国对凤歧国的友好和欢迎。

    按理说这宫宴吧,别说是宇文伽南了,就是严知君几个也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不过呢,这里是西羌国,和凤歧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几个人听到这个消息倒是没有推辞,反而很是感兴趣的样子。就连宇文伽南也是如此,她觉得或许可以借此机会见见或者是认识一下梁城的各世家。

    毕竟以后她娘是要当女皇的人,她作为女儿的,趁现在还在西羌国,帮忙看看也是可以的嘛。

    听到要举办宫宴,宇文镜城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这根本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不过这段日子他一直躲在这宅子里好像也是有点闷,想要出去转转吧,可是想想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事要出去的。墨紫棠是他们的敌人,不用他收拾,自然会有人收拾她了。

    况且他也没有那么的不自量力想着凭一个人就能把墨王府给搞垮了,他若是擅自行动的话,能不能报得了仇先不说,还很有可能会连累他们。这么一想他倒是歇了要离开的心思,想着等等,和他们一起看看接下来的情况如何再做决定也是可以的。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你说什么?我好像听岔了,你再说一遍?”宇文镜城掏了掏耳朵表示了自己的怀疑。

    凤明阳瞥了他一眼,“别装了,你听得很清楚,我是说了让你和我们一起进宫参加宫宴,你不用怀疑你听错了。”

    “不是。”他从榻上坐了起来,看着他,“我和你们一起进宫参加宫宴做什么呀,我又不是你们凤歧国的朝廷官员,也不是跟你们一道过来的。我进宫去算什么事。”

    而且他进宫的话一定会遇到墨王府的人,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惹麻烦。他能安分守己,不见得别人也能。

    凤明阳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可是现在你不是岳父岳母的儿子了吗?你们已经相认了,那宫宴你自然是也要去的,不然成什么样子了。阿南也是要去的,如果你觉得你不是凤歧国朝廷的官员,名不正言不顺,那岳母的儿子这个身份总该是名正言顺了吧?”

    他是为什么会觉得他不用去参加宫宴?这个大舅子似乎变傻了啊。

    宇文镜城愣了一下,一时间被他的话堵得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不过他说的话好像不太妥当?也不能说相认吧,应该说是认了?好像也差不多?听得多了,宇文镜城自己都有些糊涂了。

    “再说了,你想想,若是在宫宴上,墨王府的人看到你光是想想她们的表情反应就已经很爽了不是吗?难道你不想打她们的脸,让她们难堪?”凤明阳又道。

    宇文镜城眉头一蹙,对这个倒是很心动的。

    很快他就想通了,说道:“你说得没错,确实是这个道理。我也不能一直躲着不见人,你们还要在梁城很长一段时间吧,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她们面前总好过以后日后偶然之下见到,让她们又动了什么将我捉回去的心思。”

    “没错,你在宫宴上出现,表明了是我们这边的人,墨王府的人就算还想动你也得好好考量考量,依你而言也是有利的,不用在梁城躲躲藏藏了。行了,那就这么说定了,你自个儿准备一下,这宫宴相信很快就会办下来了。”

    宇文镜城点了点头,心里却在道他一个不碍事的人能有什么好准备的,到时候收拾妥当,精神气足的去参加宫宴,然后让墨王府的人看到气个半死就是他主要的目的了。想到宫宴上墨紫棠或者是墨岚看到自己时会有的反应和表情他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果不其然,宫宴的时间很快就定下来了,朝廷上有品级的大臣都要携带家眷进宫参加。宫宴虽然准备得有些仓促,不过只要人手够,就不怕出问题,赶紧赶急的这个宫宴还是相当热闹盛大的。毕竟可以说是凤歧国第一次有官员到访,不管怎么样都是要表示一下的,不过是区区一个宫宴。

    加上女皇本来就有意办宫宴,为了向西羌国百姓宣布二皇女的正式回归。回来了即便已经重新开始活跃在朝廷上,但是没有个正式的仪式总归是觉得差点什么的。而凤歧国的官员到来,时间刚刚好。

    西羌国的皇宫自然是没有凤歧国那般大的,不过也是十分的恢弘,占地广阔,建筑风格也和凤歧国截然不同,只有少数几个宫殿隐约能看到凤歧国或者是西唐的风格。西羌国可以说是四面环山,气候一年到头都是凉爽居多,靠西边的少部分地区倒是四季分明,梁城的话却是气候宜人的,即便是西羌国人所说的冬天也没有燕京的一半冷。

