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八章 姻缘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皇女的人正想着要想法子将宇文雍和凤明阳给引诱回西唐和凤歧国,但是还没有想出法子来,梁城就来人了,来的还是凤歧国的人。

    消息传到大皇女的耳朵里的时候她都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之后心里却是无比的难受。

    凤明阳和宇文伽南在离开燕京没多久就和大部队分离,带着妻儿先一步前往梁城了,而大部队的人则是按照原计划不急不慢的朝着梁城而来。所以他们才会落后凤明阳几乎一个月的时间才到梁城。

    虽然说不上是很正式的访问,可到底是凤歧国太子带着凤歧国皇帝印信来访西羌国,这可是第一次。不管是女皇陛下还是梁城的百姓对此都十分的重视。在收到消息之后女皇立刻便派人组成了一个接待团,专门负责接待凤歧国的人。而这个负责人女皇并没有如同大家猜测的那样让二皇女当,而是另派了其他人,不过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奚家的家主。

    对于奚家,宇文伽南等人自然也是从宇文镜城嘴里听到了一点的,再加上之前他们也查过这梁城的各方势力,所以也是知道奚家的。

    奚家的家主是女皇的心腹大臣之一,前家主本来就已经是女皇身边的近臣,后来年纪大了,传位于现在的家主,也一并继承了前家主的对女皇的忠心,一直侍奉在女皇身边。总之一句话,奚家一连三代都是女皇近臣,可以说奚家是梁城最鼎盛的家族了。

    而女皇陛下让奚家的家主来负责接待凤歧国的人,由此可见女皇对此事的重视了。

    褚卫骑马走在前头,而严知君和梅戈两人则是缩在了马车里。路途遥远,一路过来,两人比不得褚卫这个在军营里混了几年的人,早就被马颠得屁股都疼起来了,最后实在是撑不住所以干脆就躺到了马车里,反正这西羌国的男子都是娇娇弱弱的,想来西羌国的人也没有资格取笑他们两个了。

    一行人到了梁城受到了梁城百姓的热烈欢迎,让一行人都有些受宠若惊了。本来他们就不是很正式的来访,不过是太子顺道而为的事,不想这梁城的百姓竟然如此淳朴好客热情。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倒也是心宽了不少,毕竟是第一次来西羌国这样女尊男卑的国家。

    奚家的家主穿着传统的西羌国官服站在队伍前面,看到领头的人是个年轻的男子脸上也没有露出什么轻视的神情,反而很是热情开朗,“欢迎各位来到梁城,女皇陛下特命我前来迎接。各位舟车劳顿,我已安排好了住宿的地方,各位不妨先去歇息,等精神养好了再说其他的。我们西羌国因为地理环境的缘故,甚少来客人,今日诸位到访,西羌国上下都是十分欢迎的,也希望各位在梁城的时候能尽欢。”

    “大人客气了,虽然才到梁城,不过梁城百姓的热情好客我们已经感受到了。我等也是十分高兴有此机会到西羌国,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和我们凤歧国的城镇相比也不遑多让呢。”严知君笑着说道。

    褚卫对于应酬这些事是一向不在行的,严知君还好些。至于梅戈,虽然托了韩湘子的福,得了调理身子的方子,可是到底是年幼时伤了根本,路上又偶感风寒,现在好得差不多了却还是有些不舒服,更加不用指望他了。

    “诸位请。”

    西羌国甚少有使臣来访,所以并没有像凤歧国或者是西唐那样设置四方馆专门接待外国使臣。西羌国朝廷接到凤歧国官员来访的消息之后原本是想临时收拾出了一个二进的宅院供他们暂时居住的,不过最后被白朗月给拦下了。

    女皇给她的府邸已经赐下收拾好,他们随时能搬进去,先前租的房子后来也找房子的主人花了大价钱买了下来。现在严知君一行人到了梁城,正好让他们住到这宅子里,舒适也方便,反正宅子凤明阳等人也住过一段时间了,里面什么东西都齐全,不用担心,总好过去住临时收拾出来的屋子。

    白朗月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大皇女自然是反对的,不过奈何最后女皇还是同意了。

    所以眼下他们一行人便是朝着那宅子而去。

    凤明阳目前还没有搬去二皇女的府邸,因为知道他们要到了。他是太子,总不能抛下和自己一起来的人而自己一个人和妻子儿子住到岳母家里去,身份公开了,好歹做做面子功夫。

    看到凤明阳,严知君高兴得差点就要哭出来,然后扑上去抱住他了。褚卫见他一脸激动隐忍的样子,忍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

    奚大人到了这里才真正的见到了凤歧国的太子,她眼睛微微一亮,在心里暗暗称赞了一番。果然是人中之龙,气质过人,容貌也是难得一见的俊美,气势不容人忽视,和二殿下的女儿倒是天生一对。

    可惜了,若是这样的人是西羌国的人就好了,二殿下的女儿将来便会继承大统,有这样的一位贤内助,西羌国再富强一百年不是什么难事。只可惜了,这人是凤歧国的太子,那就断不可能会留在西羌国了。不过现在也不差,西唐摄政王应该会留下来,有他在,二殿下也是个聪明的,西羌国也不用愁。

    不过将来怎么办?二殿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又嫁给了凤歧国的太子,剩下的一个又是儿子,是万万不能继承皇位的。不然想办法让二殿下再生一个?可万一生的又是儿子该怎么办?这件事确实是有些愁人,西羌国皇室的子嗣怎么就这么的稀少呢?

    等将来二殿下继位之后是不是该劝说一下二殿下广纳后宫呢?这个想法才冒出来,奚明时又立刻想到了二殿下现在的年龄似乎也不适合广纳后宫怀孕生子了。说来说去都是可惜,若是当年二殿下没有离开,想来这会儿也早已经后院不知道多少男子,生了不知道多少子女了,哪里用得着发愁继承人的事啊!

    越是想奚大人就越是忧愁,暗暗觉得自己一定要长命百岁,然后等下下任继承人诞生,早早培养,绝对不能像二殿下这样身边只有一个男人!

    宇文伽南自然是不知道这位奚大人短短一会儿的时间就想到了那么久远的事去了,只是觉得这奚大人看她和凤明阳的眼神似乎有些诡异。一会儿是赞叹,一会儿是惋惜,一会儿又是恼恨真真是让她有些眼花起来了。

    “诸位请暂且先休息,我等先回宫回禀陛下,若是有任何需要尽管到奚府来,我定会为各位安排妥当的。”奚大人对凤明阳说道。

    “大人客气了。”凤明阳抬了抬手道。

    奚大人领着西羌国的官员很快就离开进宫回禀女皇了。

    她们一走,严知君一行人就顿时一松,开始放肆起来了。

    “我说凤明阳你这人真是不够意思啊,抛下我们就一个人跑来这梁城享受。我们呢,一路上可是吃了不少苦头,那你必须好好补偿我们才行。”严知君喋喋不休的说着。

    凤明阳斜睨着他似笑非笑,“哦?你想我怎么补偿你们?”

    严知君眼珠子一转,凑到他身边道:“这西羌国不是女儿国嘛,想来漂亮的女子多了去,你若是有认识的话倒是可以介绍介绍,有合适的我带回去,我爹娘他们也会很高兴的。”

    “你不是为了逃避你爹娘的逼婚才跟着来的吗?怎么到了这西羌国反而自己先说起这件事了。”凤明阳瞥着他问道。

    “这哪能一样啊,在燕京,那些世家小姐实在是让我倒尽胃口。让我娶她们,我宁愿一辈子不成亲!可是这西羌国的女子和燕京的女子不一样啊,说不定就有合心意的了。你和伽南连儿子都有了,我不能落后太多,不然以后你儿子都娶妻生子,你都有孙子了,我的儿子还没有长大的话这像什么话。”