    大概是基于这种气候,梁城的建筑大多不高,即便是皇宫里也少看到高层建筑,所谓的亭台楼阁最高也不过是三两层,不像凤歧国那般随处可见的尖耸。

    严知君几人一路上看到和凤歧国截然不同的风光也是赞叹不已,也看到了不少同时进宫来参加宫宴的梁城贵族们。都是以女子为首,男人则是跟随在女子身侧或者是身后,低眉顺眼,很是温顺的样子,看得几人是啧啧称奇。

    不过没有接触过,从外表上来看倒是看不出这西羌国的女子是不是真的很彪悍。起码外表上看这西羌国的女子也是十分漂亮的,就是气质和燕京女子相比都十分的张扬,看不到丝毫的娇羞温婉什么的。

    这样严知君不由得有些担心了,这西羌国的女子似乎真的很强悍的样子,自己真的能找到合适的姻缘吗?虽然说他也不需要一个事事听从自己的妻子,但是也没有想要一个骑到自己头上撒野的妻子啊!想着想着他觉得想要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姻缘可能会比较难。

    来到办宫宴的大殿上已经有不少人在了,严知君一行人一进来立刻就引来了全场瞩目,西羌国的女子不像燕京的女子,她们是光明正大的瞧着,瞧得一行人差点没绷住脸落荒而逃。好在大家并没有盯着他们瞧太长时间,心态大概是和他们一样的,觉得好奇,年纪上了的自然不会这么失礼的,年轻的就不一样了。

    大殿边缘上,墨岚正和自己几个交好的姐妹在说着话,说着说着其中一人突然咦了一声,叫住了墨岚,有些迟疑不确定的问道:“墨岚郡主,你瞧瞧那边的人那个人是不是、是不是你墨王府上的那个墨镜城啊?”

    墨岚郡主一听墨镜城这名字就几乎是生理性的冒出了一股轻视厌恶,眉头一皱,问道:“墨镜城怎么可能进宫来参加宫宴,他是什么东西,有这资格吗?”

    “可是,我瞧着那人真的好像是他啊,你不是说他逃走了吗?”方才说话的人越看就越是觉得像。

    墨镜城虽然是早年离开了梁城,但是后来回来之后她和几个人去墨王府找墨岚的时候也是见过的,自然是不会认不得他。那男子真的很像墨镜城啊!

    听到她越发肯定的语气,再想起自己在墨王府听到母王说的话,墨岚面色微微一变,沉着脸看着说话的人问道:“在哪?”

    “那。”她伸手一指。

    墨岚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待她看清楚那人的样子时顿时瞳孔微微一缩,面上肌肉一抽,咬牙道:“墨镜城!竟然真的是他!”

    围在她身边的几个人愣了一下,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真的是墨镜城。

    墨镜城这人但凡和墨岚郡主走得近的人都知道,知道这人在墨王府是什么地位处境,也知道墨岚郡主对这人是什么态度。以前从未放在眼里的人现在似乎和凤歧国的人攀上了关系那就难办了。

    “墨岚,算了吧,就当没看到他吧。看样子他是和凤歧国的大臣一起来的,你若是做出点什么,恐怕会闹得很难看。而且二殿下的女婿是凤歧国的太子,现在也摸不准他和凤歧国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有人劝着墨岚,希望她不要冲动了。

    但是墨岚显然是听不进去的。一看到墨镜城她就想起墨镜城这人从墨王府里逃了出去,让母王费尽心思都没有捉回来,就这么让他逃出去了,还攀上了凤歧国的人?以为攀上了凤歧国的人就万事大吉了,就可以有恃无恐了吗?

    他妄想!他永远都是她墨王府的一条狗!

    墨岚郡主眸色阴冷的盯着那边正和人说话的墨镜城,迟迟没有动作。她身边的人都以为她把她们劝说的话听进去了,正要松一口气呢,谁知道她就突然大步走了过去。

    “坏了!她肯定是过去找墨镜城晦气了!”围在她身边的人面色大变,“怎么办呀现在,看着她去找墨镜城麻烦吗?”

    倒不是说她想要帮墨镜城,而是她脑子比墨岚郡主的要清醒一点,今晚可不是惹麻烦的场合和时机。女皇一方面是为了欢迎凤歧国的来臣,另一方面却是为了二殿下的回归,墨岚郡主若是在时候闹出了什么事来,就算是墨王爷也不好平息这件事啊!

    有人却抱着侥幸的心态,“先看看再说吧,或许墨岚郡主不会这么冲动,她可能只是过去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而已。”

    大家一阵沉默,目光紧紧的盯着墨岚郡主,若是她真的做出了什么,她们就要想办法第一时间阻拦她才不行,不然她出了事,她们也会不好过。

    墨岚郡主此时并没有多想什么,因为她从来就没有把墨镜城放在眼内过。在她眼里墨镜城从来都是一个要在墨王府讨饭吃的下贱人,即使他离开墨王府多年也改变不了墨岚郡主的这种想法。

    “墨镜城,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进宫来参加宫宴,脸皮果然够厚够无耻啊!”

    宇文镜城正在和严知君说着话,突然就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道熟悉却让人反感至极的声音。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面色冷淡的扭头望了过去。

    “原来是墨岚郡主啊,我记得我并没有和墨岚郡主打招呼,墨岚郡主怎么就自个儿的凑上来了?今天是大好日子,我实在是不想毁了我的好心情,所以墨岚郡主还是赶紧走吧。”

    墨岚郡主面色阴冷嘲讽,“攀上高枝了是吧?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你以为你攀上了这些人你就可以逃离墨王府了?谁给你的勇气让你逃离墨王府的?你最好就是乖乖的回去,不然的话我们总有法子将你捉回去的,到时候你可就没有这么好受了!”

    宇文镜城眼神怪异的看着她,“墨岚郡主你脑子是不是有病,我为什么要回墨王府,墨王府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们还能拿我的身世来威胁我?如果是的话,那就随便你们了。记住了,以后见着我绕路走,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忍耐退让了。你们让我不舒服的话,我就让你们百倍不舒服!”

    “你!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墨岚郡主一怒,想也不想的就按照以前的习惯伸手就要扇他耳光。

    宇文镜城眸色一冷,就要躲开,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惹麻烦。他不是怕墨岚郡主,只是不想给凤明阳和伽南他们招惹麻烦而已,日后他自然有机会报仇。

    不过墨岚郡主的手才落下来就被人半路截住了,她的手腕被人牢牢的攥住,动弹不得。

    她尝试了一下无法扯回自己的手,顿时怒目而视,在看到攥住自己手腕的人之后更是怒火高涨,“是你!好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好凑齐了!上次的事我还没有找你们算账呢!”

    宇文伽南攥住墨岚郡主的手微微一用力,然后一甩,墨岚郡主就被她的力道带得身子一歪,立刻恶狠狠的瞪着她。

    宇文伽南轻叹了一口气道:“看来墨岚郡主的脑子果然是不太好使,今日这样的场合也敢闹事。莫非你墨王府在梁城已经是一手遮天的地步了?”

    “你什么意思?你确定你要为了他而得罪我们墨王府吗?”

    “那你确定要得罪我们太子妃吗?”一旁的严知君突然插嘴说了一句。

    墨岚郡主一愣,脸上愤怒的表情都来不及收起就僵住了,惊讶的望着宇文伽南,“你你是凤歧国的太子妃?”为什么她不知道?

    宇文伽南点了点头,“幸会了,墨岚郡主,我是凤歧国的太子妃,而你在四方斋看上的那名貌美的男子正是我的夫君,凤歧国的太子。”

    墨岚郡主面色顿时一变。

    “另外,你嘴里说的墨镜城现在叫宇文镜城,跟我同姓,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你欺辱她就是欺辱我,就是欺辱我父王和娘亲,所以墨岚郡主日后想要对他做什么的话,还是三思再行动比较好。毕竟墨王府似乎也敌不过一国太子和摄政王的,当然,还有你们的二殿下。”宇文伽南看着面色难看至极的墨岚郡主,意味深长的说道。

    墨岚郡主惊疑的视线不断的在宇文伽南和宇文镜城两人身上来回转着,面色又是青又是黑,又是惊又是怒,最后暗暗咬着牙关怨毒的看了一眼面色冷淡的墨镜城憋屈的转身就走了。

    看着她夹带着怒气和怨毒的背影,宇文伽南眉头皱了皱,然后看着宇文镜城提醒道:“我看这墨岚郡主的性子实在是有些糟糕,想来日后也是不会轻易罢休的。你若是单独一个人外出,一定要多加注意,别让人寻了机会对你下手。”

    宇文镜城嗤笑了一声,“放心吧,她还奈何不了我。她若是敢耍什么手段的话,正好我趁机会报报以前的仇!”

    “你心里有数就好。不过这种疯狗也没有必要太过放在心上。”

    他听了他的话挑了挑眉,轻笑了一声,“你这形容词不错。”

    这墨岚郡主可不就像是疯狗一条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