    他不是不想成亲,看到他和伽南两人恩恩爱爱的,他其实偶尔也会羡慕的。但是燕京那些小姐他实在是没有兴趣。

    娘给他找了许多适龄的小姐,可是画像上看着似乎很好,可他去私底下了解过,却没几个是好的。要么就是太过刁蛮任性,要么就是骄傲自私,要么就是性情冷淡,再不然就是太过死板光是想着以后要和这样的女子过一辈子,还要生儿育女他就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躲避娘的逼婚确实是有的,可是另外他也是抱着说西羌国的女子或许会不一样的想法过来的,或许他的姻缘就在西羌国呢?

    褚卫耳尖听到他的话,不由得扯了扯嘴角,毫不留情的道:“你想得倒是美。这西羌国女子为尊,和凤歧国女子以父亲,以夫为尊不一样。你若是真的看上了一个西羌国女子,先不说人家愿不愿意嫁给你,就算愿意,以后你也是不能纳妾的,你做得到吗?”

    不然的话这西羌国女子怕是会将他严府的屋顶都掀翻了。

    严知君看了他一眼,一脸骄傲得意,“我告诉你,我还真的能做到!我又不是好色之人,若是真的能娶到一位贤妻,又和我心意相通,我自然可以一辈子对她好。女人嘛,又不是银子,越多越好,后院女人多了,也是会惹麻烦的,我可不想日后在外面辛苦了一天回到府里还要面对那些女人的争风吃醋。”

    凤明阳都能做到对伽南一心一意的话,他为什么做不到?一个男人不是做不到对一个女人一心一意,而是要看这个男人愿不愿意做,只要他愿意就能做到!

    褚卫眉头一蹙,“你来真的?”

    “当然了,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到做到!”

    宇文伽南在一旁听了大加赞赏,“严知君啊,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好男人!说得好!娶了人家回去就应该好好对待,这样才能家庭和睦,幸福美满。我支持你!咱们还要在西羌国待一阵子,你好好努力,我也会帮你的,如果有合适的,对方你喜欢你,我会帮你娶得美人归的!”

    严知君一听忙道:“有伽南你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你是女人,和男人的眼光不一样,到时候你帮我参考参考。”

    对宇文伽南,严知君还是十分信任的,觉得她的眼光也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若是她能瞧得上眼的,那一定不差了。

    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会帮你的!”帮他努力脱单!

    说完转眸就看到了一旁神色怪异的褚卫,她眼睛一亮,“褚卫,你也是啊,你和严知君本来就是好友,若是你也找了一个西羌国的女子回去,那你们两位的夫人日后就能作伴了,你们两家的关系也能继续延续下去了!说不定你们生了儿女,日后还能做亲家呢!”

    越想就越是觉得这样再好不过了!

    或许她可以问问娘,看看这梁城有什么适合他们的女子,如果是大家族的小姐,还能让两国关系更加友好呢!她有些摩拳擦掌起来了。

    褚卫看到她跃跃欲试的样子,一阵恶寒。

    “你好好管管她,别瞎扯红线,我暂时没有这个想法。”褚卫看着凤明阳道。

    凤明阳无奈一笑,“我可管不了她。再说了,她说得也对,若是可以的话,你们两个联下姻也是极好的。”

    褚卫眼睛一睁,“你不是从一开始让我们过来就是打着这个主意的吧?”

    凤明阳微微一笑。

    褚卫觉得自己似乎心口一痛。

    他为了他出生入死,结果他转头就要把他卖了?

    相比他,严知君倒是看得很开的,见他面色难看,走了过来,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想开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成亲一事咱们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如果有合适的话又有什么不好呢?你难道就不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吗?若是没有合适的,他也是不会勉强我们牺牲自己幸福去联姻什么的。”

    宇文伽南听到严知君的话暗暗对他竖了竖大拇指。

    褚卫眉头一皱,若有所思了起来。

    而因为身体不太舒服,一来到就先回房休息的梅戈则是暂时逃过了一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